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问仙途 > 第八章 乐极生悲

雪娆却是轻笑道:“小坏蛋,不要动,嗯…虽然你坏了一点,不过,你的厨艺真的不错,所以,我也舍不得把你怎么样的。”她嘴里说这话,手中却是一刻也不闲着,不断的在杨慕羽的身上摸来捏去的,弄得杨慕羽全身酥痒。

不由自主的,杨慕羽陡然想起了水灵,当初她在重云城和他学习璇玑流霞舞的时候,也是这副德行——他为什么这么倒霉,每次都让女孩子给欺负了去?

“不要脱…”杨慕羽正在神游天外的时候,陡然感觉身上一凉,顿时回过神来,看着自己的上衣已经被雪娆扒了下来,上身赤裸,顿时羞的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你下春葯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到自己会被人扒光了?”雪娆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动手继续扒他的衣服。

“不要!”杨慕羽死劲的挣扎,但那银丝看着不起眼,越是挣扎,它越是陷入肉里面,却是动弹不得。

雪娆吃吃笑道:“小坏蛋,我这银丝就连九品修武者也挣扎不了,你啊,最好不要动,今天呢,姐姐很高兴,也不会把你怎么了,虽然你在饭菜里面加了一点佐料,不过我还是很喜欢的,所以呢,我最多就是扒光了你的衣服把你打一顿,然后把你吊在天逸学院的广场上,啧啧,你长得这么俊,想来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

杨慕羽气得张口结舌,自己一时大意,被她所缚,落在她手中自然只有任由她蹂躏的份。不过,他心中不解,那个枯木逢春并不是普通的春葯,而是带着一点迷幻作用的春葯。普通人根本辨别不出来,她是怎么知道地?

事实上,他只是想要知道她是谁罢了,这山海界内,九品上的修武者实在有限。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冒了一个出来?他不过是多了一点戒心,自负聪明而已。如今却是落得如此下场。越想,杨慕羽就越是感觉憋屈。

“一个男孩子,为什么要用这等名贵的香料?”雪娆突然停下手中地动作,轻轻的问道。

杨慕羽没有说话,香料…她为什么念念不忘的问着他身上的香味?

“杨慕羽,你若是告诉我,你用得是什么香料,今天的事情就算了!”雪娆端坐起来,不在压在他身上挑逗。

杨慕羽调整了一下呼吸,只感觉脸上作烧。细细地想去。香料?以前他是从来不用的,后来好像是碰到墨清之后,墨清给他地?至于到底是什么香料,他倒是没有深究。

“你放开我,我给你就是!”杨慕羽叹气道,“你昨天主动找上我,也是因为这香料的问题?”

“对!”雪娆也不否认。点头道。

“为什么?”杨慕羽不解的问道。

“为什么?整个山海界喜欢使用这种香料…嗯。不是,应该说。用得起的,只有一个人。”雪娆陡然沉下脸来道,“那就是晴瑶之城的墨清墨先生,这种香料只有墨家配置,而且从来不外卖,普通人如何能够拥有?”

杨慕羽闭上眼睛,心中不仅着恼,这东西墨清居然从来没有和他说起过,既然让他隐瞒身份来上学,好歹告诉他,这香料使用不得啊。

但问题是,既然是墨家的御用之物,墨清也没有说,想来外面知道的人绝对不多,这女孩又是如何知道的?她不会是暗恋着他那位父亲大人很久了,所以,才会了解晴瑶之城的一切?

雪娆轻轻的在他脸上拍了一下,淡淡地问道:“你就是晨养大地那个孩子?”

“你…认识我爹?”杨慕羽不由自主的惊问道。

“当然!”雪娆点头道。

杨慕羽呆了片刻,陡然大脑之中一片空白,良久才道:“瑶池仙子?”

“你居然知道?”雪娆倒是出乎意料之外,愣然看着他半晌道,“你是怎么猜到的?”

“你是九品上的修武者,我开始就怀疑你的身份,不过,我只以为你是天逸门内门众人,老妖婆扮小姑娘装憨儿,可没有想到你居然是瑶池仙子,刚才那葯,不过是一点迷幻作用,就是想要问问你是谁,不料被你识破了。”杨慕羽讪讪的笑道。

“你的厨艺,想来是晨教地?”雪娆轻笑道。

杨慕羽无奈地点头,早知道就不卖弄了。

“那个枯木逢春,他以前也做过…”雪娆说到这里,陡然俏脸一红,当初杨晨放的,可是烈性调情之葯,不像杨慕羽用地葯这么温和。

“雪姨,你怎麽会在天逸学院?”杨慕羽不解的问道,她可是瑶池仙子,瑶池的当家的,没事跑来天逸门做什么?

雪娆正欲说话,突然神色一变,喝问道:“谁?”说话的同时,手中的银丝对着窗外射了过去。

“是我!”窗外,一人的声音轻轻淡淡的响起,随即,一道青光闪过,一袭青衣的杨晨已经出现在房中。

杨慕羽张口结舌,他怎么会在这里?前几天鬼仆还说他在棠国,怎么就跑到天逸学院来了,而且,他还衣衫不整的和雪娆一起倒在床上,要是他误会…

“晨?”雪娆见着杨晨,缓缓的站了起来,笑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杨晨皱眉,走到雪娆的身边,低声在她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雪娆点头,纤纤素指一挥,原本绑住杨慕羽的银丝顿时收回她手中。“我等你!”雪娆道,声音未了,人已经消失在房中。

杨慕羽手脚一经获得自由,忙着爬起来手忙脚乱的整理衣服,同时对杨晨施礼道:“见过爹爹!”

杨晨冷哼了一声,在椅子上做了下来,拿起桌子上的茶壶闻了闻,杨慕羽顿时就知道要糟糕,忙着抢过去,就要夺回茶壶,但杨晨岂是好糊弄的?

“不错啊?”杨晨淡淡的道,“枯木逢春、动情…你可以去开青楼了。”

杨慕羽低头垂首站着,一言也不敢发。杨晨冷哼了一声,道:“我这段时间不在你身边,你好没有学到一样,这等下三滥的手段居然学的不少?”

“我…”杨慕羽想要分辨什么,但刚刚说了一个“我”字,脸上一疼,却是被杨晨甩了个耳光:“还敢顶嘴了?”

杨慕羽只感觉半边脸都火烧火辣的痛,他素来都怕杨晨,在水月坡给他换血后,本以为从此和他在没有半点瓜葛,但十五年的心结,却不是说解开就可以解开的。

“我看你是很久不知道鞭子的滋味了,全身的皮都痒了,别以为墨清护着,我就奈何不的你!”杨晨沉着脸道。

杨慕羽低头不语,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解释?有用吗?从小到大,他什么时候听过他的解释?

杨晨从旖旎玫瑰中,取出绳子,鞭子…杨慕羽看着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心中暗问:“他不会真的要打他吧?”

没有给他多想的时间,杨晨将手中的绳子一扬,已经套在他的手腕上,杨慕羽只感觉手腕吃痛,整个人都被吊了起来——也不知道杨晨使的什么法子,硬是用绳子绑着他的双手,吊在天花板上,只剩下脚尖勉强占到地板。

“爹…”杨慕羽急叫道,“我不知道她是雪姨…”想来也是,难怪杨晨恼怒不已,任谁看着自己的女人和自己的养子在床上亵玩,只怕都会怒火冲天,而且,杨慕羽还给雪娆下了葯。

“你还敢强嘴?”杨晨怒道,手中的皮鞭已经对这杨慕羽的背上重重的抽了下去。

皮鞭落在杨慕羽清瘦的背脊上,发出清脆的脆响,杨慕羽痛的闷哼了一声,却是不敢再说什么,只能咬牙撑着…这事情对于他来说,也不是第一次了,从小到大,杨晨的鞭子他不知道挨过多少,直到后来年龄少长,懂得如何避免他的怒气,才略微好一点,但没想到,他和墨清相认后,居然还逃不过被打。

他也不知道挨了多少鞭子,反正避免不了被打,他也豁出去了,咬着牙强行忍住,不再开口说什么,但渐渐的,背上一片火辣辣的痛楚麻木的散开,意识都渐渐的模糊起来。心中狐疑的猜测,杨晨今天要打多少,不会想要把他活活打死吧?

“住手,你做什么?”陡然,一声怒喝从楼梯口传来,随即,一脸铁青的杨铁已经冲了上来,挡在杨慕羽的面前。

“你给我让开!”杨晨冷冷的看了杨铁一眼,道,“否则,我连你都打了,你问问他都做了什么?”

杨铁抱住杨慕羽,看着他背上的白色衣服已经渗出一道道的血痕,强压下心中狂躁的怒气-

“你是不是连我也要打了?”陡然,楼梯口,传来墨清冷淡的声音。

杨晨一呆,转首之间,只见一袭锦衣的墨清正站在楼梯

杨慕羽怒气冲天的吼道:“本公子好不容易看上一个漂亮姑娘,没料掉竟然是小妈…天理何在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