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问仙途 > 第二十二章 女人如同是山间的毒蘑菇

郝男勉强猥琐的笑了笑道:“人嘛!总有走霉运的时候!”

“继续说下去,捡重点说!”杨慕羽不耐烦的催促道,那两个人进去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出来,看其修为虽然不高,但他也不想这个时候打草惊蛇,更不想让陆惊鸿知道他在暗中查着她的老底。

刚才在水月院的时候,老鸨最后在桌子上的写的那个字,正是他最不想知道的那个字——

陆!

雨兰果然姓“陆”,这也就证实了他的猜想。

“是在礁石上迷迷糊糊地睡到了下半夜,天突然变了,下起雨来,把我淋醒了,忙着爬了起来想要找个地方躲躲,但就在这个时候,远远的我看到海面上有一艘小船向着这边过来,速度很快,我心中好奇,这个时候怎么会有船,而且不是向码头边靠去?于是我就趴在礁石的后面偷看。

那小船很小,由于天很暗,又下着雨,我隐约只看到船尾立着一个艄公划船,船舱内朦朦胧胧之间看不清楚,似乎的坐着一个白衣姑娘,我心中好奇,暗想这不会是那家的小姐出去和情人幽会?”郝男一口气说道这里,不禁顿了顿。

“哼!”鬼仆冷笑了一声,讽刺道,“谁都向你那么无聊?”

“是是是…您说的对,确实没有人像我这么无聊,哎…我要是不是无聊,也不会惹上这些事情?”郝男陪笑道。

“后来怎样?”杨慕羽没空和他闲蘑菇,追问道。

郝男忙着低声继续说道:“那船直接使进了岩洞内,我心中大是好奇。难道说,这岩洞内另有玄机?但我还是不敢进去看看,又过了好久,那船又使了出来。却只有艄公一人,船舱内的姑娘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我动了心,想着那艄公说不准不是什么好人,把人家姑娘藏在岩洞内,于是…我偷偷摸摸的摸进去,想要占一下那个姑娘的便宜…哎哟…”

陡然,郝男只感觉手上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扎了一下,但还没有来得及交出来,嘴巴就被鬼仆捂住。同时耳边传来鬼仆冰冷的声音:“你想死不成?”

郝男忍不住颤抖了一下,看着杨慕羽手中擎着夜明珠,另一只手里捏着那枚闪烁着银芒的银针。诡异之极。他极其畏惧他手中的那根银针,但是他却是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杨慕羽用银针扎他,扎地位置并不是穴道要害,好像仅仅只是想要他痛一下?

他哪里知道杨慕羽的心思?在他心中,陆惊鸿依然是强裢山中不可亵渎的仙子,岂容得他有这等猥琐龌龊的想法?

“继续说下去!”杨慕羽冷冷的吩咐道。

“你…你把那针…收起来…”郝男颤抖的道。

“快说,哪里来这么多废话?”杨慕羽不耐烦的道。

“是了…”郝男忙着又道,“我进得洞里,摸着火石打起了火来。这才发现,这岩洞比外面看着要大得多,我顺着向前面走了很久,也没有发现那个白衣姑娘的影子,但就在这个时候。隐约听到似乎有人说话的声音…”

“哦?”杨慕羽低声的“哦”了一声。

郝男继续说道:“我怕里面有埋伏,就把灯灭了,趴在洞中一动也不敢动,又过来一会子,两个穿着白裙地美貌女子走了提着一盏宫灯走了出来。由于我藏在暗处。大概她们也没有想到里面有人,所以。谁也没有发现我——我听得那个两个女子说话,其中一个说,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可就撑不住了…另一个又说,都这么久了,还一点眉目都没有…又说什么大人,我也没有听得清楚…”

“那两个白衣女子,你可看清楚相貌了吗?”杨慕羽皱眉问道。

“看清楚了…”郝男吞了一口口水点头道,“其中的一个,就是我们昨天见的那个兰姑娘,另一个…我除了在这里见过一次外,就再也没有见过。”

杨慕羽点头道:“那你为什么要死命地赖上我们?”这个问题是他怎么都想不明白的。

郝男低头不语,杨慕羽冷笑道:“我说过,你最好是自己老实的说出来,否则,我一样有法子知道。”

“我说了,你可不能杀了我!”郝男哭丧着脸道。

“你说——杀你,我要杀你早就杀了,还等到现在?”杨慕羽有点不耐烦的摇头道。

“是…那个兰姑娘让我找你的!”郝男低声说道。

“什么?”杨慕羽差点没有跳起来。

鬼仆手中的刀又在他脖子上压了压,冰冷的刀锋贴着他的脖子,有着一股切肤之痛。

郝男哭丧着脸道:“我在这里见到那个兰姑娘后,还不死心,又来了几次,最后终于被她发现了,然后她就制住了我,但她也没有为难我,就把我关在这里的某一个密室内,也不知道关了多久,就在昨天晚上,她突然来找我,让我去找你,然后想法设法的跟在你身边…”

“跟在我身边做什么?”杨慕羽脸色一暗,心中却是越发难受。

“她没有说,她说——有事地时候,她会和我联系…”郝男缩着脖子,勉强陪着笑道。

鬼仆冷冷的问道:“那昨天的骰子如何解释?”

“那是——兰姑娘事先安排好的,让宝官根据我说的大小控制点数,以其达到骗取你们相信…”郝男眼睛滴溜溜地乱转,这个解释虽然有点牵强,但希望能够骗过他们。

“公子!”鬼仆看着杨慕羽,微微皱眉道。

“走,我们回去!”杨慕羽说话的同时,已经擎着夜明珠,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鬼仆却有点出乎意料,但还是提着郝男,跟随在他后面,出乎意料,这个兰姑娘的秘密通道内,居然没有一个人把守,三人很快再次出现在礁石上。

杨慕羽站在礁石上极目远眺,看着远处海天一色,蔚蓝的色彩让人心旷神怡,岸边,有着海鸥低旋,可是他的心底深处却是如同压着一块巨石,沉甸甸地分外难受。

“把他放了!”杨慕羽吩咐道。

“公子,放他走?”鬼仆不解地问道。

“对,放他走!”杨慕羽冷笑,人——利用一次也就罢了,岂能一而再,再而三是利用,陆惊鸿想要做什么,当初用璇玑流霞舞秘笈给她换来寒冰燕,引来一场误会不说,如今她居然公然弄个人来监视他?

“快滚,别在让老子看到你!”鬼仆松开郝男,用力的将他抛在地上,恶狠狠地说道。

郝男迟疑了片刻,还是一溜烟的撒腿跑了。杨慕羽站在礁石上发愣,鬼仆走到他身边,皱眉道:“公子,你为什么放了那个猥琐的家伙?”

“因为他在撒谎!”杨慕羽轻轻的笑,真当他是傻瓜了?

“他在撒谎?”鬼仆一呆,更是不明白,既然知道他在撒谎,为什么还要放了他?

杨慕羽看着远处的海,淡淡的笑道:“你还记得昨天我们离开赌场后,你对我说,赌场有人盯上我们了?”

“对!”郝男想起来,确实有这么回事。

“如果他真的和赌场早就串通好了,赌场还犯得着这么做吗?”杨慕羽冷笑道,“他打量别人都是傻子,就是他聪明?”

“可是,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鬼仆还是不明白。

杨慕羽深深的吸了口气,回想起今天早上鬼仆对他说起的有关五大世家,当即苦笑道:“他和那个兰姑娘,都有可能是天逸门的人,我们的麻烦这次是真的大了。”

“公子为什么这么怀疑?”鬼仆不解,他昨天是第一次见到陆惊鸿,自然不知道,杨慕羽原本早就和她相处过几日。

杨慕羽苦笑道:“我们回去吧,边走边说。”

“好!”鬼仆答应着,杨慕羽似乎是心不在焉,低头也知道在想着什么,礁石被海水冲洗的光滑无比,他一个不留神,脚下一绊,差点就摔下礁石。

“公子可小心了!”鬼仆说着,本能的扶了他一把,杨慕羽却没有站起来,而是就势坐在礁石上,半天才道:“小心小心,我从小就小心谨慎,七八岁开始就懂得如何骗人,这些年连我爹都被我骗过了,可是没想到——一时鬼迷了心窍,居然就这么轻易的露了痕迹”

鬼仆不禁讶异,他还从来没有见过杨慕羽这等模样的,平时两人相处,这人从来都是聪明世故,实在不像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他一直以为,他和晨爷自幼走南闯北的,比普通孩子早熟那是在所难免,可是今天听来,他好像还一直都隐藏着自己的本性,真不明白,这些年那位主子是怎么调教这孩子的,一个十五岁的孩子,居然有着如此重的心计?

“二胖家的老爹说的没错,这年头,女人如同是山间的毒蘑菇,越是漂亮越是危险!”杨慕羽一边说着,一边跳了起来,用力的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指着鬼仆的鼻子叫道,“我告诉你,以后你要是看到漂亮的女人,一定要有多远躲多远,明白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