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问仙途 > 第一章 向我称臣

东方州鼎心中也在暗骂不已:“得了便宜还卖乖!”口中却故意爽朗的笑道:“杨公子说笑了,这次我们坦诚合作,只求双赢,你又怎么会阴我?”

杨慕羽暗骂了一声,想要用话套住他,做梦了?他什么时候是个守信用的人?当然,对于别人还要守一点点信用,但对于东方州鼎,要是相信他的鬼话,被他卖掉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这年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问题是,他连害人之心都有,又岂能不妨人的?

“我把金沙湾给你,你帮我取得家族继承权。”东方州鼎直截了当的说,在这么转弯抹角的和杨慕羽套下去,他脑袋都要发晕了。

“金沙湾已经是我的了。”杨慕羽淡淡的笑道,“东方家族的继承权不会这么廉价吧?”

“那你要什么?”东方州鼎咬牙切齿的问道,家族之中他是做不得住的,能够给得起的,实在不多,想来想去,好像都没有杨慕羽动心的东西。

杨慕羽捏着一枚葡萄丢在嘴里,用力的嚼了两下,然后,连皮带子一起吞了下去,终于开口道:“我要你家的那份问仙图,另外,你取得继承权,东方家族得向我称臣。”

“你…”东方州鼎陡然站了起来,指着杨慕羽,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让东方家族向他称臣,岂不是代表着从此东方家族都得臣服于他,成为晴瑶之城的附庸家族?

而问仙图虽然没什么大用处,却几乎成为豪门世家的一种身份象征。一旦交出去,东方家族还如何在这山海界立足?

“如果你想要做东方家族的家主,你就必须先做我地奴隶!”杨慕羽冷冷的道,“当然。我不会现在就逼着你做决定,你可以好好的想想。”说着,他慢慢的站起身来,懒懒地伸了个懒腰,转身向外走去。走到船舱门口,陡然站住脚步。转过身来看着脸色苍白,额头已经冒出冷汗的东方州鼎,“谢谢你的酒,不过,下次最好不要在酒里加佐料,我自信整个山海界内,想要在我身上下毒的人,还没有出生呢。”

说着,杨慕羽头也不会的向着外面走去,东方州鼎…居然笨地以为这种隐晦的毒葯就能够对他起作用?事实上他如果用地是别的普通毒葯。还真是防不胜防。可是这种利用水果、清酒、素菜配合而制作的毒葯,他足足研究了几年,连杨晨都栽在了这个上面,别人想要在他面前使用只等毒葯,除非他死了,否则,谈也不用谈。

看着杨慕羽走了出去。东方州鼎颓废的坐在椅子上。为什么…为什么老天爷要这么折磨他?目前为止,他不是没有想过寻求别的合作途径来增强自己的势力。可是,天逸门根本不想和他合作,当初水月坡一战,天逸门的计划几乎被他整的全部泡汤,而为了杜绝天逸门在东流花城继续兴风作浪,他更是用雷霆手段,杀掉了天逸门所有埋在东流花城的钉子。

这个仇是结下了,他再要去找天逸门,除非是脑壳坏掉了。

但是,除了天逸门,就只有与天逸门、东流花城并名的晴瑶之城。晴瑶之城地城主墨清先生是不会管只等闲事地,而且他也拿不出什么足以让墨先生动心的东西。他找上杨慕羽,甚至还有点侥幸,如果杨慕羽真的中毒,他甚至可以挟持杨慕羽,从而控制整个晴瑶之城。

他自己也明白,杨慕羽本身精通毒葯,绝对不是那么好摆布的。而且,杨慕羽之聪慧多变,当初在水月坡他也领教了一

花嬷嬷的死,是他一手安排的,那是给杨慕羽看的,以他估计,杨慕羽绝对会让鬼仆出手救人,至少他得在墨清面前留个好印象。

但是,一切都大大地出乎他地意料,杨慕羽站在酒楼上,眼睁睁的看着花嬷嬷死了…死在了天逸门徒地剑下,直到花嬷嬷死了,他却偏偏让鬼仆去找天逸门的麻烦,说是不该杀了他们的朋友。***,好人都让他给做了。

一想到这里,东方州鼎不仅暗骂不已,再次想起刚才杨慕羽的话——他想要做东流花城的继承人,就的先给他做奴隶?

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他只要他为奴?并不是要整个东流花城臣服与晴瑶之城?

如果真是这样,倒也没什么大不了。东方州鼎开始盘算着这个可能性,大丈夫能屈能伸,就算给他为奴,又能够怎样?

却说杨慕羽离开东方州鼎的船只,杨铁早就迎了上来,笑问道:“公子,那个东方小混蛋找你说什么来着?”

“还能够说什么,自然是找我合作,但他想要空手套白狼,他打量着我是傻瓜?”杨慕羽冷笑道。

“父神!”杨铁眼见附近没人,扶着他笑道,“你这个比喻可不合适,您可不成了白狼了?”

杨慕羽笑骂道:“贫嘴,人家要套的不是我,而是你!”他虽然是晴瑶之城的少城主,但毕竟能够给与他的帮助有限,如果他愿意支持他,杨铁这个九品上的修武者,自然也就站在了他的身后,如果他在金沙湾没有杨铁,也许东方州鼎根本不会找上他。

想到这里,杨慕羽就不仅笑了起来,白狼?可不是他。

杨铁看着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心中在想着什么,笑道:“您可是我的父神…”

“我不…”杨慕羽那句“我不是”差点就脱口而出,看到杨铁脸色不对,忙道,“成成,你是小白狼,我是老白狼…咱本来就是大老爷们,自然是郎。”

杨铁知道说不过他,只有叹气的份,摇头道:“父神,我们现在做什么?”

“回去睡觉,我累了!”杨慕羽叹气,在家午睡多好?跑来船上喝酒,果然是宴无好宴。

杨铁扶着他向回走去,好奇的问道:“父神,东方小混蛋提出合作,你的条件是什么?”

“你猜!”杨慕羽轻轻的笑着。

杨铁一本正经的想了片刻,最后还是摇头道:“我猜不出来。”东方州鼎难以拿出让杨慕羽动心的东西,但他的这位父神要什么,他也同样不知道。

“我要整个东方家族。”杨慕羽轻轻的笑着。

“什么?”杨铁不可思议的看着杨慕羽,皱眉问道,“父神,请恕孩儿愚昧,您什么意思?”

“东方州鼎如果想要我支持他取得家族继承权,就的向我称臣。”杨慕羽淡淡的笑着。

“他肯?”杨铁张口结舌,除非是东方州鼎疯了,否则怎么可能?好好的东方家族少主不做,反而与人为奴?

天逸学院花江边上,除了码头的繁华热闹,周围种着很多的香樟树,树下都放在一张张的长条石凳,杨慕羽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在一张石凳上坐了下来,懒懒的问道:“杨铁,若是你和他换位处之,你肯不肯考虑一下我提出的要求?”

杨铁细细的想了想,皱眉道:“如果是我,绝对不会向他人屈膝称臣。”

杨慕羽点头,有些人是可杀而不可辱的,但是,东方州鼎却未必是这样的人。

“如果他不肯答应我的要求,这么这人将是一代枭雄人物,否则…我倒是高看他了。”杨慕羽冷笑。

大丈夫固然要能曲能伸,但是原则却是不能乱的。如果有人对他杨慕羽提出同样的要求,他想也不会想,转身就会走,宁可战死也不能屈于他人之后。如果东方州鼎不同意他的要求,他倒是不在乎帮他一把,这样的人势必会感恩图报,但是,如果他同意了,那么他倒是不得不防着他。

“父神,有人过来了!”杨铁突然低声笑道。

“嗯,我也听到了,想来是找麻烦的。”杨慕羽淡淡的道。

两人说话之间,只见香樟树丛中,一群穿着怪癖,打扮诡异的少年,手持兵器蹿了出来。

“杨慕羽!”为首那人手中握着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剑,指着杨慕羽叫嚣道。

杨慕羽半眯着眼睛打量着他,这人看着有些眼熟,对了,就是昨天在天香楼碰到的那斯,跟在黄蓝宇背后的跟屁虫?

“找本公子做什么?”杨慕羽反问道。

“杨慕羽,听说——你家里很有钱啊?”为首的那个无良少年吊儿郎当的道,“大爷们最近手头紧,想要找你借点银子花花。”说着,他晃了晃手中的长剑。

杨慕羽揉了揉耳朵,半天才道:“杨铁,我没有听错吧,这天逸学院居然可以公然打劫?”

“公子,想来你是没有听错的,这天逸学院确实可以公然打劫。”杨铁很的配合的道。

“我就说了,早知道让你不要带那么多的银子,你看——这不是麻烦了?”杨慕羽眯着眼睛笑道。

“少说废话,杨慕羽,你是自己交出来,还是要大爷们动手?”为首的那无良少年晃着大腿,很不正经的走到他的面前,嘴里啧啧了两声,“长的真的不错,很俊啊?”说着,他居然伸手向他脸上摸了过来。

杨慕羽大怒,陡然后退了一步,手中寒光一闪,一枚银针已经对着这无良少年的手腕上刺了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