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问仙途 > 第二十六章 鬼精的诅咒

范正桂听了,怒极而笑道:“依你说,这个错误该怎么了了?”

杨慕羽淡然而笑道:“祖奶奶如今想来也不年轻了,儿孙满堂,虽死不算夭。”

“羽儿!”墨清怎么都没有想到,杨慕羽居然提出让范正桂自杀了事,“你胡说什么?”

“父亲大人,孩子说得是实话!”杨慕羽长身而立,淡淡的笑着,“我说得是实话,父亲想要奶奶回去,可是奶奶根本不想回去,父亲不想晴瑶之城有事。可奶奶却想着要让陆家后裔接管晴瑶之城,而且,奶奶这一身,滥杀无辜,两手沾满鲜血,就算现在活着荣华富贵了,将来恐怕也免不了天谴,绝对渡不了凡人渡。倒不如自行了断,孙儿现在手中有着绝妙之葯,断然不会让奶奶感觉丝毫痛苦。”

“这注意倒是绝妙!”杨晨笑道,“否则,我若是动手,只怕你连尸体都保不住。”

“哼!”范正桂看着杨慕羽,居然也不动怒,反而笑道,“说来说去,竟然是要我老人家入土了?”

“人死升天,本来就是入土为安!”杨慕羽轻轻的叹息,脸上闪过一丝苍白,“祖奶奶难道不考虑考虑我的提议?”

“如果我不答应你的要求呢?”范正桂反问道。

“那也没什么——陆家的后裔,全部的死,我自信,我可以做到。陆清明、陆飞鸿…”杨慕羽淡淡的笑着,目光落在陆惊鸿的身上。

什么时候,他居然想着要杀她?想当初在重云城的时候,他只想着如何讨她欢心。她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早就深深地印在心底。

可是现在,剩下的却只剩下无奈与酸楚。世家联姻,开什么玩笑,居然弄出来如此大的幺蛾子?

“凭什么?”范建突然冷笑道,“墨先生,难道你以为,我天逸门没人了?”

“你天逸门有人没人。我不知道!”杨慕羽没有容墨清说话的机会,只是冷笑道。“我只知道,普天之下,再也没有人能够接触我的炼魄锁魂。不信,你大可试试。”

“清,你也想要我死?”范正桂冷冷的看着墨清。问道。

墨清呆了呆,如果他回道一句“不。”那么整个局势都会改观。但是,他能够回答“是”吗?

杨晨搂着雪姬,静静的坐着,他知道,一旦动手,母亲只怕也少有活命的机会,雪娆那女人表面上笑着一团和气。毫无心机。如果动手地话,却是根本不留后着。狠、毒、诡异…

杨晨要是动手,雪姬绝对不会顾什么规矩,单打独斗,而除了杨晨、雪姬,杨铁是坚定的站在杨慕羽地身边。那个不请自来的天涯海阁阁主独孤玉灵,从神色间已经表明,她是来找杨慕羽的…

“母亲,你别无选择!”墨清缓缓地站了起来,走到范正桂的身边,跪下,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站起身退开。

“我生地好儿子!”范正桂气急,点头冷笑道,“果然很好!”

墨清看了看杨慕羽,半晌才道:“母亲,身为人子,我自当以母亲的意愿为自己地意愿,可是——我还算晴瑶之城的城主,我不能把整个晴瑶之城数十万人命开玩笑,而且…母亲何时把我当过儿子,母亲心中只有那个陆清明,甚至为了他,您连自己的亲生孙儿都下的了?

绯羽何故?慕羽何故?若不是你把他们牵扯进来,慕羽不会跟着晨颠沛流离十五年之久。绯羽惨死非命。而这块身份令牌,你当初从墨家带走,现在…还可以拿出来骗人?”他一边说着,一边把那块身份令牌丢在地上。

提到绯羽的时候,杨慕羽不由自主的看向陆惊鸿,不过,她脸上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只是范正桂沉着脸,同样看不出一丝表情波动。

“墨先生,这么说,你是不愿意和天逸门修好了?”范建缓缓地站了起来,冷笑道。

“范门主说笑了。”墨清摇头道,“我晴瑶之城历代城主都是以宽宏待人,从来没有兴兵家之争,不过,门主若是想要动手,我墨清倒也愿意奉陪。”

“这不成!”杨铁突然笑道,“墨先生你答应过我,这人交给我对付地。难得碰到一个九品上的高手,正好活动活动筋骨。”

杨慕羽苦笑着摸了摸鼻子,情况并没有如他想象中那样发展,他以为爱子心切地范正桂会答应他的要求。

“祖奶奶,你真的不再想想?你要知道,一旦动手,就意味着——陆清明、陆飞鸿只有死路一条,你以为你还有什麽条件能够让我给他们解除禁止?”杨慕羽看着磨掌擦拳的杨铁,笑问道,似乎这等逼死祖母的事情,不过是一件稀松平常事。

让杨慕羽不解的是,为什么范建这个天逸门的门主,会坚定的站在范正桂的身边?

“我虽然年纪大了一点,但是,却还没有活够,所以,我不会同意你的交换,不过,我也不想看着清明死。”范正桂的嘴角勾起一丝诡异之极的笑,“慕羽,我们商议一下,用别人的命,换他们两人如何?”

杨慕羽想了想,又想了想,摇头道:“不知道谁的命这么值钱?”

“令尊大人如何呢?堂堂晴瑶之城城主大人的命,可不是小儿那条贱命能够比的。对不?虽然,清也是我儿,不过,他看是尊贵之极,怎么样?”范正桂得意的笑着。

“母亲,你好卑鄙!”墨清气得眼前一黑,差点当场吐血。

“我父亲活得好好的。”杨慕羽淡淡的道,他说话的同时,身影一闪,已经到了墨清的身边,伸手扣在墨清的脉搏上。

“你懂得下毒,我自然也懂得一些别的小玩意。”范正桂笑得邪恶无比,“慕羽,实话说,我真的很喜欢你,论聪明才智,你比惊鸿尤有过之,很像我。不想你父亲那么迂腐,为了逼我死,你连这等绝的法子都想得出来。”

杨慕羽松了口气,墨清的脉搏正常,绝对不像是中毒的样子,就算是中毒,这天下还真没有难得倒他的毒。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范正桂脸上邪恶的笑意,他心中却是隐隐不安。

“承蒙祖奶奶厚爱,慕羽感激不尽。”杨慕羽一边说着,一边还有模有样的躬身施礼,“既然祖奶奶后继有人,当可以安心去了。”

“我说过我从来都是很怕死的人。”范正桂叹息道,“你要知道,一个女人,最怕的是老,其次就是死。女人怕死,比男人不知道要胜上多少倍,所以——你让我这么一个怕死的人,去自杀是很不切合实际的。还是考虑一下我刚才的提议,嗯…要么呢,就是我眼睁睁的看着清明、飞鸿一起死,而你也眼睁睁的看着清在你面前痛苦而死,哈…好像还算我不核算,清也是我的孩子。”

“祖奶奶,我可真是服了你了。”杨慕羽叹气道,“不知道你在我父亲身上做了什么手脚?你总得让我开开眼界?”

“清,这可别怨我,你儿子要求的。”范正桂邪笑着看着墨清。

“不要!”墨清突然叫道,

杨慕羽呆了呆,墨清握着他的手都忍不住颤抖了一下,看得出来,他心中似乎也是极端的惊恐…原本他一直以为范正桂不过是在危言耸听,但现在却不仅信了几分。

“我若是不弄点手段,慕羽怎么会相信?”范正桂一边说着,一边缓缓的从口中吐出几个古怪的音节。

墨清握着杨慕羽的手陡然一紧,差点没有把杨慕羽的指骨都捏碎了,脸色却在一瞬间变得苍白无比。

杨慕羽右手一样,三根银针射入墨清的体内,墨清不仅喘了口气,摇头道:“羽,没用的,这是…鬼精的诅咒。”

“什么?”杨铁脸色大变,漂移倒墨清的身边,直接用境界窥察,“怎么会这样,山海界为什么会有鬼精的东西?”

“因为早在五百年前,山海界深海处的结界就破了…”一直没有说话的天涯海阁阁主孤独玉灵淡淡的道,“天涯海阁素来镇守深海结界,结界破了——这些年,我们天涯海阁只能够靠着素女天灵之气,弥补破碎的结界,可是现在,已经补不了,我来山海界,就是求助各家。”

范正桂似笑非笑的瞟了一眼孤独玉灵,随即又对杨铁道:“你也不是人类,你可以来山海界,为什么别人不可以?我懂鬼精的诅咒,又有什么稀奇了?”

“鬼精的诅咒没有这么厉害,而且,普通鬼精的诅咒,根本就上不了墨先生。墨先生是明着挨了一下子,范夫人,你也太过歹毒了,亲生儿子你都下这样的毒手?”杨铁扶着墨清坐下,境界窥视下,他已经明白,这诅咒应该不是近期所为,至少有着十多年之久,换句话说,也许是当年墨清伤了陆清明,导致范正桂恼怒出手,而墨清面对母亲,不愿反抗,明着挨了一下子,才会受如此重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