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问仙途 > 第十章 毒和药

杨晨眼见杨慕羽已经接了过去,做到他身边看着。杨慕羽展开羊皮卷仔细的看了看,果然是乱七八糟的鬼画符,凌乱之极,啥也看不出来。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在第一次见到杨铁画出这东西得时候,就觉得眼熟,如今在此见到,那份熟识感更是强烈,一时之间不禁呆呆出神,细细的想着他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东西。

可是思来想去,他发现,他绝对不可能见过这东西,如果他见过,他一定会记得。自幼他几乎就有着过目不忘的天赋,如果是普通东西倒也罢了,可是这东西太过稀奇古怪,他要是见过,绝对不会忘了。

但为什么如此的熟识,难道说——这原本不是来自他的记忆?而是那个怪人?

杨慕羽知道,他的意识中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的记忆,还存在着那个怪人的记忆,甚至阅历等等,才可以让他在短短的时间内,几乎有着“质”的突破。

是的,自从他融合了那个怪人的记忆之后,他自己都有点惊讶,他如同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事实上,杨慕羽自己也知道,那怪人最后利用转魂挪移**将完全的意识有选择的送入他识海中的时候,他原本的记忆差点被打破,如果不是他自幼心智过人,能忍普通人不能忍,只怕当时成就会被那些意识冲击得活生生疯掉。

但就算如此,他还是有着一段时间的适应,直到如今,他已经安全能够把怪人的意识全部控制。

可是这个——怪人输入他识海中的意识都是明确的,如今他看不明白问仙图,那就正式了一点,怪人应该是见过问仙图。甚至还懂得一点,只不过…这段意识非常的隐晦,也许是怪人不想让他知道,准备带着一起进棺材的,但是,由于意识不同别地东西,他多少还是涉及了那么一点点。

当然也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怪人也不知道问仙图,但他和墨清一样。曾经对着问仙图苦苦的研究多年,最后留下了这么一段似曾相识的感觉给他。

“羽,你怎么了?”墨清见杨慕羽脸色有异,忍不住轻轻的推了他一下。

杨晨深深的皱了一下眉头,自从在穆鑫小镇和杨慕羽分别以来,他总是让他看透,总感觉他的身上似乎多了一点什么。让原本聪慧的孩子,变成有点诡异…

当然,杨晨也知道,杨慕羽从小就不是省事的主。他太过聪明,总能够小心的揣摩着他地心意。

如果怪人也曾经研究过问仙图,那么他到底是属于五大家族哪一家?杨慕羽没有理会墨清,继续探索着这个问题。

当初忘了问上一声,那个怪人到底是谁?是了,他和天涯海阁有恩怨,他对天涯海阁的一切都了如指掌。也许…天涯海阁有人知道他的身份来历。

“羽?”墨清再次叫道。

“啊…父亲大人,你在叫我?”杨慕羽陡然回过神来,忙着问道。

“你在想什么?”墨清皱眉问道,这么入神?将了他两次都没有听到。

“想问仙图啊?”杨慕羽笑笑,扬了扬手中的问仙图道。

杨晨看着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说谎,从他手中接过问仙图,笑道:“那么请问羽大公子,你参悟出来没有?我可是九品上的修武者,迫不及待的等着问仙图破解,好寻找出灵力与境界的融合。踏上修仙之途。”

“老爹,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好不好?”杨慕羽委靡不振的道,他要是能够悟出问仙图,除非他是神仙了,“这些鬼画符谁看得懂啊?”

“你不是自诩天下第一聪明人吗?”杨晨笑道。

“好了,晨,别净着欺负羽,你都欺负他十五年了!”墨清忙着护短,呵斥杨晨道。

杨晨只是笑笑,心中暗道:“墨清和他在一起。早晚被他卖了都不知道。”但转见一想,杨慕羽那小子就算是卖了他也不会卖墨清,人家才是亲父子。

杨晨只是扫了一眼,就把问仙图还给墨清,与其求助这个东西。他还不如相信自己。杨慕羽却从墨清地手中再次取过问仙图。然后从海星魂里面翻出笔墨纸砚,直接研磨。提笔就对着问仙图开始细心的抄录。

“羽,你要拿去就是,不用抄!”墨清摇头道,“一张破图,人家当它宝贝,我还不喜欢,与其求助这虚无缥缈的玩意,还不如自己想法子融合。”他的想法倒是和杨晨不谋而合,两人忍不住相视一笑。

“不!”杨慕羽摇头道,“我还是抄录下来好。”说着就趴在地上,细细的对着羊皮卷开始抄录,等到抄好了,他又对照了一遍,确保没有丝毫错误后,等着墨迹干透,一并收入海星魂里,然后谨慎的把羊皮卷还给墨清。

“父亲大人,不瞒你说,我总感觉…这玩意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不——不是见过这么简单,应该是我懂得一点。”杨慕羽并不想瞒墨清什么。

杨晨好奇的问道:“你自幼跟着我,你在什么地方见过?”

“我要是知道就好了!”杨慕羽翻了个白眼,然后才道,“父亲大人,你说,郝家除了占星术,还精通毒葯?”

“对,郝家还精通毒葯!”墨清肯定地点头。

郝家的毒,绣玉谷的葯,都是山海界一绝杨慕羽不由自主的开始想到那天东方问鼎和他引起纠纷的缘由,不就是一把鬼菇?这世上认识鬼菇的人绝对不多,若不是精通毒葯之人,绝对不会认识鬼菇。

鬼菇的作用,也是用来配置毒葯!

“那如今的东方家族,有人精通研究毒葯吗?”杨慕羽皱眉问道,该死的,为什么所有的事情,都和东方家族牵连上?隐隐之间,他突然感觉,似乎有个巨大地阴谋,正在围绕着五大世家开始展开。

墨清摇头道:“这倒是没有听说过,晨,你和东方家熟识,你听说他们家有人研究毒葯吗?”

杨晨摇头,自从郝家一灭,好像已经没有谁家在主张虚耗时间的去研究那些只能够害人的毒葯了。当然,像杨慕羽这样,能够把葯剂转变成毒葯的人,毕竟少见。

葯就是毒,毒就是葯。毒葯毒葯…根本不分彼此,绣玉谷一灭,天下精通毒葯的,只有墨家。

杨慕羽从海星魂里面取出那包鬼菇,放在两人面前,苦笑道:“我开始并不想要招惹东方家族,而这个东西,就是罪魁祸首。”

杨晨和墨清都知道他和东方家族结怨的缘由是一包草葯,但到底是什么草葯,杨慕羽没有说,他们也没有问,原本只当的年轻人气盛,言语不对引起纠纷。但当杨晨看到那包鬼菇的时候,不禁微微动容,皱眉道:“鬼菇?”

杨慕羽点头,苦笑道:“爹爹,你是知道的,鬼菇的作用是什么?不过是用来调制毒葯,让原本有色有味地毒葯,变成无色无味,而且,鬼菇本身并不含什么剧烈的毒性,就算是误食也无妨,最多腹泻几天罢了,绝对不会要人命,可是鬼菇一旦参合在某些毒葯中,却等同是催化剂,会让原本甚至不含毒性的东西,变成剧毒。”

“是!”杨晨点头,杨慕羽对于毒性的认识,连他都得佩服三分。

杨慕羽缓缓的捏着一枚鬼菇,对着光照冷笑道:“鬼菇可不是普通人能够认识地,除非是精通研究毒葯地人。可是,那个东方问鼎却只是在我手中看了一眼,就认出这东西是鬼菇…而且是势在必得。”

墨清脸色变了变,根据杨慕羽所说,东方家族绝对有着在研究毒或者是葯的人,否则,他们怎么会认识鬼菇,他们要鬼菇做什么?

天下懂毒、葯地,不止只有墨家一家,东方家也一样有着九品上的修武者,如此一来——联系上老爷子的死,墨清的心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东方家…就不是凶手,只怕也脱不了关系。

“父亲大人,以慕羽愚见,要查清楚杀害老爷子的凶手,我们得从两方面下手,不用说,晴瑶之城绝对有着内奸,所以,查出内奸是一个方面,而另一面——我们得查东流花城和天逸门。”杨慕羽沉声道。

“天逸门?”墨清皱眉反问。

“对!”杨慕羽冷笑道,“我隐约感觉,这事情——和天逸门有着很大的关系。”不知不觉间,他再次想到他和黄蓝宇、陆惊鸿的偶遇,胡徵铭好像对他也关心过头了一点,毕竟他那时候只不过是一个乡野小屁孩。

当然,如今看来,胡徵铭和陆惊鸿应该都是天逸门的内门成员,否则,他们不会出现在金沙湾。打探问仙图的任务不会交给一个外人来处置。

杨慕羽低头继续想着,当初陆惊鸿说,她的叔叔被龙雀所伤…龙雀可是神兽,这山海界几乎已经灭绝,但龙雀的热毒,也是天下一奇,当时他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只顾着讨美女高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