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问仙途 > 第二十一章 高处不胜寒

)墨清又和东方无痕客套了几句,便登上船去,杨铁扶着杨慕羽登上船,去看到杨晨一袭青衣,飘飘然的立在船头,临风出神中。

“晨爷好!”杨铁淡淡的开口道。

“我不好,我一点都不好…”杨晨摇头道。

“爹,你怎么了?”杨慕羽不解的问道。

“我能够好吗,人家收个义子,走路都有人扶着,我一个孩子养了十五年,就知道怎么算计老子…我能够好吗?”杨晨转过身来,看着他道。

杨慕羽沉默不语,转过身去,算计他?真是冤枉,他什么时候算计过他?他不否认他确实是工于心计,可那也是被他逼得如此。

“晨爷若是要人扶也成!”杨铁嘴角勾起一丝讽刺的笑意,“您不是说,按辈分的话,我得给你磕头叫爷爷?要不,您自己走下船去,我在勉为其难的扶你上来?”

“你?”杨晨挑眉,摇头道,“我还得为自己的小命考虑考虑,你扶我,保不准就背后捅的一刀,不是一家人,也不进一家门,墨家可都是背后偷袭出了命的厉害。”想到这里,他就怒,他被墨清偷袭过两次,而且两次都得逞。

而且,要命的是,他堂堂九品上高手,居然被杨慕羽一根银针放倒,这事情要是传扬出去,真是天大的笑话。“既然如此,你摆那副臭脸做什么?”杨铁问道。

杨慕羽装着不听见,转身找墨清去说闲话。东方无痕送上船来,和墨清客套了两句,自行告辞离去。让他奇怪的是——天逸门的人居然没有一个人出来充个场面,按理说,都是五大家族,既然素来都有联盟,就算有矛盾。场面上的礼仪应该还是不会废弃的。

但是没有,胡徵铭和陆惊鸿都没有再见。

“父神!”杨铁眼见时间不早,墨清已经下令开船,当即走到杨慕羽的身边,跪下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这才转身离开。

抛锚启航。看着水月坡在视线中一点点的变小,杨慕羽叹了口气,离开穆鑫小镇不过短短数月,可一切都如同是在梦中一样,素来严厉的父亲在一瞬间换了别人。落魄地葯剂师成了山海界的顶尖九品修武者,他从一个乡野孩子,一跃成为晴瑶之城的少主子。

有时候,他真怀疑是在做梦,某天梦醒了,他还在穆鑫小镇的草棚内。父亲懒懒的靠在椅子上看着书,不苟言笑,他依然对他敬畏有加,依然扮着乖孩子的角色,不聪明亦不笨。

“羽,在想什么?”墨清从背后拍着他地肩膀,轻轻的问道。

“没什么!”杨慕羽抬头看着天际。苦笑道:“人生如梦,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有朝一日,我会和晴瑶之城扯上什么关系,更从来没有想过,我会远离穆鑫小镇,来到这千和岛国的附近,飘荡在这浩洋海上。”

“人生的机遇有时候是很奇妙的!但是,慕羽,你的出生就注定了你是晴瑶之城的少城主。将来晴瑶之城的帝君阁下。如果当年不是晨把你抱走,你将会一直在晴瑶之城长大。”墨清笑了笑,远出,海天一色,蓝得纯净无比。

这次他选择了从千和岛国走,一路之上自然都有着大大小小的岛屿驿站,自然不用担忧再次发生上次那样的事情,而且,这次墨清地船上除了仆役水手,更多的是晴瑶之城的黑卫。这些黑卫大部分都是晴宇帝国皇族负责培训。然后送入晴瑶之城服役,修为虽然不高,但胜在训练有素,惟命是从。

“***,别酸腐了。进来陪老子下棋。”杨晨听不过。骂道。

杨慕羽看了看墨清,下棋…陪杨晨下棋实在是一桩苦差事。

“走吧!”墨清笑笑。两人联袂走入船舱内,杜云在见到杨晨的瞬间,早就变了脸色,忙着战战兢兢的铺下棋盘,送上茶来,躬身侍立在一边。

杨慕羽在他的对面坐下,执白子依然是下落了子,杨晨看了他一眼,执黑子两人开始布局厮杀起来。

正如墨清所料,一炷香地时间过后,杨晨已经呈现败局,握着棋子迟疑不觉,墨清不禁开始偷笑,杨慕羽冲着他使了个眼色,扮了个鬼脸,墨清被他逗得不禁笑出声来。

“笑什么笑?”杨晨道,“你在旁边,严重影响我的思路,你要知道,看着一张和自己一样的脸,那是会倒胃口的。”

“我看着你那张脸,我还倒胃口呢!”墨清冷笑道,“我劝你还是早早认输的好,明明就是一介庸俗之辈,偏偏还要附庸风雅。”

这句话是他当初见着杨慕羽的时候,杨慕羽故意气他来着的,如今他却原封不动的还给了杨晨。

“这小子最近棋艺大有进步,谁教你的?”杨晨放下棋子,问道。

“不是谁教他的,而是你——和是一样,都是蠢蛋,下得一手超级臭地棋,还自以为是。”墨清冷笑道,自从被杨慕羽讽刺一通过后,他在回去后,由于找不到杨慕羽的下落,实在伤心无奈,于是乔装成普通的落魄书生,去晴瑶之城的棋馆下棋解闷,结果让人家棋馆给赶了出来。

说——就这德行,还敢来下棋,简直是丢死人了。

可是墨清回去后,招来晴宇帝国的弈道国手,却从来没有输过,于是他得出一个结论,就是这些大国手都碍于他的身份,故意让着他不说,还乱说奉承话。由此他想到了杨晨,顿时就明白过来,杨晨的棋艺是和他一样臭,但这些年慕羽一直让着他,而他却不知道。

因此他又想到了别的,难道说,他的修为等等,也是虚的,不过是站在终极顶峰地虚幻,奉承话听得多了?于是,墨清再次乔装打扮,跑去晴宇帝国的皇城闹事,结果,出来阻拦他的宫廷修武者全部被他打得落花流水,终于让他找回了一点点的自信。

当然,这样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告诉杨晨地。

“我可是当初晴宇帝国大国师地正宗传人。”杨晨摇头道。

“那个大国师…哼!”墨清冷冷的笑道,“他什么都没有教我们,就教了我们基本地布局下子,然后说一堆的奉承话,我每次招他来陪我下棋,妈的,他都一副哭丧着脸的样子,明着是说——帝君棋艺精湛,老朽不是对手!实际上,是故意的输给我们,还得说一堆言不由衷的废话,难怪苦成那样。”

“有这事?”杨晨皱眉道,他素来自诩聪明之人,一时之间还真是难以接受。

“这不是现摆着吗?”墨清冷笑道,“我当初让慕羽陪我下棋,也一样的大败亏输。你若是不信,等着船靠了岸,可以改了装扮,找个棋馆去试试,保准你连内裤都得输了。”

杨晨揉揉了脑袋,摇头苦笑道:“难道这就是出身世家的悲哀,连句真话都听不到?”

“不是听不到真话,而是有些人不想对我们说真话,尤其是我们掌握着他人的生杀予夺大权的时候,这真话就更加不易听到了。”墨清叹息,他从十九岁上就执掌晴瑶之城,尊荣备至,但同样的,他的生活也继续是活在虚幻中,耳边所听到的,都是言不由衷的奉承话。

杨晨反叛,墨家惊变,他就剩下一个人,关在孤零零、华丽丽的晴瑶宫中,触目所及,皆是人间繁华,可他却孤独得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找不到,他除了修炼、研究机关术,也找不到别的消遣。

问仙途?他和杨晨不同,求那长生不老之途,实在是无聊得紧。

若不是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杨晨的存在,他还有那么一个孩子,这些年他非得疯掉不可。

“果然是高处不胜寒!”杨晨也不禁叹息。

“所以,我倒是很羡慕你!”墨清淡淡的道,“这些年可以去过普通的平民生活,虽然是苦了慕羽,但却多了一点人生历练,也是不错的。”

“你也可以去尝试尝试的。”杨慕羽实在听不过去,皱眉道,“你可以去尝试着讨饭,尝试着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尝试着住草棚、吃糙米——不,有些人甚至连糙米都吃不上,有个野菜充饥就不错了,甚至碰上大荒之年,饿死者众。”

“羽的意见很大啊!”墨清笑笑,“为父也只是说说,真让我去过那样的日子,我只怕是一天都受不了,你爹说的对,我素来大手大脚的花费惯了的,不过,你以后不用担忧钱的问题,我晴瑶之城的钱财,够你败个几百年了。”

“清——事实上,你很快恐怕就不会无聊了。”杨晨低声道。

“哦?”墨清玩着手中的棋子,笑道,“你是说天逸门?”

“嗯,天逸门想要找当年的问仙图,狼子野心那是昭然若是,这山海界内只怕是难以平静了。”杨晨苦笑道,他一直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当初天逸门的那个长老要找他支付巨额黄金,给那批孩子改脉,现在想来,他们应该是在策划着什么。

培养一批灵力修为极高的修武者,然后问鼎整个山海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