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问仙途 > 第十七章 我要追你

杨慕羽苦笑道:“我什么事情有趣了?”

雪娆只是看着杨慕羽抿着嘴儿笑着,却是不说话。杨慕羽见她俏脸明媚,笑的时候,左边的脸上露出一颗深深的酒涡,煞是可爱,笑道:“感情你是拿着我逗趣儿?”

雪娆笑道:“我那里有把你逗趣了,只是你确实很招人笑。”说着,她还不客气的在杨慕羽的脸上捏了一把。

“不要脸!”陡然,杨慕羽的背后传来一声冷笑,杨慕羽和雪娆同时都是一呆,随即向后看去,却见今天傍晚碰到的那个红衣女孩,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了,如今正鼓着一张俏脸的小脸,似乎极是生气,而那句不要脸,却是她身边侍候的老婆子说的。

“那老婆子,你说谁不要脸?”说话的,却是一个与雪娆差不多大小的女孩子,穿着一身青色短裙,裸露在外的两条长腿线条迷人之极,容貌倒的普通,只是眼角带着几分冷煞之气,让人不易亲近,她的身边站在一个穿着淡黄色长袍的青年,闻言亦是狠狠的盯着那老太婆,似乎一言不和,就要大动干戈。

杨慕羽心中暗道:“原来不是说我的。”于是和雪娆一起转过身去,正与和雪娆说笑取乐,不料雪娆却低声笑道,“那个红衣女孩是你的情人?”

“我根本不认识她。”杨慕羽苦笑,心中暗道。“这是怎么一说啊?”

“嗯。既然如此,我可以追你吗?”雪娆伏在他耳边,吃吃轻笑道。

杨慕羽怕痒,顿时忙着躲开。笑道:“雪娆小姐说笑了?”向她这样貌美地女孩子,在天逸学院自然是追求者众,他感觉,就是和她说了几句闲话,旁边已经有好些少年投射过来不含好意地目光,羡慕者、妒忌者众。

“嗯,我是说真的!”雪娆轻轻的笑着,低声道,“如果你对我没有什么反感,那么就这么说定了。你明天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你吃饭?”

“晚上吧,我请你好了!”杨慕羽轻笑道,虽然他从来都不是好色之徒,但若是能够在上学消遣的这段时间内,有个如此貌美地女孩相伴,也是人生一大乐事。

“好,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我去找你玩儿…嘻嘻,我可不是来读书的。我是来玩儿的。”雪娆得意的笑道。

“同!”杨慕羽轻笑道,“我也一样,这书有什么好读的?”

“对极对极…”雪娆继续伏在他耳边笑着,“原来我们竟然是同好,如今正好…嗯。天逸学院有人来了。可还真够慢的。”她一边说着,一边半眯着眼睛盯着夜空中那几个御风飞来的天逸门人。

来人居然是陆惊鸿和胡徵铭。另有几个杨慕羽从来没有见过的人,想来都是天逸门负责学院事务者。

由于众人都是御风飞来,陆惊鸿那清丽绝俗的容貌,自然又让众多的少年轻狂者大大地騒动了一把。

杨慕羽原本想要推开身边地雪娆,但转念一想,陡然改变注意,反而伸手轻轻的搂住她纤细的腰肢。

雪娆任由他搂着自己,似乎还甚是享受。

“大家让一让。”胡徵铭大声的叫道。

众学子闻言,都忙着后退让了开来,由于雪娆和杨慕羽都在前面,雪娆身子一晃,带着杨慕羽轻盈之极的飘开,御风术之高明,简直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跟随在杨慕羽身后的杨铁再次呆了呆,这雪娆…到底是什么人,她这九品修为,可不像是在金沙湾碰到的十一娘一样,不过是纸老虎,她是货真价实的九品上地修武者,不光是灵力到达九品,就连境界也绝对不低。

否则,她带着仅仅踏入四品修为的杨慕羽,绝对不可能做到如此的举重若轻。

天逸门中有三人取出鹿皮手套戴上,又用一只特质的袋子将尸体装了进去,弄好这一切后,才冲着陆惊鸿和胡徵铭点头道:“胡先生,都准备好了。”

胡徵铭捏着山羊胡须,点头道:“很好。”说着,又提气对众多学子道,“各位学生请各自回去吧,天逸学院发生只等杀人血案,实在是一件大不幸,再下胡徵铭,乃是天逸学院剑技先生,这事情我们天逸学院势必会查个水落石出,绝对不让凶手逍遥法外。另外,请诸位学子仔细的想想,最近可有什么朋友、仆役失踪地?”

众人闻言,都是摇头,杨慕羽自然明白,他如此问法,当然是想要先查清楚这死者地身份问题。

如今死者早就腐烂不堪,面目模糊,那里还辨别的出来?

更令人郁闷地是,若是天逸学院的学子倒还罢了,因为天逸学院的学子都有着详细的身份登记,不管是真是假,总是有迹可循。

可是,那些学子带来的仆役,可就难说了,比如他自己,就带着杨铁、鬼仆和杜云三人,还有个李三原本也是要跟来的,但杨慕羽怕带的人太多招摇生事,所以令他在船上不用跟来,等杨铁回去的时候,带着他一同去金沙湾就是。

这些贵介学子身边侍候的仆役,自然是不用登记的,所以,除非是本人,旁人是谁也弄不清楚某个学子的身边带着几个侍候的人。

在这样的情况下,若个本人不愿意报案,那么这状杀人案自然就成了悬案,连死者的身份都弄不清楚,想要查出死者的死因、杀人凶手谈何容易?

眼见无人回答,胡徵铭忙着又道:“没事的,众位还是请先回去休息要紧,还有两天就是正式开学的日子了。”

众人三三两两的开始闪去,杨慕羽又看了看陆惊鸿,转身也欲离开,但不料一个转身之间,却正好看到傍晚书铺遇到的那个红衣少女,正满含幽怨的看着他。他不禁呆了呆,那红衣少女陡然和他目光相碰,顿时满脸绯红,忙着低头,带着那老妪转身就欲离开。

“杨慕羽…”背后,陆惊鸿突然低声叫道。

杨慕羽感觉整个背脊都僵硬了一下,就连他身边的雪娆,都明确的感觉到他的不自然,不由自主的松开手,两人几乎是同时的转身。

雪娆挑眉,用一种挑衅的眼神看着陆惊鸿。

杨慕羽看了陆惊鸿片刻,终于问道:“陆小姐叫我,不知道有何贵干?”

原本正欲离开的学子都不由自主的站住脚步,人都是好奇的动物,尤其是这些十六七岁的少年。

加上陆惊鸿那清丽绝俗、惊才绝艳的美貌,更是让一些学子本来就不欲离开,能够多看美人一眼也是好的。

甚至有人不由自主的妒忌杨慕羽,他怎么就这么好运?为什么如此美貌的女孩,叫的人不是他们?

“此人中何毒而死?”陆惊鸿突然问道。

众人一听,都将目光集中在杨慕羽的身上,中毒?这腐烂的尸体居然是中毒而死,眼前这个美貌的女孩怎么能够如此的肯定?而她为何要问杨慕羽?难道他居然知道?

杨慕羽想了想,摇头道:“陆小姐问的好笑之极,慕羽也是听得喧哗,不知道发生何时,过来看看热闹,这人如何而死,是否中毒,我怎么知道?”他自然不会傻的告诉她,这人确实是中毒而死,而且中的是迭香。

“这人是中毒而死,自然是不用质疑。”陆惊鸿淡淡的笑了笑,这一笑,在旁边火把的掩映下,更是明艳动人,“杨公子不是曾经夸口是天下第一使毒高手吗?”

“陆小姐说笑了。”杨慕羽淡淡的笑道,“慕羽年轻胡乱狂言,陆小姐岂能当真?”

众人也不信杨慕羽会是天下第一的使毒高手,其中一个轻年忍不住讽刺道:“他若是天下第一使毒高手,我还是毒祖宗呢!我看他啊,大概连砒霜和糖都分不清楚。”

杨慕羽侧首看过去,那轻年正好是刚才与那短裙长腿少女在一起的,如今只见他在,那长腿女孩却是不知去向,估计是先一步走了。

“这位同学说笑了!”杨慕羽故意苦笑着说道,“分不清砒霜和糖的乃是家父,我还是勉强知道砒霜是不能当食糖用的,你们看看我现在这副营养不良的样子,那就是小时候误食砒霜的效果…”

众人一听,都不禁大笑出声,就连雪娆也笑得前俯后仰,以为杨慕羽是在开玩笑。但杨慕羽自己却是知道的,他说的都是实话,杨晨糊涂的时候,就会把砒霜当食糖,差点把他给毒死。

被那黄衫轻年一打岔,陆惊鸿自然也不好再问什么,而杨慕羽也不再理会她,和雪娆离开,走的时候,他忍不住又看了看那黄衫轻年,这人想来也是懂得毒葯之人,否则,也不会说如此怪癖的笑话,砒霜?食糖?

外表看着像吗?没见过的人怎么会知道?一般人是不会整砒霜玩的,尤其是像他们这样的贵介少年。

“我就住这里,你住什么地方?”杨慕羽站在自家小楼门前,笑问雪娆道。

“我住后面偏左的那幢小楼,很近!”雪娆一边说着,一边向后面指了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