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问仙途 > 第十八章 活生生的报应

杨晨闻言冷笑道:“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实在闲着无聊,给你正经老爹找个女人,别替**这份闲心,妈的,倒霉孩子。”他是越想越生气,谁养了这么不省心的孩子,谁倒霉。

杨慕羽从小就没有让他省心过,虽然这些年他是被他打怕了,在他面前循规蹈矩,没有整出大的幺蛾子来,但就离开这么几天,他本性里面的叛逆却是已经表现无疑,“你想要留着她研究改脉之法就直接说,不用找这么多的借口。”

杨铁忙着打圆场笑道:“夜深了,父神也该休息了,墨先生的船明天一早就到,您明天还得赶路,不如早些睡下吧,就不要为这等事情操心了。”

杨慕羽看着墨清和杨晨,有心先安排他们住下再做打算,不料墨清却摇头道:“你去睡吧,我素来有择席的毛病,晚上不睡。”

“我也不睡,等下我还得出去看看星星。”杨晨打了个哈欠,懒懒的道,“顺便去看看那个陆惊鸿,啧啧,这姑娘长得不错,难怪把某人的魂都要勾掉了。”鬼仆曾经把杨慕羽在重云城的事情偷偷告诉他,杨晨一猜之下,就明白杨慕羽的心思,这时候忍不住就出言调侃。

杨慕羽不敢搭言,站起身来向着里面卧房走去,杨铁忙着跟了过去。

杨晨盯着两人的背影,半天才道:“你就不好奇?”

“羽儿不说,我好奇也没用。”墨清摇头道。

杨晨已经站了起来。墨清不禁警告道:“那人的修为虽然不如你,但只要你用神念刺探。他一样可以知道。”

“如果他隔阻音波,我就不偷听。”杨晨笑笑,身子一晃,人已经消失在房间内,墨清无奈地摇头,闭目养神。

杨铁看着杨慕羽半靠在床榻上,忙着将刚刚温好的金色燕窝端了过来,送到他面前,笑道:“父神,别空着肚子睡觉。吃一点。”

杨慕羽就在他手中用纯银地汤匙吃了一口,皱眉道:“太甜了。”说到甜,他不禁想要葯儿,今天忙了一天,却把它忘了,它最是喜欢甜点。

忙着翻开口袋看了看,却见葯儿缩成一团睡觉。不愿拂了杨铁的一翻好意,又再他手中吃了几口,笑道:“你叫我公子,我比较听着顺耳。s”

杨铁笑笑,扶着他躺下道:“父神明天就要走了,又提这个做什么?”一边说着,一边捏着他的脚底,杨慕羽感觉他手上一股暖暖的灵力灌入体内,皱眉道:“你不用再为我费心什么,你倒是好意。只是我自己糊涂…”

却说杨晨悄无声息的躲在窗口,由于杨铁也是九品修武者,他在怎么托大,也不敢进入房中去偷窥,只能藏身窗外,却把杨铁和杨慕羽的谈话听得轻轻清楚,心中纳闷之极,这人当真如同是孝敬儿子侍候父亲一样的对待杨慕羽,竟然不惜消耗本身的灵力,给他缓和经脉。延迟灭世绝的修炼?

“父神,有句话说了您可别不中听。”杨铁跪在床榻之前,手指按在杨慕羽的脚底,低声说道。

“哦?”虽然杨铁只是给他舒缓经脉,但这按摩地手法却特殊的很。他已经昏昏欲睡。闻言模糊的答应了一声道,“什么啊?”

“父神还小。实在没有必要为了这些琐事操心,比如今日之事,本来父神只是来水月坡散散心,倒也没什么,可是——我看着父神却是太过劳心,我可不想父神将来变成像东方州鼎那样工于算计之人。”杨铁低声道。

“哦?”杨慕羽苦笑道,“那你希望我变成什么样的人?”

“父神只要知道用人之道就成!”杨铁笑道,“这些烦心劳力的事情,就交给下人人去办,父神如此操心,实在是没有必要,父神要是事事都算无遗策,要我们这等人做什么,要晴瑶之城那些谋士奴役做什么?”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眼见杨慕羽没有不愈之色,这才又道,“而且,父神今年才十五六岁,实在是有点…”想想,下面的话说的有点过分,忙着住口不语。

“有点太过?”杨慕羽淡淡地笑问道,当他眼睁睁的看着花嬷嬷死在天逸门的剑气之下的时候,杨铁曾经看了他一眼,他知道他心中有想法,但杨铁本人也是杀人不眨眼的角色,难道他会指望着他做个慈悲之人?

“我只希望父神开心。”杨铁叹气,“本来带父神来新月湾,只是想要让父神过几天富贵闲人的好日子,可是没想到却让父神操心劳累,这也是杨铁之过。”

“是我惹的事!”杨慕羽笑笑,要不是他跑来水月坡,得罪了东方家三公子,事情也许并不会向现在这样发展。

“晴瑶之城虽然富裕,墨先生也不会扣克您的零花钱,不过,凡是都要伸手跟他要钱,总不如自己手里有方便,等下我去弄点黄金,给父神带走,幸好您身上也有储物机关,到是方便之极。”杨铁轻轻的笑道,杀了金沙湾附近东方家的势力,自然也弄了不少金子,花费自然不愁。

“嗯…”杨慕羽已经沉沉睡去,只是模糊地答应了一声。

直到看着他睡熟,杨铁站起身来,拉过旁边的毯子盖在他身上,低低的叹了口气,对着窗口诡异的笑了笑,转身出去。

“墨先生!”杨铁从杨慕羽的卧房出来,看着闭目假寐的墨清,低声叫道。

“哦?”墨清睁开眼睛,“羽儿睡下了?”

“嗯,是的!”杨铁在他对面坐了下来,点头道,“有些事想要找墨先生谈谈。”

“先生只管说就是——羽儿这些日子烦劳先生照顾,墨清感激不尽。”墨清笑道。

杨晨靠在椅子上,他比杨铁早一步出来,心中却是感觉荒诞无比,杨铁为什么会成为杨慕羽的义子,这实在有点匪夷所思。

“墨先生说笑了,照顾父神是我的责任。”杨铁淡淡的道,“只是我最近很是忧

“你担心什么?”杨晨好奇问道。

“父神太过聪明,但他毕竟年幼,我不想让他过早地接触你们五大家族的那些破事。”杨铁冷冷的道,五大家族之间,历来纷争不断,相互想要倾轧吞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杨慕羽一旦插手,免不了劳心劳力。

“你对我们五大家族倒是了解得很!”墨清冷冷的道。

“实话说,我还没有到吃饱了撑着难受地地步,巴巴地跑来招惹东方家。”杨铁深深的吸了口气,冷然道,“东方家虽然当年灭了郝家,但魔族地那份灭世绝应该还在,我的目的是完整的灭世绝秘笈,否则——父神的性命堪忧。”

墨清叹气,郝家和魔族的事情他也知道一点,灭世绝是速成秘笈,而且修炼者在修炼到一定地步的时候,势必筋脉容纳不下体内澎湃的灵力暴体而亡,这和杨晨给天逸门的弟子改脉的形式差不多——真是天作孽,尤可恕,自做孽,不可活!

活生生的报应!

“我很想知道,他为什么修炼灭世绝?”墨清问道,他一直等着杨铁就是想要问在个问题。

“同样的问题,我也想要知道。”杨铁道,说话的同时,他已经看向了杨晨。

墨清的目光也投向杨晨,灭世绝对于普通人来说,可也是顶尖修炼秘笈,不是那么容易能够得到的。

杨晨自然明白他们两人的意思,冷笑道:“我可以拿我绣玉谷发誓,我没有教导过他任何灵力的修炼秘笈。”

墨清没有再说话,在杨晨的心中,绣玉谷等于是他的命,他既然用绣玉谷发誓,那就绝对不会假,可是,谁教了杨慕羽灭世绝修炼秘笈啊?

还有,杨慕羽身上的海星魂到底是哪里来的?

“今天我见慕羽动手,他使用的身法也很奇怪。”杨晨突然说道,“那不同于我们五大家族的任何一家,非常的诡异。”

“你是说,柔光之舞?”杨铁皱眉问道,杨慕羽联系柔光之舞的时候,他曾多有指点,自然知道,只是——同样的疑问,柔光之舞失传多年,他怎么会?

“你是说…慕羽使用的是柔光之舞?”墨清差点没有跳起来,杨晨不知道柔光之舞,也许——杨铁也不知道柔光之舞的来历,但是他知道,那如同是鬼魅的身法,偏偏又妙曼无方,正是当初魔族某个大长老的压箱底绝学。

杨铁一呆,不明白墨清为什么有如此的反应,点头道:“父神对我说过,那御风术应该就是柔光之舞,只是如今他灵力不够,很多玄机妙曼身法都用不上,只能使用一点粗浅秘技。”

墨清叹气,有一点几乎已经可以正式,杨慕羽在没有见到他之前,必定和某个魔族接触过,才会获得魔族的秘技。只是当年一战,魔族应该全部灭亡,怎么会还有人存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