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问仙途 > 第二十七章 木系生命灵力

范正桂只是看着杨慕羽,冷笑问道:“怎么样?我解你父亲的诅咒,你解了清明的炼魄锁魂。”

杨慕羽看向墨清,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原来自己自认为得意的小手段,别人也会使。而且,范正桂说的对,确实,在很多方面,他和她都是相似的,不亏是血亲。

“好!”杨慕羽缓缓的道,“不过,我要求你先接触父亲的诅咒。”

“没事,我相信你!”范正桂冷冷的道,说着,她缓缓的走到墨清的身边,伸手摸向墨清的额头。

杨慕羽大惊,陡然三根银针对着她手掌心射去,口中惊问道:“你做什么?”

“我不过就是解除他的诅咒,你要是不放心,旁边看着就是,放心,清明在你手里,你已经把我要挟的死死的,我不会怎么样,而且,不管怎么说,清总是我的亲生骨肉。”范正桂淡淡的道,手掌一翻,杨慕羽射出的三根银针,已经轻轻巧巧的落在她手中。

“等等!”杨慕羽突然叫道,“你把陆清明送过来,我给他解炼魄锁魂。在这之前,你离我父亲远一点。”他说话的时候,紫芒闪过,灭魔剑已经挡在了范正桂的手中。

范正桂没有想到想到他的如此的多疑,不禁一呆,抬头看向范建,范建也不仅皱眉。“父神,如果我没有猜错,那位陆清明先生,大概已经死了。”突然,杨铁冷冰冰的开口道,说话的同时,他也挡在了墨清的面前。

“什么时候的事情?”杨慕羽问道。

“就在刚才。”杨铁道,“父神,您让我抓他的时候,我比你先一步在他身上做了手脚。就在刚才,我已经感觉不到他的气息,所以,我有九成把握,他已经死了。”

陆惊鸿滴泪道:“你们害死了我义父,如今还说这等风凉话?”

杨慕羽呆了呆。陆清明居然死了?虽然他确实使用了炼魄锁魂,但是,如同使用灵力灌输他的体内,绝对可以延迟三四日时间,怎么会这么快?

而范正桂原本还笑吟吟的脸色陡然一沉,陆清明地死讯瞒不住,她也没必要陪着杨慕羽玩下去,冷冰冰的道:“不错,清明已经死了。”

“所以。你要杀了我父亲?”杨慕羽惊问道,心中却是后怕不已,就在刚才,他差点亲自把墨清送到了范正桂的手中。

以他对墨清的了解,如果范正桂出手,他大概是不会抵抗的。

“当然!”范正桂阴沉沉的冷笑道,“我若是不让墨家断子绝孙,在山海界彻底消亡,我死不瞑目。”

“你真地够狠、够绝!”杨慕羽冷冷的道,说话的同时。他转身看着墨清。

墨清说过,不同意杨晨杀他,可是现在局势却是出现了转变,不是他能够控制。

“羽儿,我们会晴瑶之城吧!”墨清突然感觉一股从心里升起来的疲惫,真的好累…他活得好生辛苦。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母亲都化解不了对父亲的仇恨?归根结底。当初逼着他嫁给墨家老爷子的人,也不是他们墨迹,而是天逸门。

父亲已经死了,可是母亲——却要杀他?

“父亲,我也想要回晴瑶之城,可是,有些事情却是躲不过的。”杨慕羽的脸上。闪现一抹异样地苍白。现在不把范正桂解决了,也许他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奶奶。我还是那句话!”杨慕羽缓缓的道,“请您入土,否则…”

“否则,你还能够怎样?”范建冷冷的道,“你以为这里是晴瑶之城?由着你说了算,他去窗口看看,现在这里还容得了你走出去?”

“我知道,你已经把这里包围了。”杨慕羽不是傻子,范建要是没有依持,只怕也不会站在这里老神在在。

“姑妈,我们走!”范建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偕同陆惊鸿向后退去,而东方无音却带着东方州鼎、东方旭退了开去。

但是,就在这时候,惊人的一幕却是发生了,一直跟随在东方旭伸手的那个青袍银质面具,陡然发难,一并长剑带着万道霞光,对着范正桂横扫过去。

范正桂似乎怎么都没有想到,东流花城的人会陡然向她出手,身子一滞,淡淡的绿芒闪过,挡在剑气之前。

“你疯了?”突然,东方旭大声叫道。

那青袍银质面具如同是没有听到,手中剑气纵横,罩住范正桂。范正桂只是利用境界形成保护,在剑气里面左右穿梭,但他被那青袍银质面具抢了先机,如今却是步步受制。

“该死的!”东方无音气得骂了一句粗话,一掌对着那青袍银质面具背上狠狠的拍了过去。

东方无音乃是东流花城城主,九品上的修武者,要是这么一掌打结实了,那青袍银质面具不死也地重伤。

本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杨晨身子一晃,人已经冲了上去,长剑出手,剑气如虹,目标对着东方无音手腕上砍了过去。

“九品修武者大比拼?”杨慕羽叹气。

墨清跌坐在椅子上,半晌才道:“羽…这算怎么回事啊?”

两人说话之间,场面已经形成了混战,而且,连杨慕羽都没有想到,范建也开始出手,范建一动,雪娆就坐不住了,手中的银丝缠缠绵绵,看似乎没有丝毫杀伤力的东西,如今却在斗室之中,成了最大的阻力。

幸好,所有人都控制着境界,仅仅只是灵力比拼,否则,只怕此事的天香楼,早就换成灰烬。

“独孤阁主,你先带着水灵避让一下如何?”杨慕羽看着依然端坐在椅子上地独孤玉灵,又看了看水灵,皱眉道。

“也好。”独孤玉灵甚是悠闲的喝了一口茶,随即站起来,携了水灵,身子一晃,人已经对着窗口飞了出去。

但是,她地人才刚刚到达窗口,陡然,无数枝带着火焰的飞箭,对着她身上射了过来。

“天逸门的火焰箭?”墨清心中也是一惊,天逸门看样子是准备把他们都留下了,居然连只等凶煞武器都使用上了。

独孤玉灵全身都笼罩着一层淡淡的水雾,在空中飞行穿梭,寻找突破点,但是,无奈那火焰箭实在太过密集,如同是长了眼睛一样,而且,她还得护着一个灵力仅仅只有三品的水灵。

“父亲,你去帮一下独孤阁主,让她现行离开。”杨慕羽看着墨清道。

墨清点头,正欲动手,但偏偏就在这个时候,被那个青袍银质面具困住,却已经缓过手来的范正桂手中持着一根乌木杖,与青袍人打的难分难解,口中却是吐出几个古怪地音节。

墨清全身都是一僵,竟然是动弹不得。

“父亲。”杨慕羽看着墨清痛地连脸面表情都可以扭曲,心中不仅大恨,看着杨铁道,“我照顾父亲,你去帮助独孤阁主。”

“不!”杨铁依然摇头道,“境界之下,父神没有自保之力。”

杨慕羽看了看墨清,陡然身子带起淡淡的柔光,手中地灭魔剑幻化出一道道的紫芒,对这范正桂狠狠的砍了过去。

他也豁出去了,只要杀了范正桂,不愁解不了墨清身上的诅咒,然后在想法子杀出去就是。

论势力,他们应该是比范建那边强的多。

不知道为什么,就在他动手的瞬间,游目四看,却发现原本陪同范正桂一起而来的陆惊鸿,如今却是踪影全无。

“嘿嘿,慕羽,你也掺和一手?”范正桂冷笑道,“玩心眼你还差不多,动真格的,你差远了。”

“哼!”那青袍人冷哼了一声,手中的长剑画出一道圆弧,整个长剑之上,光华闪耀,竟然如同是初生的朝阳一样耀目生辉。

“万流归宗!?”

所有人都不禁惊呼出声,万流归宗,墨家的不传之秘,如今却出现在东流花城这个青袍人的身上。

“你是谁?”墨清颤抖的问道。杨铁顾不上别的,蓝光闪过,挡在杨慕羽的面前,那青袍人使用万流归宗,自然是使用境界,境界笼罩之下,想要不误伤都难。

而范正桂也是脸色一正,原本闪动的乌木之光陡然变成碧绿色,整个天香楼陡然生机昂然,甚至连木质的桌椅,都开始冒出绿色的嫩叶。

杨铁、墨清都不禁深深的吸了口气,谁也没有想到,范正桂心术如此歹毒,但修炼的却是木系生命灵力。而且境界之强,出乎众人意料。

“啊?”杨慕羽不仅惊呼出声,既然她拥有如此强大的生命灵力,为什么却救不了陆清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