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问仙途 > 第一章 多出来的一块身份令牌

且说杨铁看了看墨清,欲言又止。墨清会意忙说:“我出去,你们说话就是。”想着杨铁巴巴的跑来,说不准有什么机密要和杨慕羽说,而不愿让他知道。反正,如果杨慕羽愿意告诉他,他过后还是会知道的,所以他一点也不心急。

“不用了!”杨铁忙道,“事实上这事情只怕和墨先生您也有点关系。”

“和我有关系?”墨清不解的问道。

“当然,否则我也不会急急赶来!”杨铁一边说着,一边从腰际的锦囊妙袋内摸出来一个巴掌大小的碧绿令牌,递了过去问道,“这东西墨先生可认识吗?”

“这…”墨清接过,缓缓的抚摩着那方碧绿令牌,这令牌他当然认识,这是墨家人身份令牌,凡是墨家之人,都应该有着一块这样的令牌。他身上有,杨晨也有,杨慕羽也有,不过,杨慕羽的是他新近给他的,而未满十八岁的孩子只有空令牌,在外面只能表露身份,却不能调用墨家的银库或者人手。

“这是空牌!”墨清皱眉道,如今墨家有着标着“令”字令牌的,应该只有他墨清和杨晨两人。

墨家家主令牌,只有一块,那是墨家代代相传的,而墨家余下众多人的令牌,如同是身份碟文,人死令牌随着陪葬,从来没有例外。所以,墨家的令牌应该不会在外面有遗落。

而墨家精通机关术,这小小的一块令牌上,有着极为深奥的仙家符咒。普通人绝对模仿不了。每个墨家子弟满十八岁。才会在令牌上填上姓名、家族中地身份等等,而一旦身份变动,令牌也会由墨家家主负责更改其字符等等。

“我不管这令牌是空地还是什么的,我也弄不清楚你们墨家的事情,我只想要知道。这是你们墨家的吗?”杨铁再次问道。

墨清对着令牌内输入一丝灵力,原本碧绿色的令牌内陡然射出一缕金光,金光渐渐凝固,最后在虚空中形成一个老大地“墨”字。

“没错,这是墨家的身份令牌。”墨清点头道,心中却是好奇,难道慕羽把令牌丢了?可是杨慕羽最近都在晴瑶之城。不可能丢了令牌啊?

“羽。你的令牌呢?”墨清问道。

杨慕羽如今是听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墨家身份令牌他自然是知道的,墨清也对他解释过这身份令牌的种种用处,但是,杨铁手中怎么会有着一块空牌?心中想着,他已经从海星魂里面取出令牌,递了过去。

“奇怪,羽的令牌还在,这块却是谁的?”墨清看着杨慕羽递过来地那块令牌。一手握着一块,仔细地看了看,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区别。

连他这个墨家家主都看不出什么名堂,杨慕羽和杨铁自然是更加看不出什么来。

杨铁皱眉问道:“你是意思是——这块令牌除了父神有,别人就不会拥有了?”

“对!”墨清肯定的点头。就算外面还有着墨家后裔。但没有他亲手制订的身份令牌,身份是不会被晴瑶之城承认的。

而且他知道。墨家的令牌断然假冒不得。

“这事情就奇怪了!”杨铁皱眉道。

“你这东西是从什么地方弄来的?”墨清也好奇,墨家的令牌出现了假冒,那还了得?幸好是一块空牌,要是真正的令牌,墨家在外面的信息网,庞大地金库银楼岂不全部都对着外人敞开了?

不成,这里面绝对有问题。

墨清手中惦着那块令牌,只感觉这令牌的分量却是越来越重…

杨铁深深的吸了口气,也感觉这事情越来越是诡异,想了想道:“事情是这样的——我如今已经控制了整个金沙湾,说一句夸大的话,有了金沙湾做依靠,就有资格向东方家叫板。但我也知道,如今地形式容不得我步步进逼,东方旭和东方州鼎已经回了东流花城…”

他说到这里,看了看杨慕羽道:“父神所料不错,那个花若若两个月后,将在东流花城和东方州鼎订婚,东方旭依然是东方家族直系顺位继承人,而东方旭如今却只剩下了东方州鼎一个儿子。”

“事情糟糕透顶!”杨慕羽闻言,皱眉道,东方州鼎握着东方家族,那等于是如虎添翼。这年头九品上地修武者不算什么可怕的事情,可是如此聪明才智之人,他却是有点心悸。

“不——父神,事情没有您想得那么糟糕!”杨铁明白他地意思,笑道,“我岂会让东方州鼎轻易掌权?他现在忙着呢。”

“那个慢慢说,你先说这个令牌的事情。”墨清急道。

“墨先生不用着急,我这就说了。”杨铁笑道,看到杨慕羽无恙,他担着几天的心终于放下,心情也是大好,道,“因为我控制了金沙湾,局势对天逸门和东流花城自然是大大不妙,所以,这段日子大战小战无数,我的手下都是一些乌合之众,很是吃了大亏,最后还是我出手…”

“你那是欺负人!”墨清叹气道。九品上的修武者和普通修武者动手,那不是明摆着欺负吗?

杨铁嘿嘿笑了两声,也不在意,接着道:“大概是被我打怕了,倒是平静了几天,就在二十天前的一个晚上,一个穿着黑衣的女子,突然到金沙湾找到我…我心中甚是诧异,然后她出示了这么一块令牌,我正摸不着头脑,她却说——这令牌是墨家的身份令牌,这样的空牌,整个晴瑶之城只有一块,那就是父神的…”

“按理说是这样!”杨慕羽点头道,按理说确实是这样,可是目前不是出现了两块吗?

“我就诧异了,父神的身份令牌,怎么会在她身上?可是她接着说——父神去了北极宫,如今非常危险,让我赶紧去北极宫救援…”杨铁苦笑道。

“我什么时候去了北极宫了?”杨慕羽苦笑道。

“你难道就相信了?”墨清好奇的问道,杨铁不像是如此轻易相信别人的,但如同他不相信,只怕也不会巴巴的跑来晴瑶之城。

“我自然我不相信的,晨爷说了要去北极宫,父神怎么会去?就算父神想要去,你也一定会拦着,绝对不会放父神涉险。”杨铁道。

“不错,我怎么会让羽去北极宫?”墨清苦笑道。

“对了,我自然不信,诘问那女的父神的近况,不料她却是说的头头是道。当然,凭着几句空话,我依然是不信的,但连我也没有想到,那个女的为了取信与我,居然利用灵力自断心脉而死…”杨铁皱眉道。

“什么?”杨慕羽和墨清同时问道。

“她自断心脉而死!”杨铁道,“那个女子很漂亮,年纪很轻,最多只有二十五六的模样,瓜子脸,大眼睛…而且灵力修为在五品左右。如果是个普通人,就算是一头撞死在我面前,我也是不信的,可是如此一个美丽的姑娘,却为了取信与我,就这么横死在我面前,我有点信心动摇,但父神曾经嘱咐过——除非是见他本人,否则,别人说什么都不要相信。”

“这事情还真是诡异了,就为了骗你去北极宫,居然赔上一个五品修武者,值得吗?”杨慕羽摇头道。

“想来总有值得的理由,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杨铁道。

“你确定这令牌是他交给你的?”墨清再次惦着手中的令牌,问道。

这令牌…应该有一枚遗失在外,只是事隔多年,他猛然之间还真是想不起来了。

“当然!”杨铁肯定的点头道,“为了证实她说的话,我特意拿着令牌去了你们墨家的联络点,结果却得到证实,这令牌就是墨家的身份令牌,只有墨家的嫡系子嗣才有,我心中甚是狐疑,向墨家打听父神的下落,可是你们墨家却是对此守口如瓶,一个字也不肯说。我越想越是担忧,决定还是亲自来看看比较好。”

“父亲大人,你不会在外面有私生子吧?”杨慕羽突然很不正经的问道。

“闭嘴!”墨清呵斥道,“十五年前,有一块令牌失踪了,我以为那令牌是陪着你姐姐绯羽入了土,看样子是被有心人收起来了。”

“我姐姐?”杨慕羽顿时来了兴致,好奇的问道,“我还有姐姐?”

“对!你有个姐姐,但已经死了!”墨清提到这个早死的女儿,不禁又是叹气,孩子…终究是无辜的,虽然有些人是死有余辜,但是那个孩子却不该死。

杨铁皱眉道:“墨先生,您的家事我是不该管,也不该过问,但是——这事情涉及到父神的安全,所以,请恕我冒昧的问一句,您的那位公主真的死了?为什么死后身份令牌没有陪葬?”他曾经打听过晴瑶之城的某些特殊规定。

墨清手中托着那块令牌,来回的在书房内走着,半天才道:“当时——墨家死得人太多了,我自然也不会事事都细细的去查…但想来,这令牌应该是跟着绯羽入葬的,怎么会落在外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