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问仙途 > 第十九章 他还能够活多久?

五大家族为此执掌山海界,虽然那仙途难证,但五大家族却是享尽这山海界人间富贵繁华,尊荣无比。

“除了星医术,我没有教过他别的!”杨晨低着头,有个东西也是他教的,但那个邪门之术,若是让墨清知道,只怕当场就会翻脸,所以,他还是推到干净比较好。

墨清气不打一处,冷笑道:“你的星医术倒也教得好,该教的济世救人之术,一点也无,全部都是偏门,他一个孩子…你居然让他修炼这些?”

“该教的我都教了,他要对这些偏门感兴趣,那也是他的事情,我们的赌约上可没有规定,我还得帮你好好的管教好孩子。”杨晨冷冷的还了过去。

“你——”墨清气得差点没有当场翻脸。

“两位不要吵!”杨铁深深的吸了口气,才算平息心中的怒气,“我现在想要知道的——父神到底还能够活多久?”

这是一个被墨清和杨晨都可以忽略的问题,杨慕羽身重剧毒,就算他精通星医术,暂时可以克制剧毒发作,但也不能克制一世,总得防备着。

他还修炼了不完整的灭世绝,身怀灭魔剑,灭世绝秘笈在修炼到了一定的程度,经脉就容纳不下灵力,绝对会暴体而亡。如今的情况,导致了杨铁都不知道,他那一天就可能就会…“应该不会这么糟糕吧?”杨晨只有苦笑的份。

提到这事,杨铁就难掩心中的怒气,冷冷的看了看他道:“若不是你,父神也不会弄成这样。”

杨晨低头不语,他欠杨慕羽太多…

“我看过他——”墨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掩饰住心中的伤感,低声道。“如果找不出解决之法,最多拖个三五年,现在的问题是,他自己把灵力和血液混合在一起,根本就没法子祛除毒素。”

“如果废了他地灵力。那会如何?”杨铁不懂医术,皱眉问道,这个问题他考虑了很久,在知道杨慕羽修炼灭世绝的时候,他就曾经想过。

杨晨愣了半晌,想了想道:“废除他的灵力,他马上就会毒发身亡。”

“现在想要救父神,只有一个法子。”杨铁斩钉截铁的道,“第一,找到当年魔族之人。找出完整的灭世绝口诀;第二,去北极宫寻找佛树,找婆娑果解毒。父神没有时间等待,这两样必须同时进行。”

墨清点头,确实,这是没有法子地法子,只是那佛树乃是传说中虚无缥缈之物。上什么地方去找?

至于灭世绝的完整口诀,更是荒唐,魔族早就灭亡数千年,就算现在山海界内还有魔族传人,但魔族也不是是人是鬼都懂得灭世绝口诀的,必须的魔族的至高统帅甚至是族中资深长老。

“我去一趟北极!”杨晨缓缓的道,“那地方不是普通人能够去得了的。”

墨清点头,确实,那北极听说是比上古众仙诅咒之地,终年积雪不化。寒冷异常,普通人到了哪里,只有冻死的份。而且,北极宫虽然是五大家族之一,可是素来神秘莫测,只有三十年一度的聚会才偶然派个人出来。

说到佛树,所有人本能的把佛树和北极宫联系在一起。作为晴瑶之城地主人墨清却知道,北极宫中根本就没有什么佛树,因为传说中,佛树还在极端寒冷的北面。就算是北极宫中修炼极寒灵力着,也不敢轻易进入。

“你得小心!”墨清嘱咐道,“三年为限,不管找到找不到,你都给给我回来。你可别忘了。赌约可是你输了。你这条命就是我的,我不准你死。你就不能死。”

“我可不想死!”杨晨摇头道,“你知道我是这世上最自私、最无耻的人——我还想证得仙道,问那长生不老之途,哪里想就这么死了?如今修为到了九品上,灵力和境界也快要融合了,但却难以再次突破,若是没有外界环境的刺激,只怕是终老也难以再进一层,所以,我去北极宫,一来找佛树,二来探探北极宫的虚实,找找他们麻烦;三来借那苦寒之地,看看能不能突破九品,度的了凡人度——问仙途!”

杨铁再也忍不住,讽刺道:“你还真是这世上最无耻、最自私地人。问仙途?你要是问得仙途,那神仙都瞎了眼了。”

“你这话要是让你父神听见了,非得老大的耳刮子赏你!”杨晨也不在意,反而哈哈一笑。

“三年你要是拿不回婆娑果,你就算问得仙途,我也杀了你!”杨铁冷冷的道。

“就算找到婆娑果,却上什么地方去找灭世绝的完整口诀?”墨清苦笑道。

“墨先生是聪明人,难道就没有想过郝家?”杨铁突然笑问道。

“郝家?东流花城!”杨晨陡然一惊,随即问道,“你带着慕羽来抢金沙湾,就是为了东流花城?”

“对,就算不灭了东流花城,我也得掌控东方一家,只有如此,才有可能找到那传说中的魔族,寻找灭世绝的完整口诀。”杨铁道。

墨清干咳了两声,问道:“杨铁先生,请恕墨清冒昧的问上一句,你为了小儿如此殚精竭虑,却是为何?”

“这样的问题,你已经问过了。”杨铁不准备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下去。

“我就是弄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认他做义父,或者说——他是怎么忽悠你的?”杨晨不解的问道。

“我逼他地,不是他忽悠我的!”杨铁白了他一眼,懒得再说什么,面无表情的开口道,“既然如此,这事情就这么说定了,父神就暂时跟着墨先生,晨爷去北极宫,我继续留在这里找东方家的麻烦,三年为限。”

“嗯!”墨清点头答应。

杨铁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墨清看着好奇,问道:“杨先生有话只管说就是。”

“父神太过聪明,所以,我不想看着他太早的插手晴瑶之城的内府,你也知道,人一旦登上权利的巅峰,就免不了在其位、谋其职,免不了劳心伤神的算计东西,所以,如果墨先生不介意的话,不妨送父神去天逸门读书,天逸学院都是和他差不多的孩子,现对来说反而单纯很多。”杨铁道。

墨清点头道:“你倒是和我想地一样,如果我没有来接他,你是不是也准备送他去天逸学院?”

“儿子送老子去读书?天大的笑话!”杨晨嘟囔了一句。

换来的自然是杨铁的白眼和凛然杀气,墨清忙着打圆场道:“杨铁先生考虑极是,我也是这么想的,虽然晴瑶之城和天逸门不对劲,但天逸学院却是另外一回事,我回去后就安排一下,也不求他学什么…嗯,以他地聪慧,学什么都成了。倒是不用**心,只是希望他去好好玩玩,放松放松…这孩子跟着晨这些年,只怕吃了不少苦。”

“这孩子要是跟着你,只怕早就被你宠坏了。”杨晨冷笑道,“没见过你那么宠孩子地。”

“我就这么一个孩子,我能够不宠吗?”墨清低低的苦笑道,他就是这么个人,当年杨晨在晴瑶之城地时候,不过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他还不是一样宠着,要什么给什么,而最后——杨晨却在背后给了他一剑,差点要了他的命,他杀了晴瑶之城那么多的人,仆役,护卫、女婢、他的妃子,堂兄弟…

十五年过去,他们之间交战无数次,打来打去,他总是占了上风,他总是奈何不得他,可是——最后他抓了他,也没有把他怎么了。

恨,似乎随着时间冲淡,抹不去的,却是那份血脉相连的感觉…

如果时间可以倒转,他不会年轻气盛之下,一把火烧了绣玉谷,一切都是孽!墨清在心中轻轻的叹气,绣玉谷三百多条人命,杨晨是不会轻易放弃那份刻骨铭心的仇恨。一切都是表象…

“两位稍作,我出去走走!”杨铁不想再说什么,站起来冲着两人点了点头,大步流星的向外走去。

“我也出去走走!”杨晨轻轻的笑。“晨,你不和慕羽告别?”墨清以为他要走,急问道。

“什么?”杨晨一呆,随即就明白过来,笑道,“我被东方家的人摆了一道,这会子自然是去找他们的麻烦,我又不这么就走了。我送你们回晴瑶之城后在去北极宫,免得这一路上有人欺负老实人。而且我…我有点想回晴瑶之城看看,顺便给老爷子磕个头去。”

“这次不要把我关进地牢就好。”说话之间,杨晨的影子已经在房中淡去,瞬间消失。

墨清只是笑笑,杨晨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站起身来,推开里面杨慕羽卧房的门,缓步走了进去。

一宿无话,第二天一早,鬼仆就过来禀告,墨先生的船到了金沙湾港口。

杨铁忙活了一个晚上,风风火火的赶了回来,亲自侍候杨慕羽吃了早饭,不顾墨清在场,拉他到里屋说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