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问仙途 > 第九章 误会

杨慕羽心中也是大惊,不明白墨清怎么会在这里。

“慕羽…”墨清一眼一看到杨慕羽身上斑斑点点的血痕,顿时抢到他身边,手指一弹,绳子顿时断裂,“羽儿,羽

“我没事!”杨慕羽强笑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墨清将他抱住,又痛又急,又是恼恨不已,盯着杨晨怒道:“你怎么说?”

“你让我说什么,这孩子…都是让你宠坏的,好没有学到,尽做些下三滥的勾当,你要是再不管,将来他把晴瑶之城卖了你都不知道呢。”杨晨也是恼怒,原本好好的一个乖宝宝,怎么到了墨清身边这才几个月,居然学会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不就是对你的女人下了点葯吗?”墨清也恼怒,“那女人都一把年纪了,够得上做老妖婆了,平时顶着个仙子的名号四处跑也罢了,居然还扮着小姑娘来上学,她活该!”他也急了,瑶池仙子也是的,大概诸般事情都玩腻了,学着小孩子,隐瞒着年龄玩起学子游戏?

原来,墨清由于收到天逸门的邀请,前来天逸学院,本来是顺便过来看望杨慕羽,他没有直接去天逸门内门,而是先来了杨慕羽停泊在花江码头的自家船上,不料却碰到鬼仆押着温飞擎过去,说起杨慕羽到了学院的种种,他只是笑笑。

但接着,杨铁也过来,一脸暧昧的告诉他,今天杨大公子和某个漂亮的女学子要共度春宵。免得他在旁边碍手碍脚的。

墨清听得云里雾里地,这才几天啊,他居然泡到漂亮的女学子了?本着天下父母心,墨清自然是详加询问那女孩子的种种。结果,当他听得那个女孩子叫雪娆的时候,心中没来由地咯噔了一下,心下还想着,也许是同名的…

但接着杨铁却说:“那个雪娆是正宗九品上的修武者…”

墨清差点没有跳起来。开什么玩笑,整个山海界九品上的修武者。手指头都数得出来,叫做雪娆的九品上修武者,只有一个,那就是瑶池仙子,杨晨地情人…

如此一说,杨铁也急了,虽然他不明白杨慕羽在这些菜肴中放了什么佐料,但他知道,绝对不是好东西。

两人急冲冲的赶来,不过是阻止杨慕羽和雪娆可能铸成大错。但没有想到。两人看到地居然是杨晨也在…

墨清和杨铁计算了一下时间,顿时都放下心来,这么短的时间内,杨慕羽和雪娆之间绝对不会发生什么,但接着,墨清看到杨慕羽的惨状,顿时就不仅大怒。不就是对他的女人下了点葯吗。犯得着把人打成这样?

杨晨也气的说不出话来,他巴巴的跑到瑶池。结果,雪娆的弟子却告诉他——仙子去了天逸学院读书。他有着急事找雪娆,忙着又从瑶池一路御风飞回来,可是刚刚到了天逸学院,感应到雪娆的气息,忙着过来,却看到杨慕羽和雪娆衣衫不整的倒在床上。

他从外面听得雪娆和杨慕羽的对话,知道杨慕羽竟然用了下三滥地婬葯,顿时气地七窍生烟,姑且不论今天他下葯的对象是雪娆,就算是别的女孩子,难道就可以做这等卑鄙的勾当?

大发雪娆先离开后,盛怒下的杨晨便采用了棍棒教育法,直接把杨慕羽吊起来,一顿鞭子抽了过去。

“清,你给我闪开!”杨晨一边说着,一边低声道,“就算今天他下葯的对象不是雪娆,你想想,若是别的女孩…难道就是应该地?孩子是你地,但好歹是我养大的,难道你就看着他这么堕落下去。”

“若是别人,我还没这个心情下葯!”一直没有说话地杨慕羽突然苦笑道,这都什么事啊?

杨晨闻言,气的差点吐血,挥手就是一个耳光对着杨慕羽的脸上抽去,如此说来,这小子是知道雪娆的身份,故意来着?

墨清和杨铁都没有想到,杨晨还会打人,防范不急,眼睁睁的看着杨慕羽被他一个耳光打的摔倒在地上。

“晨!”墨清陡然怒喝道,“你要是敢再动手,小心我家法侍候!”

“好好好,我不管,你由着他的性子胡闹去!”杨晨气得连眼睛都绿了。

杨铁把杨慕羽扶了起来,看着两边脸上都红肿紫涨起来,嘴角破裂,鲜血淋漓,心中更是着恼,甚至隐隐由着几分懊恼,要是当初在金沙湾,不让墨清带走杨慕羽,多好?

“爹,你以为我真得想要奸婬一个女孩子!”杨慕羽站起来道,“我若是要女人,晴瑶之城多得是漂亮女奴,或者,如果我要纳妃,让锦帝给我在整个晴宇帝国挑选美人都没有问题,另外,还有酆城、桂国等贡奉,我要什么样的女孩子没有。

“你要九品上的修武者没有!”杨晨冷冷的道,“你的心思我难道不知道,你当初用换血之法帮我解毒,但是——你自己却根本就没有法子化解这乱七八糟的毒葯,如此一来,你只有两个法子解毒,第一,你再次找到合适的血液换血,但你的身体,却撑不住再换一次血;第二,你就是找到灵力极高的修武者嫁毒。不说我们的血型难以找到相配的,就算你找到相配的血型,也未必撑的了换血,所以,你不得不铤而走险,找人嫁毒。”

杨慕羽没有说话,他都想什么地方去了?

杨晨冷冷的又道:“雪娆的条件如此的优秀,对于你来说,那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你怎么会错过?我太了解你的心性了,你绝对不会把自己置于死地的,如果你没有绝对的把握,你也不会给我换血…慕羽,你放心,我等事了,就把血液给你换回来,你犯不着动这些小心思,害了人家好姑娘。”说着,杨晨身子一晃,人已经消失在房中。

杨慕羽呆呆的看着杨晨消失,墨清似乎在他耳边说着什么,但他却是一个字都听不到,胸口如同是被人重重的打了一锤,锥心刻骨的痛,喉口发甜,不仅就喷出一口血来。

“羽…羽…你怎么了?”恍恍惚惚中,墨清急切的声音在耳边想着。

杨慕羽努力撑住眼皮子,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是了,他不能在让墨清担心了…

“我没事,只是…心火太甚,血不归经罢了!”杨慕羽凄凉的笑着,换回来——这换血他当是儿戏,说换就是可以换的?他知道不知道,为了给他换血,他早就准备了近两年…但是,换血却还是最后迫不得已的做法,一旦换血失败,送命的是两个人。

如果墨清当初没有抓走杨晨,或者是晚上半年,他都有法子解了杨晨身上的毒,但是,墨清偏偏就在那天抓了杨晨,还灌他服下了蚀心散。

杨晨身上的毒素在蚀心散的引诱下,全部发作,他再也没有法子控制。天意,一切都是天意!

杨铁看着墨清小心的给杨慕羽上葯,正欲出去,杨慕羽却叫道:“杨铁,你来给我上葯。”

杨铁一呆,不解的看着杨慕羽,而墨清的手也不由自主的僵了僵。杨慕羽笑道:“我要想要吃水果,麻烦父亲帮我去楼下取一下…”

墨清笑笑,把手中的葯瓶子递给杨铁,转身向着楼下走去,果然,客厅的桌子上,摆着杨铁下午刚刚买来的新鲜水果,当即取了,再次上楼而去,刚刚走到楼梯转弯处,却听得杨慕羽低低的苦笑道:“不管怎么说,他总是我父亲,总不能让他侍候我?而且…他有洁癖。”

“墨先生有洁癖?”杨铁不解的问道,平时看着他很是随和,并没有什么特殊癖好。

“那是在外面,若是在家,别人斟的茶,他都不会碰一下,我这身上,又我血污又是汗水,让他…”杨慕羽说到这里,看到杨铁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便住口不说。杜云说的有理,不管怎么说,墨清总是他亲生父亲,虽然墨清不在意,可是外人看着,到底不妥,再说,毕竟他们是豪门大族,让墨清做这些杂役,传出去与他颜面有损。

墨清不禁叹气,这孩子…心机越来越沉,这可不是好事。心中想着,脚下却故意放重脚步,走到楼上,笑对杨慕羽道:“想吃什么水果。”

“杨铁出去,我和羽儿说几句话!”杨铁的耳畔,却传来墨清的传音。

杨铁会意的笑笑,扶着杨慕羽坐在床上,轻轻的嘱咐道:“你小心点,背部不要靠着硬东西,碰着会痛的…嗯,我去弄点珍珠粉和深海蓝泥,等下帮你把脸上缚一下,否则,明天这张脸怎么见人?”

“深海蓝泥?”杨慕羽和墨清都不禁动容。这深海蓝泥可不是普通的海中泥土,而是据说产自深海的一种神奇植物,状似泥土,色泽蓝色,有着异香,功效可以去腐生肌,若个普通人敷用,则可以使皮肤青春永驻,容颜焕发,乃是女孩子美容圣品。

但是,这东西由于产自深海,常人自然取不到,偶尔有采珠者弄得一点半点,也都是物以稀为贵,普通人被说是使用了,只怕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