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问仙途 > 第十三章 配什么药?

杨晨一直在注意着银质面具的动静,却突然感觉手上一紧,随即手掌一痛,低头看去,却见杨慕羽的手中捏着四根银针。

一呆之间,杨晨已经知道他的意思,但还是放心不下,只是杨慕羽也没有给他考虑的机会,已经笑着向银质面具道:“我说十一娘,要不,我们做一宗交易?你嫁给我老爹,如此一来,你就是我小妈了,你的事我自然得操心,你要什么葯方子都可以商议…”

“找死!”银质面具气得差点没有吐血,这小子说来说去,居然让她嫁给杨晨做小?真是岂有此理。

口中说着话,手中长剑一抖,一道淡淡的红色剑气对着杨慕羽横扫过来——

“哎,你要是不喜欢我老爹,也用不着这么快就翻脸啊,别生气哦,女人生气很容易老的,你老了,变丑了,想要做我小妈我老爹都不会要的。”杨慕羽口中刻薄的说着,手中几枚银针已经无声无息的射了出去,同时人化成一道淡淡的青烟,诡异之极的穿过她的剑气,对着她掠了过去。

出乎银质面具的意料,杨晨居然没有出手阻拦,所以,她长剑一抖,剑气如虹,对着杨慕羽当胸斩了过去,眼看着就要将杨慕羽生生斩成两段。

但就在这个时候,原本那几枚她还没有看在眼中的银针,居然如同是漫天花雨一样,全部暴了开来,所有的银针速度都不一样,一瞬间她的上下左右,全部被银针笼罩在内。

也不知道杨慕羽是使用的什么法子,居然把原本的银针凝固在一起射出,而在半途才爆开,每一根银针都刺向她的一处重穴。

只要有一根银针刺中,她都得完蛋——但是,十一娘也不是省油的灯。

“雕虫小技!”银质面具冷笑道。她确实不把这样的银针放在眼中,毕竟。虽然她不是靠着正途修炼到九品的,但怎么说也已经踏入九品,这些根本就没有灌注灵力的银针,自然是伤她不得,连她地护体灵气都穿透不了,如何伤人?

长剑一抖,剑气回旋,无数的银针在剑气中,纷纷化成齑粉。

但就在这个时候。杨晨出手了,艳丽地红光闪现,如同是雨后的虹,绚丽夺目,美艳无比——几乎整个水月坡所有人都感觉到有一道虹光闪过,没有丝毫的悬念,红光一闪而没。s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甚至让人感觉,那不过是眼花的瞬间。

眼花的代价当然是相当巨大的,四个带着青铜面具的黑衣人,已经全部倒在了地上,脸上的青铜面具齐整整地从中间裂开,每个人的眉心,都有着一点嫣红——夺目之极。他们手中都握着剑,但是剑还没有抬起,人已经倒下。

快!太快了!几乎如同是浮光掠影。给人一丝遐想偏偏又陡然消失。

“你…你…”十一娘震惊的几乎说不出话来,这怎么可能?

一式之下,他竟然杀了四个八品上的高手?不…不,这一定是幻觉。

杨慕羽等待的就是她这么一愣神的功夫,柔光之舞无声无息的潜了过去,手中暗扣着地三枚银针诡异的闪过一抹银光,带着乳白色的光环,全部射入她的体内,十一娘九品修武者的护体灵气,居然丝毫作用都没有。

“你…这怎么可能?”十一年陡然回过神来。声嘶力竭的叫了出来。

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她居然被一个灵力仅仅三品的孩子制住?四个八品上的修武者,一式都没有接下杨晨的,就这么躺在地上。变成了四具冷冰冰的尸体?

“这确实不可能。可惜——你不了解慕羽。”杨晨叹气,星医术九层以上。杨慕羽自然有着和九品高手对抗地实力,只要给他一点点的时间准备就成,而十一娘和他闲扯了这么多废话,自然是在劫难逃。

杨晨没有教过他使用星医术,原本以为他不懂得使用之法,可是现在看来,他应该是掌握了星医术的精气使用之道。也对,杨慕羽的身边有个杨铁在,这人可是不是奇才,自然可以琢磨出星医术的精气使用之道。

“慕羽的九九八十一根银针,你只挡住了八十根,最后一根,射入了你的玉枕穴中,那应该不是银针,而是——”杨晨说到这里,淡然一笑,那只怕是普通的头发而已,人体对金银之器自然是排斥,别说有着护体灵气,就算没有,也会本能的抵御。可是同根本源的头发,自然不会排斥,而那一根应该是唯一加持了精气地,很自然的刺破十一娘的玉枕穴,刺入了她的体内。

只要有这么一根,也就够了,而杨慕羽随后又趁着她分神,不及提灵力的瞬间,银针刺穴,九品修武者就这么被制住,实在是有点戏剧化。

“老爹,你跟她说这么多做什么,不会真地要娶她做小妈吧?”杨慕羽戏谑地问道。

“倒霉孩子!”杨晨低声骂了一句,杨慕羽笑笑,走到十一娘面前,揭开她脸上的银质面具,放在手中掂了掂,笑道:“纯银打造地,我可不客气的收了,将来没钱的时候,还可以当几两银子使使。”一边说着,一边就毫不客气的把面具收在海星魂里面。

十一娘的眸子里几乎要冒出火来,她刚刚晋级九品,原本正是信心暴涨的时候,准备着在这山海界内做出一翻事业,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第一次出手,居然就被一个灵力勉强才三品的少年制住,这事情要是传回门内,她只怕是难逃一死。

“慕羽,问问他们的来历。”杨晨一边说着,一边对着地上的尸体踢了一脚,拉了把椅子坐下。

杨慕羽点头,在十一娘的身上做捏捏,又捏捏,甚至连女人敏感的部位也不放过,十一娘不禁满脸通红,偏偏不知道他的银针使了什么法子,不但无法提起灵力,甚至连动都动不了。

“好了,能不能对我说说,为什么要找我爹的麻烦?”杨慕羽问道。

十一娘冷哼了一声,愤然别过头去,一言不发。杨慕羽也不在意,本来就没有指望着她说什么的。对着杨晨使了个眼色,杨晨会意,缓缓的走到走到她的面前,冷笑道:“给你两条路,第一条——乖乖的跟我走;第二条,我把你剥光了送到淘金船上去,你自己选择。”

十一娘顿时就变了脸色,她虽然在金沙湾不久,但也知道,淘金船上可都是些穷途末路的男性奴隶,她这么一个女人要是剥光了送过去,不到三天,绝对是尸骨无存。

“看样子,你是选择去淘金船上了。”杨慕羽笑道。

“我跟你们走!”十一娘尖叫道,她是真的怕了,平时再怎么豪放,找男人那也是她自己的事情,至少也得看得上眼的,她可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她会被送去那么肮脏不堪的地方,只要想想她就忍不住发抖。

“哦,那走吧!”杨晨冷笑道,说着,已经率先向外走去,看样子他得在金沙湾多逗留一天了。

很快,三人已经回到月楼后面租来的小院,墨清和杨铁也已经过来,天逸门的胡徵铭、陆惊鸿不过是说了几句场面话,就告辞离去。墨清知道杨晨居然独自带着杨慕羽出去,顿时就急得如同是热锅上的蚂蚁,让杨铁看着哭笑不得。

于是忙着让鬼仆出去寻找,结果,鬼仆还没有回来,杨晨和杨慕羽却带了个穿着一身黑衣的女人走了进来。

杨晨对着十一娘恶狠狠的推了一把,十一娘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这人是?”墨清看着十一娘,不解的问道。

“先坐下来说话。”杨晨拉了把椅子,坐了下来,道,“让慕羽说,我这次是栽到姥姥家了。”

杨慕羽简要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墨清大感好奇,半天才道:“你在金沙湾有什么联络点?”

“当然是我和东方旭之间的联络点。”杨晨摇头道,“看样子是东方旭把我卖给了天逸门,还是他以为寻到了更加厉害的靠山,就可以过河拆桥了“你…当年杀了东方旭的几个兄弟,只是因为——帮东方旭清场子?”墨清终于忍不住叹气,“你想要做什么?”

别人不知道,墨清却清楚,杨晨控制着瑶池,如果在借由东方旭控制东方家,加上晴瑶之城,他想要一统山海界都不成问题。当然,据他对杨晨的了解,他还不至于怎么无聊,那么,他想要的应该就是五大家族共同拥有的东西。

杨晨摇头,当初帮东方旭杀人,却是另有目的,并不如墨清想的这样,只是帮东方旭清除家族内的对手。

“慕羽,你来问吧!”墨清看着杨慕羽道。

杨慕羽笑了笑,走到十一娘的面前,笑问道:“第一,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在那个葯铺的?”

“你们大摇大摆的从月楼过去,我们又不是瞎子,难道看不见?”十一娘冷冷的道。

“哦,说得也是。”杨慕羽笑了笑,继续问道,“找我们做什么,配什么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