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问仙途 > 第二十章 打听点事

鬼仆苦笑道:“公子,我们还得去青楼啊?”

“是啊!”杨慕羽笑着,口中说话,脚下大步向着水月院而去,但刚刚走得几步,猛然停下脚步,转身看着鬼仆。

鬼仆被他看得莫名其妙,不解的问道:“公子怎么了?”

“这个…那个…”杨慕羽迟疑着不知道如何说才好。

“公子有什么话不妨直说。”鬼仆笑道,看着他的表情,他就知道他有话要说。

“将来见到我父亲,这里的事情别告诉他!”杨慕羽苦笑道,让父亲知道他去逛青楼嫖姑娘,不打死他才怪。

“这…”鬼仆不禁为难,他不想虚言答应下杨慕羽,但是一旦杨晨要是问的话,他不能不说,“如果晨爷不问,我不说就是。”

“问也不要说好不好?”杨慕羽陪笑道,“被他知道,我没好日子过的。”

“问了我是不能隐瞒的。”鬼仆摇头苦笑道,他难道还知道他父亲的那点手段,如果他真想要知道,他隐瞒得了吗?

杨慕羽气得转身就走,妈的,早就知道和这榆木脑袋疙瘩没什么好说的。鬼仆只能跟在他身后,半天才道:“公子…”

“算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不要想那么烦心的问题。”杨慕羽摇头道,提到这个他就郁闷,脑子也跟着糊涂。这也怨不得他,十五年来他都是在父亲的积威下长大,内心深处早就对他畏惧敬怕有加,做了坏事,能够瞒着的自然得瞒着。

鬼仆苦笑,杨慕羽不在乎得罪东方家族。不在乎玩死几个人,可是却不敢让杨晨知道,真不知道这对父子这些年是怎么相处的,看得出来,杨慕羽非常的惧怕杨晨…

水月院的门口,郝男早就等在这里,换了一声普通下人穿着的黑色衣服,整个人缩着脑袋。更是添了三分猥琐。

“走吧!”杨慕羽向着水月院走去,这个时候正是中午时分,水月院正门并没有开,只是旁边地角门开着,一个伙计无精打采的靠在门口打着瞌睡。

杨慕羽走了过去,对着那伙计的脚上狠狠的踩了一脚。

那伙计顿时就痛得跳了起来,抱着脚跳道:“那个王八蛋踩了你爷爷?”

杨慕羽也没有答话,丢了一片金叶子过去,那伙计顿时眼睛一亮。忙着扑过去抢了过来,连连陪笑道:“公子来了,是小的该死。怎么就把脚伸到您老的脚下去了呢,没硌痛您吧?”

“帮我把你们嬷嬷找来,我要打听点事情。”杨慕羽懒得和他多说什么,直接说道。

“是是,公子请里面坐。”伙计一边答应着,一边把他们三人请了进去。

在里面东边的一间布置清雅的小耳房内坐了下来,不久,一个穿红着绿,身子发福地中年女子就走了进来,满脸堆着笑意叫道:“哟。小公子今天好早啊,不知道是看上了我们水月院的那个姑娘了?”

“嬷嬷,这位公子要打听点事情。”旁边那个伙计得了杨慕羽的赏钱,自然忙着尽心。

“什么?”那水月院的老鸨陡然双手叉腰,顿时就变了一张脸。叫道:“打听事情的,你怎么带这里来了?”

杨慕羽也不说话,丢过一片金叶子,顿时,老鸨眉开眼笑的。指着伙计又骂道:“你说你办得什么事情。既然是打听事情的,带这里来了还不赶紧倒好茶来?”

杨慕羽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变脸的速度,还真不是普通的快,金子果然是好东西啊!

伙计忙着退了出去,顺手掩上了门,嬷嬷忙着陪笑道:“不知道公子要知道什么?”

“嗯,也没什么。”杨慕羽笑了笑,“今天你们水月院可有新来地姑娘啊?”

“哟,原来小公子还有这等爱好?要新来的?有有有,我们这里有清官儿!”杨慕羽一呆,清官儿?

但是郝男却忙着低声在他耳边道:“公子,清官儿就是指没有人动过的姑娘,是处子之身。”

“哼!”杨慕羽顿时就沉下脸来,冷笑道:“嬷嬷,我现在可是在砸金子,你要是不能给我提供点有用地消息,等下我要砸的,可是你的水月院。”说话的同时,他再次丢了一块沉甸甸的金子在桌子上。

这次不是金叶子,而是一锭足足有着五两重的金锭。顿时,老鸨的眼睛里冒出和金锭同样颜色的光彩,直接就扑了过去,将那金锭扫到自己的袖子内,连连陪笑道:“是我老糊涂了,公子明着说,你要什么消息,只要我知道,绝对不会隐瞒。”

“花若若小姐在你这里吧?”杨慕羽冷笑道,“你好大的胆子,花家小姐你也敢拐诱过来?这东流花城要是追究起来,你吃罪得起吗?”

老鸨顿时就变了脸色,一张本来就用粉擦得雪白地脸如今更是白了三分,忙着叫道:“小公子,你这说哪里话啊,什么花家草家的,我可不知道,公子…”

“嬷嬷,你莫非我要我真的砸你的水月院?”杨慕羽冷笑道。

老鸨知道瞒不过,一瞬间脸上的颜色变了好几种,杨慕羽都有点佩服她变脸地速度。

“公子既然知道,还说什么,我可不是拐诱花小姐来这里,而是花小姐自己要求在我们这里藏身,实话说,我要不是贪图她的谢礼,也犯不着冒这个险,公子既然都知道,现在就可以把人领走,我还省了麻烦。”那老鸨毕竟也是久经事故之人,这几句话回答得干脆利落,滴水也泼不进。

而且她也明白得很,那花若若要不是遇到了天大的麻烦,也绝对不会跑来他们这里要求藏身。

“呵呵…”杨慕羽笑了笑。只要花若若真的在这里,别的事情都好办得多了,“我倒不想把她带走,只是——那位花若若小姐与我多少有点交情,如今她有麻烦,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就请嬷嬷好好地照顾她。”说着,他再次丢下一锭金子。

老鸨自然是眉开眼笑地收下了。花家小姐是东流花城的人,就算没有杨慕羽地这么一句话,她也绝对不敢亏待为难了她,这金子,可是不要白不要。

“另外还想要想嬷嬷打听点事情。”杨慕羽皱眉道。

“小公子,不管什么事情,只要我知道的,一准告诉你。”老鸨打着保票,一边甩着手中的大红帕子。

“嬷嬷。那位在你们这里挂票的兰姑娘,不知道是什么来头?”杨慕羽终于问出了他心病。

“哦?”老鸨没有想到,她要问的居然是这么一个问题。忙又笑道,“公子的眼光果然够高,那兰姑娘可是人间绝色——不,就算是天上的仙子,也不过如此而已,只是她脾气古怪得紧,普通人想要见她一面都难,而且公子也知道,她是在我们这里挂牌的,不是我们院子里地姑娘。很多事情是不能勉强的。”

“嬷嬷,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并没有要求你安排我见那位兰姑娘,我只是想要知道,她是来历!”杨慕羽淡淡的问道。

“这…”老鸨再次为难了。杨慕羽的爽快她是见识了,只要给与他答案,赏银不会少了她的,可是——她不能说。

“公子既然知道她是来我们这里挂牌的,自然不是我们院子里的姑娘。我们又怎么知道她的来历?”老鸨赔笑说道。

“胡说!”郝男冷笑道。“你以为爷不知道你们青楼地规矩?你不知道她的来历,会让她在你们这里挂牌?”

杨慕羽还真不知道青楼有着这么一条规定。闻言看了看郝男,有看着老鸨笑道:“这么着吧,我也不追根究底,实不相瞒,我对那兰姑娘实在的仰慕得很,你告诉我她地本姓是什么,如此,也不算坏了你们的规矩,我也算是了了心愿。”

老鸨忙着再次堆起一脸的笑意道:“公子既然如此通情达理,我要是再不说,岂不是不识抬举?不过,这事情可不能传出去,否则…”

“你放心就是。”杨慕羽忙着点头应承。

老鸨点头,用手指蘸了点茶水,在桌子上写了一个字。杨慕羽只是扫了一眼,顿时脸色一边,点头道:“多谢嬷嬷。”说话之间,又递了一块金锭过去。

“公子要是有法子破除我们那位兰姑娘的题目,自然就有缘和兰姑娘见上一面,嗯…听得说,昨天就有位公子有缘见着了兰姑娘…”老鸨忙不时时机的讨好道。

“是吗?”杨慕羽只是笑笑,见上一面又如何了?

“公子,兰姑娘固然是好的,但我们院子里别的姑娘也不差啊,只要公子喜欢,不如让我找两个清官儿陪陪您?”老鸨凑近他贼兮兮的笑道。

“天色不早了,我还有事,就不打搅嬷嬷了。”杨慕羽站了起来,招呼过鬼仆转身就走。

扯几句闲话,自然,明月的闲话是免费的,呵呵…这该死地天气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降温了,冷空气华丽丽的袭击了江南地区,明月回家的时候,出了点事情,结果,就这么巴巴的在路口冻了足足一个小时,差点成冻肉了,呜呜,可怜的我!天好冷,打字手都僵了,更新晚了…诸位大大见谅!

话说,明天是明月地生日了,大家给几张票票祝贺一下吧,明月拜谢中,呵呵,上周强推,赚了不少精华,想要精华的大大们,在书评区留个言就成,只要不是打广告,乱骂人的,明月都给精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