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问仙途 > 第六章 算无遗策

杨晨叹了口气,山海界之内,还真的没有人敢对他说这么一个“滚”字,就算是墨先生也不成。但他也知道,杨慕羽对他误会已深,刚才在门口拦下杨铁说话,更是让他多了心,事实上他真的只是好奇而已。

“我欠你的,自然会还你…”杨晨低声道,“你赶我去什么地方?还是你担心我对墨清不利?”

杨慕羽没有说话,他和墨清之间的事,他不想管,也不想知道,原本想要见墨清也只是因为他,但现在,好像一切都变得毫无意义。

看着地上的碎瓷片,想到刚才的事情,顿时摇头,一言不发。

“慕羽,算了。”墨清已经从里面换了一声衣服出来,伸手按在他的肩头,苦笑道,“你不用赶他走,我不会找他麻烦。”

杨晨一愣,抬头看着杨慕羽,他真的是怕墨清找他的麻烦?顿时回想起刚才在里面的时候,他就算是赶他走,也不忘把配置好的葯剂送给他,一瞬间只感觉心中苦涩无比,原来…是这样。

“晨,你聪明一世,怎么遇到这样的事情就糊涂了?”墨清摇头道,“他是担心我集晴瑶之城的人来为难你,事实上,换血根本就用不着用他的血,如果你可以给他一点时间准备的话,可惜,你实在逼得他太急了,他才迫不得己的用自己的血…”

“你不用说了,我明白!”杨晨深深的吸了口气,点头道。

杨铁皱眉,这个话题还真不好说,他更不上嘴,毕竟这是人家的家事,想了想,忙着岔开话题故意问道:“父神,你为什么对东方旭说——他家的两位公子爷,都是天逸门杀的?”

“你自己知道。何必还要问我?”杨慕羽苦笑道,“那个东方州鼎可真行,把我们两面的人都当刀子使。”

“慕羽,怎么回事?我怎么听着糊涂?”墨清不解的问道,“你们怎么招惹上东方家了?”他原本只是赶来接杨慕羽回去,根本就没有想到过金沙湾能够有什么事情,因此,一路御风赶来,不够是防着杨晨而已,身边却是一个人也没有带。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在海上漂流了几天,遇到一艘海盗船。然后就抢了…”说着,他简约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本来我们是想着金沙湾产金子,想要捞点钱花花。林雷然后。事情就弄成了这样。”

“我怎么听着还是糊涂啊?”墨清也委实搞不明白,这事情怎么又和天逸门扯上关系了。金沙湾盛产黄金,以杨铁地身手,想要捞点钱花花确实不是什么难事,可是——他犯得着做得如此的过分吗?血洗金沙湾东方家的所有势力…意图控制整个金沙湾?他当东方家都是死人了?

杨晨看了看杨铁,眉头越皱越深——就算他是九品修武者,也绝对不可能凭着一己之力,把埋在金沙湾东方家的所有势力在一夜之间铲除,而那些海盗。正如杨慕羽所说,都是不成气候的,想要和东方家硬碰,简直就是找死。

这人…应该还拥有着不可告人的实力。

除非——天逸门和他也有着联系,这事情是他和天逸门联手做下的。

杀了东方家的嫡子。那就是意味着绝对的翻脸。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再也没有和解的余地。

“父神地意思是说——他本来就没有准备嫁祸给我们?”杨铁皱眉。如果真是这样,他开始就没有想要放过天逸门。

“对!”杨慕羽点头道,“我现在才算明白,原来那个郝男根本就不是什么天逸门的人,而是东方州鼎不知道从哪里雇佣来地一个猥琐男,他故意把天逸门暴露给我们,然后就是指望着我们和那个天逸门扯上点关系,然后,最好天逸门能够对我们下手,嗯…我们知道了天逸门在金沙湾,势必遭他们灭口。如此一来,他把东方灵鼎的死嫁祸给天逸门,东方家找天逸门的麻烦,天逸门又找我们的麻烦,你说,随后得益地人是谁啊?”

“是那个王八蛋!”杨铁苦笑道,“他怎么能够算地这么好?”

“他已经失算了,他没有想到墨先生会来,所以——当他知道晴瑶之城被扯进来后,他才会气急败坏的来找我们算账。”杨慕羽冷笑道。善谋者分两种,上乘者也不过就是算无遗策;而正真的善于谋划着,却是能够利用身边的一切环境为他所用。

东方州鼎属于后者,杨慕羽自诩聪明,知道此时却也不得不佩服。

墨清听到这里,多少有点明白,皱眉道:“羽儿,我还是糊涂着,照你这么说,东方州鼎杀了他自己的亲兄弟,东方旭可不是傻瓜,就算他嫁祸天逸门,如此短促的情况下也难以安排妥当,只怕最后还是会让东方旭知道的。”

“墨先生,我能够请问您一件事吗?”杨慕羽突然笑道。

“哦,你什么时候和我这么客气了?”墨清笑道。

“很简单,东方旭还没有继承东方家的家主之位,对不?他应该还有堂兄弟对不?”杨慕羽淡淡的笑问道。

“不错!”东方旭倘若继承家主之位,势必会发请帖到晴瑶之城请人过来观礼,这一点墨清是可以肯定地。

杨晨听到这里,轻轻的笑道:“羽,你不知道,墨清和别的世家子弟不同,他太老实了!你和他说这个,他根本不懂。”

“哦?”杨慕羽不解的看着他。

杨晨笑着解释道:“墨家和别的世家不同,素来人丁单薄,到了墨清这么一代,够资格继承晴瑶之城地,就只有他一个,他二十多岁就坐上了晴瑶之城地城主之位,控制着晴宇帝国之高神权,除了修炼就是研究机关术,你跟他说兄弟倾轧,岂不是对牛弹琴?”

墨清只有苦笑的份,他确实不解,权势真地这么重要吗?

“羽,你继续说下去,那东方旭既然知道他儿子杀了亲兄弟,岂能够饶过他?就算有天大的理由都不成。”墨清摇头道。

杨慕羽看了看杨晨,不禁苦笑,终于有点明白,为什么堂堂晴瑶之城城主,会任由杨晨坐大,原来是他的性子使然,亲兄弟那就不能手足相残,难怪杨晨落在他手中,他还是会让他跑了。

“东方家的大公子、三公子死去,东方州鼎就成了东方旭唯一的儿子,而东方旭想要继承家主之位,如果没有嫡亲的子嗣,上面的那位老大会把位置传给他?如果他丢了继承权,别的上位的兄弟,会放过他?所以,他就算知道东方州鼎杀了另外两个,为了利益考虑,他也得保住自己的这个孩子,并且给他瞒着…这就是生于大家族的悲哀吧。”杨慕羽淡然而笑道。

“而且,老大老三都死了,如果连这么一个老二也死了,作为人父,还有什么指望?不如去跳浩洋海”杨晨接着笑道。

“你善于玩弄阴谋,自然以为天下人都和你一样的心思。”墨清冷笑道,“我还是不怎么相信他为了权势,就连自己亲生儿子的死都可以罔顾?”

杨慕羽叹了口气,确实,墨清正如他那老爹所说,实在是太过老实了。

“他不会罔顾,他会找天逸门的麻烦,然后帮着东方州鼎把天逸门赶出金沙湾。”杨慕羽冷笑道,“他愤怒,自然是愤怒之极——所以,他的怒火需要别人的血液来清洗,但是,绝对不是自己的儿子。”

“父神!”杨铁皱眉道,“那我们呢?”东方州鼎会这么放过他们?

杨慕羽站了起来,不安的在地上走来走去,如果他是东方州鼎,他会怎么做?

“原来他的目标是我。”杨慕羽用脚踩着地上的碎裂的茶盅碎片,苦笑道,“我可真是傻了,难怪他这么生气。”

“不错不错,这小子果然不简单!”杨晨拍手笑道,“如果不是因为我们的出现,他应该是在东方旭到来之前,就先挟持羽儿,然后用羽儿要挟你为他所用,在然后——东方旭和天逸门打起来,他就可以利用你渔人得利。很完美的计划!”“我承认是我笨了点!”墨清苦笑道,“但是,就算如此,难道天逸门的人也和我一样笨,就你们是聪明人?”

“天逸门的人不是傻瓜,所以——有一个人会死。”杨慕羽深深的叹气,必须再死一个人,这个计划才会完美,应该快了。

杨晨点头,心中不禁有点好奇那个东方州鼎,居然能够策划出如此完美的计策,一旦他成功了,只怕天逸门和东流花城之间的协议就无法保存。

而同样的,他也开始好奇,天逸门来金沙湾做什么?他可不是墨清,以为人家是来观光旅游的。

“墨先生,你若是也想要插一手的话,我也一样可以安排。”杨慕羽突然笑道,“虽然我还不知道天逸门图得是什么,但…应该是好东西吧?”

“我是老实人,就不趟这浑水了!”墨清无辜的笑道,他虽然老实,但也不是真的笨,天逸门会图什么,他自然心中很的清楚,这是他们五家的秘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