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问仙途 > 第十章 冒出来的亲戚

自然,杨慕羽和墨清都不是普通人,而且,星医术上对于深海蓝泥有着记载,杨慕羽也知道,这东西的功效并不是去腐生肌这么简单,最主要的是,若是长期用它敷用,可以让肌肤光滑水嫩,哪怕是八十老妪也如同妙龄处子一般。

这东西若是拿出去卖,那可是天价。而杨铁却说的轻描淡写,似乎毫不在意,只是担忧杨慕羽的一张脸肿了,明天不能见人。

“你若有深海蓝泥,不如送我一点。”杨慕羽笑道。

“父神说笑了,你若是要,我等下就命人送过来,我身上却是有限的紧。”杨铁说着,转身向楼下走去。不过却没有上佳珍珠粉,这得找人送点珍珠粉过来。

杨慕羽早就换了干净的衣服,靠在软垫上,看着墨清坐在他平时坐的椅子上,慢慢的剥着一直黄金果。

在灯光的掩映下,墨清白皙修长的十指根根如玉,晶莹剔透,想来平时保养的极好。不由自主的,杨慕羽想到了杨晨,他们两人的相貌很是相似,但是,杨晨的手掌相对来说,却要粗糙得多,脸上也比墨清多了几分沧桑风尘。

如果没有杨晨的出现,墨清的一生都算是幸福的…

不知道为什么,杨慕羽突然开始有点伤感,这位他的父亲大人,完完全全是被杨晨拖下了水,否则,他大可在晴瑶之城内,享受他的天伦之乐。

“羽…你怎么了?”墨清回过头来,看到杨慕羽楞楞的看着他。笑道,“很意外我会来天逸学院,呵呵,某人犯贱。居然写信找我借储物机关,所以…”

“什么?”杨慕羽一呆,问道,“你说什么?借储物机关?谁?”

“天逸门的门主,范建!”墨清笑道。

“犯贱?”杨慕羽闻言。也不仅笑了出来,问道。“外号,还是真名?”

墨清笑道:“真名叫范建,不过…我们私下都叫他贱人,这人就是犯贱。”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中地黄金果递给杨慕羽,目光落在他床前小几上放在着一大瓶天堂凤尾上,笑问道,“好花,你准备送雪娆的?”

“不是,别人送我的。”杨慕羽笑道。“我只是好奇雪娆的身份。所以才会她用迷幻春葯,事实上,葯性很温和,不会出问题,参在食物中地也不是主葯,主葯在我身上,我都没有来得及用…这顿打挨的真不值。”

墨清脸上的笑意敛去。问道:“痛的厉害吗?”虽然刚才上葯的时候。他就知道不过是皮肉伤,没什么大碍。不过,他依然心痛无比,慕羽跟着他几个月,他可是捧在手中都担心摔着,结果,杨晨居然敢动皮鞭子?

“没什么,爹爹也是担心我学坏了。”杨慕羽淡淡地道。

墨清不再说什么,转而问道:“这话是谁送你的?”

“嗯…可能是您地侄女儿。”杨慕羽笑道,心中想起那红衣女孩的贴身嬷嬷说过,她们和晴瑶之城有亲。

“我哪里有什么侄女儿?”墨清不仅糊涂了,如今墨家就剩下他们爷儿俩了,他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侄女儿?

“我的母亲,不是锦帝的姐姐?当初晴宇帝国的长公主殿下吗?那么锦帝的女儿,难道不是您的侄女?”杨慕羽事实上也弄不清楚这些辈分关系,心里糊涂着。

墨清更加糊涂了,半天才道:“锦帝哪来的女儿?”

杨慕羽嘴里嚼着黄金果,口齿不清的道:“她说——她和晴瑶之城城主有亲,是您地亲侄女,所以,我以为她是锦帝地女儿,怎么,锦帝没有女儿?”

“锦帝只有两位王子,并没有公主,我想想…”墨清皱眉道,可是思来想去,他就是想不起来,他什么时候冒出来一个亲侄女,居然还不知道?

“羽,我大概糊涂了,我怎么就向不出来我什么时候冒出来个侄女了?她亲口对你说的?”墨清将手中的黄金果送到杨慕羽的嘴边,摇头苦笑道,从他的小妾、嫔妃算起,想来想去,他都想不出有着这么一档子的亲戚。

提到那个红衣女孩,杨慕羽不仅尴尬,半晌才道:“慕羽做的糊涂事情,昨天傍晚地时候,见着她美貌,就和杨铁把她堵在了书铺,结果,她地贴身嬷嬷说,她和晴瑶之城有亲。”

墨清闻言,不仅哈哈大笑,半晌才道:“你小子确实要打,这等事情都做得出来?不过,我可是想不起来我有着这么一个亲戚,明儿的问问清楚。”

“你刚才说那个犯贱借储物机关,到底是怎么回事?”杨慕羽问道,范建是天逸门地门主,墨清给他几分颜面倒是人之常情,不过——借储物机关,这也太夸张了。

“不就是那天逸学院十年一度的大比吗?”墨清淡淡的笑道,“这次天逸门抛出了重奖,冠军奖品竟然是储物机关,那范建手中也不知道是真的没有,还是假的没有,竟然写信给我,说是借用一下,他做什么不借我的晴瑶之城一用?”

“那你还巴巴的跑来做什么?”杨慕羽不解的问道,既然不准备借,还来做什么?

“借是不成的。”墨清突然神秘的笑道,“不过,可以卖。”

“卖?”杨慕羽笑道,“你准备卖多少钱?”

“我儿以为多少钱合适?”墨清突然反问道。

“我怎么知道?”杨慕羽笑道,“那的看你诚心卖不?你若是不诚心卖,他出多少价都是白搭。”

“我倒是诚心卖,本来就准备卖出一只锦囊妙袋看看市场的,现在正好。”墨清笑道,“慕羽,你看,若是我卖黄金一百万两,外加范建的一个女弟子,他会同意不?”

“你要人家女弟子做什么?”杨慕羽糊涂了,不过,黄金一百万两,这也太狮子大开口了。

“我儿喜欢那个陆惊鸿,我自然的换来。”墨清得意的笑道。

杨慕羽满脸通红,不过,他脸上被杨晨甩了两巴掌,倒是看不出来,掩了不少尴尬。

墨清哈哈笑道:“我以为我儿进步不少,懂得把人家漂亮女孩堵在书铺,九品仙子弄点葯放在床上,原来…还是害羞。”

“父亲!”杨慕羽几乎有点气急败坏,这都什么事啊?

墨清收敛脸上的笑容,淡淡的道:“黄金倒罢了,那女孩子确实不错,换来也好,我儿喜欢,比什么都成。”

杨慕羽细细的想了想,终于摇头道:“引狼入室!”

“什么意思?”墨清不解的问道。

“她是天逸门内门某些事情的负责人,天逸门门主不会同意的。”杨慕羽轻轻的叹息道。

“羽…”墨清突然正色道,“有件事情,我一直没有告诉你。”

“什么?”墨清不解的问道。

“那个犯贱…你若是见着他,得管他叫姑父。”墨清低声道。

杨慕羽身子向后一仰,重重的倒在床上,也不顾背上伤口疼痛,睁大眼睛,盯着墨清问道:“你开什么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墨清苦笑道,“那个…我母亲姓范,闺名叫做正韵,也就是你的奶奶,范建的父亲是原本的天逸门门主范正桦,是你***亲哥哥,五年前范建正式接掌天逸门,我曾经来道贺过…”他口中说着,伸手去扶杨慕羽起来。

“那我奶奶呢?”杨慕羽叹气,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

“在天逸门…”墨清叹气,否则,他才懒得理会范建那贱人。

杨慕羽心中知道不对劲,他奶奶范正韵怎么会在天逸门,而且,墨家老爷子过世的时候,她都没有回去。

“为什么?”杨慕羽问道。

“这…”墨清叹气,这话他还真不知道从何说起,想了想,终于低声道,“我不太弄得清楚这回事,本来,天逸门和晴瑶之城联姻,也算是一件喜事,不过,据说我娘早在嫁给我父亲之前,心中就有了别人,所以,当天逸门订下这门亲事之后,她一直不乐意,直到嫁给了他父亲,生下来我,看着我就如同是仇人一般,小时候,不是打,就是骂…到后来吓的我都不敢去见她。我父亲倒是对她痴情,娶了她就没有纳过小…”

杨慕羽没有说话,想不到墨清小时候也不是幸福的…居然不被母亲待见?

墨清顿了顿,苦笑道:“你也知道,晴瑶之城的城主不纳妃子,也算是对得起我母亲了,父亲只想着,将来时间长了,也许母亲就会回心转意,但母亲并没有因此而爱上父亲,尤其是父亲在秀玉谷做下糊涂事情,被她知道后,她血洗了秀玉谷,一把火烧了整个秀玉谷,后来杨晨找来晴瑶之城,我父母也算是为此决裂…

父亲心灰意冷,把晴瑶之城的城主之位传给我,嘱咐我善待晨,自己就开始闭关修炼,从此不在管世俗闲事。

后来母亲不知道为了什么事情,居然和父亲大吵一场,素来都让着母亲的父亲,盛怒之下,甩了母亲一个耳光,母亲一怒之下,就负气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