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问仙途 > 第二十二章 该来的终究要来

杨慕羽想了想,终于道:“今天上午天香楼的事情,你想来已经知道,天逸门和我晴瑶之城之间已经闹翻,当然,我也不能指望你能够站在我这方面,但我希望,东流花城保持中立,不要插手我们两家的事情。”

一切似乎都太快了一点,雪娆会在天逸门固然是一个变数,晴瑶之城加上瑶池,自然在本质上大大占了上风,可是,如果东流花城站在天逸门一面,鹿死谁手可还真是未知数。

天逸门素来神秘莫测,而东流花城人丁繁盛,在两点正是晴瑶之城和瑶池的弱项。

晴瑶之城加上杨晨,墨家嫡系血脉也就剩下了三人,而瑶池都是女子,虽然名列五大世家之一,但相对来说,却比余下的四家要弱上一些。

东方州鼎摇头道:“杨公子,我说过,这事情我做不了主…而我此来,一来是把那个葫芦给你,二来家父的意思,是意图同天逸门结盟,所以,我先给杨公子送个信儿。”

杨慕羽点头,这东方州鼎不亏是个聪明人,如今晴瑶之城和天逸门闹开了,他两边都想要讨好,然后——如果晴瑶之城和天逸门拼得两败俱伤,只怕东方家还会捡现成的便宜。

“如此倒是多谢东方二公子了。”杨慕羽站起来,淡淡的道,“既然东方老爷子要来,想来你也忙着,我也不留你坐了。”

东方州鼎笑笑。站起来告辞,道:“杨公子今天就算留我,我也没有时间的。有空,公子什么时候来金沙湾?”

“你还想着去水月楼?”杨慕羽低声浅笑道。

东方州鼎哈哈一笑。挥手和他告辞,杨慕羽目送他出去,还没来得及转身,耳畔却传来杨晨的声音:“水月楼是不是青楼?你小子还学会嫖妓了?”

杨慕羽只有苦笑地份,两人下棋。怎么还有心情偷听别人闲话?

“慕羽,你上来。你老爹输了不认账!”墨清的声音在他耳边想起。

杨慕羽摸摸鼻子,他老爹输了不认账,他有什麽法子了?但还是顺着楼梯上楼而去,而在另一个房间的杨铁唯恐杨晨为难他,也跟着上去了。

书房内,墨清和杨晨两人席地而坐,中间放着棋盘,墨清执黑子,杨晨白子,他略看了看。果然。就局面而看,杨晨已经输了。

“爹爹,输就输了吧!”杨慕羽笑道。

“不成,我们加了彩头。”杨晨盯着棋盘,摇头道。

“什么彩头?”杨慕羽不解的问道。

“慕羽,就赌了十两黄金,你老爹就认真成这样。啧啧。见过小气地,没见过这么小气的。”墨清逮到机会。忙不迭的挖苦嘲笑道。

“老爹,要不,我帮你出这个彩头好了。”杨慕羽皱眉道。

“羽,你知道什么啊?不是普通的黄金,而是黄穗之精髓,你说,你让我去什么地方找那个玩意?”杨晨哭丧着脸道。

“你们怎么想起来赌这个?”杨慕羽不解的问道,“黄穗之精髓不过是一种葯材,但由于稀少,自然珍贵,不过…这东西貌似实在没什么大用,最多就是配置香料罢了。”

墨清笑道:“没有那东西,我们用地那香料,就配置不出来,他闲着也是闲着,反正他喜欢四处跑,让他去找,再好不过。”

杨慕羽苦笑道:“那不用不就的了?”他说话地同时,已经捏着一颗白子,啪的一声落在棋盘上。

“我不和你下!”墨清直接摸乱棋子,摇头道,“我还不想让人看笑话。”

杨晨盯着杨慕羽半晌,才问道:“这么说,以前你下棋,都是故意让着我来着?”

杨慕羽慌忙一把抓过杨铁,挡在身前,尴尬的一言不发。

“你还有脸说?”墨清笑骂道。说着顿了顿,转变话题问道,“羽,中午的事情,你准备怎么办?”

杨慕羽皱眉,中午的事情准备怎么办?他废了陆清明,和范家翻脸那是在所难免,可是——墨清似乎很的估计那个范正桂…

“这里没有外人,我想要知道,父亲准备怎么办?”杨慕羽问道。

墨清想了想,终于道:“我不知道,我要是知道,我也不会装死人窝在晴瑶之城这么多年置之不理。”

“那个陆清明,必须死!”墨清想了想,又添了一句。

“他已经只剩半口气了。”杨慕羽自己动的手,自然有着十足的把握。

“那…母亲…怎么办?”墨清终于问出了他最最关心的问题。

杨慕羽想了想,突然伏在墨清耳畔说了几句话,墨清听得脸色大变,摇头道:“羽,不可以,她是你奶奶。”

“让爹爹动手。”杨慕羽道。

“范正桂,我一定会杀了她,绝对商量的余地。”杨晨沉着脸,冷哼了一声,杨慕羽刚才和墨清低声那么几句话,他自然是偷听了,但他也没有想到,向墨清这么老实地人,这次居然多了一个心眼,用境界罩住了声波,他偷听失败。

“爹!”杨慕羽皱眉,墨清想要抱住范正桂,而杨晨却是非杀不可,这…夹在中间,实在为难。

他对天逸门倒是无所谓,最多就是和范建翻脸,目前晴瑶之城有着杨晨和墨清,有着雪娆相助,硬碰——天逸门也不是晴瑶之城地对手。

可是,一旦杨晨和墨清翻脸,晴瑶之城危亦!

“爹,你就不能为慕羽想想?”杨慕羽皱眉道,“我从小到大,都没有求过你什么,如今算我求你成不?”

“你就算要天上的星星,我都可以去帮你摘下来,但是——这个人,我非杀不可。”杨晨摇头道,“我杀了她,你大可从此不在认我。我秀玉谷三百余条人命,要她一人抵债,已经是便宜她了。”

杨慕羽叹气,不在说话,墨清也不再说话,他不想和杨晨翻脸,对于他来说,毕竟是墨家欠他太多。

“晨,真的不可以?”墨清低声问道。

杨晨摇头道:“你知道护着你的母亲,那你可想过,我的母亲?”

“罢了!到时候看吧!”墨清站起来,摇头道,“杀母之仇,你若是要报,我也没有法子,不过,你要杀他,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说着,他竟然拂袖向着杨慕羽里面的房间走去。

杨慕羽又看了看杨晨,黯然摇头,他虽然聪明无比,机智百出,可是碰到这等事情,还真是一点法子也没有。

“杨铁,你去天香楼准备一下,我头痛得很。”杨慕羽吩咐道。

“是!”杨铁答应了一声,身子一晃,水光闪过,他已经消失不见,杨晨扶着雪娆地纤纤细腰,青光淡淡地闪过,也消失在房中。

杨慕羽走到里面房里,墨清正坐在云锦雕花椅子上发呆,见他进来,叹道:“羽,我是不是很迂腐?我的母亲如此对我,我却还要护着她?”

“生身之母,就算有再大地错,也是可以谅解的,不过…父亲,你好像忘了,她可杀了老爷子,那是您的父亲。”杨慕羽淡淡的提醒。

对于他来说,墨家老爷子,不过是躺在那华贵的楠木棺材中匆匆一瞬,而范正桂…那个名以上她的祖母,他的奶奶,却是早在没有谋面的时候,已经几次要置他于死地。

对于这两人,他没有一丝感情,可是,他和墨清相处时间虽然很短,墨清对他的宠爱,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而且,墨清这种近乎病态的溺爱,让他实在不知道如何是好。

“羽,为什么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让我碰到?”墨清颓废的摇头。

“以后世家不要采取联姻制度最好。”杨慕羽淡淡道。

如果当年不是范家非得逼着范正桂嫁给墨家老爷子,如今也不会弄成这等局面。所以,今天雪娆和墨清商讨他和瑶池联姻的事情,他断然拒绝,且不说他身中剧毒,可能命不久矣。

如果那瑶池绯月有了心上人,岂不是又害了人?

墨清终于明白,刚才他为什么断然拒绝瑶池和晴瑶之城联姻,原来是因为这个。

纵然是九品上的修武者,也一样无法挽留时间的流逝,秋天的太阳没有夏天的炙热,但正午时分,还是给人火辣辣的感觉-

该来的,终究要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