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问仙途 > 第六章 被杀而亡

灵堂之上自然是***通明,杨慕羽让所有负责守灵上夜的人,全部在灵台外面候着,灵堂内只留下他和墨清两人。

“爹,你也出来!”杨慕羽对着虚空叫道,他知道杨晨势必一直跟在他身后。

水光闪过,杨晨如同是鬼魅一般的出现在他身侧。杨慕羽心中一动,忍不住问道:“鬼仆的隐身术,是不是你教的?”

杨晨点头笑了笑,鬼仆和仙奴原本都是他的心腹,隐身术自然是他教的。各门各派的隐身秘技多得是,他的却是有些特别,甚至如果他刻意隐身,连着墨清都发现不了,但是上次去找杨慕羽的时候,却让杨铁一眼看穿,这事情过后他虽然没有追究,但心中终究不乐。

修炼到了他这等地步的修武者,独门秘技轻易让人破去,心中总有点疙瘩。

“听说,鬼仆的隐身术,曾经让你给破了?”杨晨笑问道。

同是九品修武者的杨铁倒也罢了,可鬼仆的修为虽然不是很高,隐身术更是高明,但杨慕羽那时候甚至还不懂得灵力修为,怎么就能够轻易的识破鬼仆的隐身秘技?

“他身上有股葯味,你知道,我对葯物敏感!”杨慕羽笑笑,事实上,当初识破鬼仆的不是他,而是那只圆耳朵兔子大爷葯儿,但是那只葯儿大爷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天天躲在他的口袋里面睡觉,不管他这么折腾。它就是不愿意动。

杨慕羽差点以为它病了,等到半夜人静,扯它出来问问。哪知道葯儿却幽怨的瞪了他一个大红眼,臭屁地道:“你家老爹太变态,我怕被烤了吃了。还是躲着点好。”

杨慕羽弄了半天才知道,那位兔子大爷非常的惧怕杨晨,缩着口袋里说什么也不肯出来。

“原来是这样!”杨晨点头道。

“嗯,老爹——三天后你就要走,你把那个叫什么仙奴的带去,鬼仆留给我吧!”杨慕羽突然笑道,“我叫了你这么多年地老爹。你也没给我什么东西,如今跟你要个人,你不会小气吧?”

“他没有权利说不的,慕羽!”墨清宠溺的笑道,“鬼仆和仙奴都是我地人。我不愿给他,他连仙奴都不能带走。”

杨晨无所谓的笑了笑道:“鬼仆和仙奴我一个都不要,明着是侍候,暗中是监视,还是罢了。去瑶池倒也没什么,带着仙奴无所谓,可是去北极那样的极寒之地,仙奴可撑不了,再说了。这些年,他身边除了杨慕羽,已经习惯了孤独,不想再带个人在身边累赘。

“随你!”墨清道,说话之间。三人同时绕着金丝楠木棺材转悠了一圈。锦帝虽然装裹了墨老爷子的遗体。但棺椁并没有封上,想来也是为了墨清回来。可以再次瞻仰一下墨老爷子的遗容。

杨晨冲着墨清点了点头,示意墨清动手,杨慕羽双手合十,在棺材前低声祷告道:“爷爷见谅,孙儿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您老人家,你老人家也真是的,居然不及疼孙儿一把就这么成仙去了。孙儿只不过是想看看您老人家,所以啊,您千万别恼。”

杨晨听得他说的一本正经地模样,气不过,对着他一腿踢了过去,骂道:“你个倒霉催的孩子…”

“不要混闹了!”墨清沉着脸道,“这里是老爷子的灵堂。”

杨晨和杨慕羽均屏息敛容,不敢再说笑,墨清缓缓的将棺盖推开,杨慕羽心中好奇无比,忙着凑了过去——

一个年约五十左右的老者,面含微笑,静静地躺在棺椁中,身上穿着金线九龙云纹帝服,头上带着束发金冠,容貌雍容华贵,正是墨老爷子。

他知道,修武者大都驻颜有术,向杨晨、墨清表面上看起来都是三十左右的模样,但实际年龄绝对不止,如今这个棺椁中的老者,应该至少百岁开外,可是看起来却年轻得很。墨清和杨晨乍见墨老爷子遗体,均是心中悲恸。

杨慕羽突然垫着脚,伸手向着棺椁中摸去。

墨清吃了一惊,他知道杨慕羽素来大胆妄为,唯恐他动墨老爷子的遗体,忙着一把拉住他道:“羽,不要胡闹,他是你爷爷。”

杨慕羽点头道:“父亲大人,正因为他是我爷爷,我才会摸一把,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伤害老爷子的遗体。”

杨晨心中起疑,皱眉问道:“羽,难道有什么不对劲?”

“不知道!”杨慕羽一边说着,一边再次垫着脚,伸手去摸墨老爷子的遗体。

“羽,不能伤害老爷子的遗体!”墨清再次警告道。本来再次开棺已经是大大的不敬,如今若是在让杨慕羽乱来,他就算在怎么宠溺,也容忍不下。

棺椁比较深,杨慕羽垫着脚也只是勉强够着,但行动却是大大的不便,当即转身就要去找板凳来垫脚,墨清看着无奈,当即将他抱住,再次嘱咐道:“不能动。”

“我知道!”杨慕羽再三保证,他几乎是从墨老爷子地脸面开始,一点点的摸了下去,直到脚踝,摸了一遍足足耽搁了一炷香的时间。

“好了吗?”墨清皱眉问道。

“没——”杨慕羽摇头道,“你从小都没有抱过我,难得抱一次,别这么没耐心!”

墨清苦笑,这是什么废话,他就会净拿着往事伤他的心,然后要挟他为所欲为。这次,杨慕羽并没有向刚才一样从头摸起,只是摸着胸口腹部腰脉一带,足足又摸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连杨晨都看不过,皱眉道:“你不会有特殊爱好吧?”

“闭嘴!”杨慕羽没好气地怒道,他忍着恶心摸个死人,他居然还说风凉话?

“放我下来!”杨慕羽冲着墨清道。

“好了?”墨清一边说话,一边松开手,杨慕羽贴着棺椁“扑通”一声,如同是虚脱一样,跌坐在地上,杨晨和墨清这才发现,他居然满头汗水,手指不断地颤抖着,脸色苍白如纸…

“羽,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墨清顿时大急,伸手就扣向杨慕羽的脉搏。

“我没事…”杨慕羽低声喘息道,“老爷子不是渡劫而亡…他…他是被杀地。”

“羽,你说什么?”杨晨大惊问道。

“隔阻音波,不要让人听到我们谈话。”杨慕羽低声道。

事实上不用他说,杨晨早就隔阻了音波外传,毕竟他不想有人知道他的存在,更不想有人知道他们这三个墨家嫡系子孙,如今在做什么。

“羽,这话可不能乱说!”墨清脸色铁青,警告道。他倒不是恼怒杨慕羽,只是——这消息也太震惊了。

杨慕羽深深的吸了口气,低声道:“我也不想这样,只是感觉——老爷子死得有点蹊跷,不…应该说是死得不是时候,所以,刚才我有了星医术透体之术,查了老爷子的遗体。”

墨清一而再,再而三的警告他不能动老爷子的遗体,让他原本扣在手中的银针愣是没敢动,只能使用星医术透体之术勘查,但这玩意实在是累人得很,而且老爷子已经过世半个月,筋脉早就凝固,如果是普通的法子,自然是没法子透体勘查,星医术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研究发明,实在是旷世奇学。

杨慕羽绝顶聪明,从小又迫不得已的修习,进展远远的比墨清和杨晨都要高得多。饶是如此,他还是累得差点虚脱。

如果是别人,他早就几根银针下去,犯不着用这个。

“老爷子是先中了毒,后被人用重手法近距离的震碎了所有筋脉而亡。”杨慕羽低声道。

“中毒…这不可能。”墨清断然否认道,墨老爷子可是九品修武者,这世上能够对他起效的毒葯还真不好找,而且,他本身也是星医术的高手,怎么会轻易中毒?

而且,墨老爷子过世后,容颜维妙维肖,根本不像中毒的样子。

杨慕羽知道他不信,取出一枚银针,递给他道:“你把银针刺入老爷子的胸口或者是腰脉一带,如果银针不变色,我给你磕头!”

“你是我儿,给我磕头也是理所当然的。”墨清摇头,不去接他手中的银针,心中犹自不信,怎么可能,谁能够无声无息的杀了一个九品上的修武者?他宁愿相信老爷子是凡人渡不成而死,也绝对不相信老爷子是被人杀死。

如果有人能够在晴瑶之城杀了墨老爷子,那岂不是代表着,他可以在晴瑶之城杀任何人?这也太恐怖了。

“清——清…你看!”一直没有说话的杨晨突然惊呼道,连语音都微微颤抖。

墨清刚才一直的注意力都在杨慕羽的身上,倒是忽略了杨晨,陡然回头,却见着杨晨如同是见着鬼一样,满脸的不可思议盯着棺椁内。

墨清忙不迭的看过去,一根银针刺入墨老爷子遗体的胸口,如今,原本银白色的银针上,居然闪现出诡异之极的绿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