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问仙途 > 第二十三章 自然呆能呆成这样?

杨铁已经回来,走到杨慕羽的身边,躬身回道:“父神,都已经准备妥当了。”

“嗯!”杨慕羽只是答应了一声,道,“你们先出去,我换件衣服。”

墨清不解,杨慕羽从来都不是注意衣着打扮的人。

“今天和以往不同。”杨慕羽看出墨清的疑惑,淡然笑道,“我今天代表晴瑶之城的少主,所以——我似乎也应该将就一下。”

墨清点头,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中陡然升起一种不详的预兆,他到底要做什么?

很快,杨慕羽已经换好衣服,带着杨铁,偕同墨清向着天香楼而去。

半路,墨清终于忍不住问道:“羽,你要做什麽?”

“我准备做什么了?自然是想要见见奶奶!”杨慕羽心不在焉的答道。

墨清皱眉,传声给跟随在身后的杨铁道:“你可知道羽儿要做什么?”

“您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杨铁淡然道。

“你不是他肚子里面的虫吗?”墨清问道。

“那也得他愿意和我说,他不愿意说,想要猜测他的心思,实在太难。”杨铁并不否认,他也一样猜不透杨慕羽的心思。

墨清叹了一声:“很多事情,他都不愿意和我说的,我这个父亲,做的很失败。”“墨先生,您对他很好!”杨铁道,实话说,杨晨和墨清相比。实在不算一个合格的父亲,但是墨清过于宠溺杨慕羽的态度,他也看不惯,杨慕羽的脾气他知道。实在不是好相与地,再加上墨清的宠溺,越发让他肆无忌惮。

墨清突然问道:“我是不是会宠坏了他?”

杨铁正欲答话,突然,走在前面的杨慕羽转身。问道:“你们两在说什么?”

“没什么?”墨清答道,“谁说什么?”

“我懂得转魂挪移之术。所以,我也很懂得猜测别人的心思,我敢打赌,你们两人绝对在说我坏人。”杨慕羽笑道。

“父神,杨铁可不敢说您地坏话。”杨铁苦笑道。

“那你们两人刚才说什么来着?”杨慕羽问道。

“别告诉他!”墨清忙着有传音道。

“墨先生问我,他会不会宠坏你…”杨铁低声道。

墨清差点气晕过去,都让他不要说了。杨慕羽笑笑,问道:“父亲不准备宠我了?是不是准备给我找个小妈,养个弟弟宠着。”

“混账小子!”墨清苦笑着骂了一声。

杨慕羽哈哈一笑,故意掩饰着心中的不安。快步向着天香楼走去。整个天香楼全部让杨铁给抱了下来。而范建也担心学子躁动围观,天香楼附近早就安排下人员,普通人一概不准靠近天香楼。

等着杨慕羽一行人到达的时候,天香楼的老板亲自迎了出来。不用说,这天香楼的老板也是天逸门地人。

“墨先生光临小楼,那是小楼的荣幸。”老板身材发福,堆着满脸地肥肉。弯腰躬身笑道。

墨清只是笑笑。杨慕羽问道:“楼上可都安排好了?”

“公子放心,一切都已经照您的吩咐准备好了。”老板忙道。

“如此甚好!”杨慕羽一边说着。一边扶着墨清缓步上楼,等着墨清上楼一看,不仅傻了眼,好好的一座天香楼,楼上原本的包间全部被拆除,只剩下一张大圆桌子,四周的雕花琉璃窗户全部被打开,视野非常的开阔。而且,在地上全部铺上淡蓝色的锦毯。

“父亲请坐!”杨慕羽亲自拉开一张椅子,请墨清入座。

墨清皱眉问道:“羽,这是做什么?”

“我不喜欢那小小的空间,所以,我让天香楼给拆了,而且,今天这样的酒宴,席间恐怕不太平,想要动手,这里地方也够宽阔。”杨慕羽笑着解释道。

“可…”墨清摇头,心中暗道,“胡闹,胡闹!”

杨慕羽又道:“天逸门不是要举办十年一度的比武大赛吗?由九品上地修武者先打个头阵也不错地。”

“父神,一旦九品上的修武者在这里动手,天香楼将化为齑粉。”杨铁好心的提醒道。

“这因为如此,所以才要在这里。”杨慕羽神秘的笑了起来。

“羽,你什么意思?”墨清不解的问道。

“父亲您想,如果有两个九品上的修武者跑去晴瑶之城拼命,误伤、加上境界之下造成的损失,谁赔您啊?”杨慕羽得意地笑道。

墨清笑着摇头,正说话之间,只见杨晨搂着雪娆,直接从窗口飞了进来,笑道:“羽儿这个弄得不错,地方够大。”说话之间,他已经拉开椅子,大马金刀地坐下。

杨慕羽在墨清的下首坐下,眼见杨铁依然站在他身边,笑道:“你也坐下,你可是九品上地修武者,比我更具备谈判的资格。”

杨铁笑笑,也不推辞,在杨慕羽的身边坐下,闲聊了几句,就听着楼下范建说话的声音:“东方兄,请——”

东方…杨慕羽笑笑,东方家族果然到了,而且是明面上站在了天逸门那一面。看样子,当初金沙湾的一场戏是白做了。

果然,片刻时间,楼梯口,范建、东方旭同时出现,身后,还跟随着一个青衣长袍,带着银质面具之人,另外一个,却是东方州鼎。

东方旭狠狠的盯了杨慕羽一眼,他自然多少也了解到金沙湾的实情,他最最宠爱的东方三少,事实上等于是送命在这人手中,心中焉有不恨。

但碍于墨清、杨晨均在,他也不敢发难。

墨清坐着没有动,而杨晨自然更是懒得说话,雪娆靠在杨晨身边,半眯着眼睛,如同是一只慵懒的猫。

“墨先生!”东方旭首先开口笑道,“想不到墨先生今儿也在天逸学院,难道也是送孩子上学来着?”

说着,他还故意叹了口气道,“现在的孩子,真是不省心啊,还是送学院来历练历练比较好。”

“何尝不是?”墨清淡淡的道,“我家羽儿也是——天天在晴瑶之城闹得我头痛,这才想着送他来天逸学院读读书,我省的我烦心。”

“州鼎,见过墨先生。”东方旭对东方州鼎道。

“是!”东方州鼎答应着,走到墨清面前,躬身施礼道,“东方州鼎见过墨先生。”

“免礼!”墨清淡淡的笑道,“羽儿,你也见见范门主和东方先生。”

杨慕羽点头道:“是了!”口中答应着,人也站了起来,只是冲着范建笑道,“范门主,今儿慕羽的东道主,您请坐,恩,东方先生,不好意思,早先范门主没有告诉我您也在天逸学院,我倒是疏忽了您,请坐!请坐!”

杨慕羽口中那淡淡的讽刺,东方旭又如何听不出来,狠狠的盯了他一眼,在范建的身边坐下。

“公子,是不是可以上菜了?”天香楼的老板躬身问道。

“不急,客人还没有到齐,等着到齐了再说。”杨慕羽淡然道。

范建故意装着不知道的模样,问道:“表弟,你还请了别人,我还以为今儿就我们一家子聚聚,正好东方先生也来了,我想着东方先生也不是外人,所以就一并请了过来。”

“范姑父今年贵庚?”杨慕羽没有等墨清开口,抢着笑问道。

“啊?”范建被他这个称呼弄得差点没有回过神来,半晌才道,“我比表弟痴长两岁。”

他口中的表弟,自然是指墨清,但杨慕羽闻言,不仅大窘,问题是——他一样不知道墨清的年龄。但他口中却刻薄道:“既然如此,范姑父还没有到老年痴呆的年龄吧,难道忘了我早上说过,今天的主客是谁了?人没到,那就等着吧,我不急!”

范建突然被他抢白,顿时气得差点吐血,看着墨清问道:“表弟,难道晴瑶之城的家教就是如此不堪,长辈说话,不知道旁边侍候着,插嘴也罢了,居然如此无礼的挖苦长辈?”

“我说过,羽是我养大的,范门主是要问杨某人的家教问题嘛?”杨晨冷冷的问道。

“杨先生!”范建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冷冷的道,“替别人养儿子,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范不着老挂在嘴上。”

“我乐意!”杨晨的回答更是够绝,“你若是要问慕羽的家教问题,只管问我就是,不过,慕羽说的对,你确实有点老年痴呆了。这主客不到,其能够开席?是慕羽不知道礼数,还是你不知道,或者说,你可以代替你姑妈?”

杨铁不紧不慢的接了一句:“自然呆能呆成这样,也算难得了,晨爷就不要挑剔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