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问仙途 > 第十七章 先天易数

鬼仆办事效益还是很强的,很快,杨铁就已经被他找到,伴随他一起回来。

“父神,这事情有点不太可能。”房中没有别人,连李三都已经被杨慕羽找了个借口支使出去了,杨铁说话自然也不用顾忌什么。

“为什么不可能,事情都发生了,你还说不可能?”鬼仆冷冷的道。

杨慕羽摇头,皱眉道:“你东方家如此庞大的根基,金沙湾一定有着我们不知道的暗哨存在。”

鬼仆点头表示赞同杨慕羽的意见,但杨铁依然持不同意见,皱眉道:“父神您想想,如今的情势已经明摆在我们面前,昨天夜里我已经袭击杀光了东方家在金沙湾的所有势力。如果他们家真的有隐藏在暗处的势力,不可能还按捺得住不动,只要他们一动,这里是在海域,我不会不知道。”

杨慕羽想到他可以支持海怪,顿时点头,确实,只要东方家有丝毫的动静,只要从海上行动,杨铁就不可能不知道。

“而且,东方家如果真有隐藏的实力,东方州鼎不知道,作为依附在东方家族的外人花家的一个老婆子,又怎么会知道?”杨铁再次分析道。“你地意思是说。不太可能是花嬷嬷使个鬼?”杨慕羽皱眉,他原本确实也认为花嬷嬷不可能使鬼,可是——花嬷嬷刚才的态度如何解释?

啊…不对,花嬷嬷要是真的使了鬼,她避嫌疑尚且不及,为什么还公然跑来明着暗着讽刺?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是他做了手脚?难道她就不怕东方州鼎一怒之下,拉着她家小姐若若陪葬?

杨铁点头道:“那老婆子没这么大能耐。”

“那…”杨慕羽皱眉,心中飞快盘算着什么人最有可能。照杨铁这么说,这个人势必就在他们身边。甚至暗中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是他?”陡然,鬼仆和杨慕羽同时叫了出来。

“谁?”杨铁急问道。

杨慕羽看了看鬼仆。鬼仆冲着他点了点头,杨慕羽知道。他心中的那人,势必和他想得一样,当即忙着把昨天在赌场碰到郝男的事情说了一遍。

“这个郝男…长什么样子?”杨铁皱眉问道。

“四十左右,相貌丑陋,三角眼,一脸的猥琐,好赌、好色。”鬼仆的话不多,却已经把这个人的外貌形容地彻彻底底。

“我今天回来的时候,见到过他!”杨铁点头道,“如此说来。这人确实是嫌疑最大。”杨慕羽想了想,昨天那家伙一直缠着他,后来从水月院出来,他却一反常态,并没有再缠他们。然后就各走各地,市井多奇人,他也没有把这人放在心上,可是没有想到今天却出了这样的事情。

“我先想法子封锁海域,只要东方灵鼎不跑了就没事。大不了半路拦截先杀了他。”杨铁冷冷地道。“顺便去把那个猥琐中年人抓回来。”

“好!”杨慕羽看着杨铁走了出去,转身对鬼仆道。“还得辛苦你一趟。”

“公子还有什么吩咐?”鬼仆皱眉,他的任务只是保护他的安全。

“你去偷偷的看着那个花若若小姐是否真的还在这里。”杨慕羽低声道。

“啊?”鬼仆一惊,皱眉低声问道,“难道公子怀疑那个花家小姐?”

“那个花嬷嬷绝对有问题!”杨慕羽道,他想来想去,花嬷嬷刚才都没有必要跑来嘲笑他一翻,唯一的解释就是——她在拖延时间,但如果她没有使什么诈,实在是没必要多次一举,他想来想去,就是…东方灵鼎一旦被人救走,花嬷嬷应该也和东方州鼎不分前后的知道这事。

如此一来,她不想花若若被东方州鼎挟持,自然就得想法子帮花若若逃跑。

东方州鼎在失去了东方灵鼎这张黄牌后,取而代之的最佳人选自然是花若若,花嬷嬷迫不得已,自然只能想法子让花若若逃跑,而她过来拖着他们众人。

“我明白了!”鬼仆答应了一声,转身之间已经消失在房间内。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鬼仆再次回来,脸色却是差到了极点:“公子说对了,花若若果然已经不在这里。”

“她跑不了!”杨慕羽摇头苦笑,花嬷嬷也是糊涂了,让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姐,往什么地方跑啊?这里可是金沙湾,整个千和岛国最乱地地方。

“公子为什么这么肯定?”鬼仆不解的问道。

“这里太乱了,她一个女孩子,能够往哪里跑?金沙湾东方家的势力暂时又被我们隔阻…”杨慕羽说道这里,陡然住口不语,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花若若会不会和那个陆惊鸿一样?都有着正反两面?纯情天真不过是在他面前演戏?如果他是花若若,这个时候应该藏在什么地方最好?

杨慕羽来来回回的在房间内走来走去,如果他是花若若,自然是藏身在女人最多的地方,什么地方女人最多,而又不会引起别人怀疑?

青楼!

水月院!

“今晚,我们再去一次水月院!”杨慕羽低低地说道。

“公子的意思是?”鬼仆低声问道。

“你要是花若若。你会傻得现在就找船离开这里吗?”杨慕羽淡淡地笑问道。

“不会!”鬼仆点头笑道,“公子果然聪明,确实,这么短的时间内,花小姐想要离开水月坡是不怎么可能的,而她又不想成为东方州鼎挟持地对象,最好地法子就是把自己藏起来。”

杨慕羽点头哈哈一笑道:“而最佳的藏身之所,自然就是水月院,那地方距离我们很近。”

鬼仆也笑了起来。确实,那是最好地藏身之所。但问题是。水月院会让他们搜查吗?

“公子,是不是这个人!”杨铁一只手提着委靡不振的郝男。大步走了进来。也不知道他使的是什么法子,居然这么短地时间内,就把郝男给找了回来。

“哈!”原本一直缩着脑袋的郝男在一见到杨慕羽后,就猥琐着笑了起来,“我说杨公子,我就知道你一定会选择和我合作地,哈…”

杨铁狠狠的将郝男摔在地上,郝男痛地哼了一声,然后非常光棍的拍了拍屁股站起来道:“你***轻一点,妈的。差点就把老子的屁股摔成四瓣了。”

杨慕羽虽然是一肚子的心思,闻言却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家伙,还真是一个活宝。

“四瓣了吗?”杨铁沉着脸道,“要是没四瓣。我帮你劈成四瓣,我可是难得做一点好事的。”

郝男忙着双手捂着屁股跳开,冲着杨慕羽笑道:“杨公子是不是找我商谈合作的事情?嗯,四六也成的,我吃点亏…”

“你少给我装糊涂!”杨慕羽冷笑道。“你给我把人弄什么地方去了?”他懒得转弯抹角的套话。直接问道。

“人?”郝男贼兮兮地凑到他面前,笑道:“公子指什么人呢?是那个雨兰姑娘。还是…十一娘,或者别人?”

“我对那些女人没兴趣,你应该知道,我问的是谁?”杨慕羽冷笑道。

“东方的那位老大?”郝男倒也爽快,点头道,“不错,我承认我知道。”

“知道最好,说——你把他弄什么地方去了?”杨慕羽冷冷的问道。

“我凭什么要告诉你?”郝男抬头下巴,一副小人得志模样。

“你要是不说,你的屁股马上就会变成四瓣!”杨铁冷冷地道。

“大爷我从来就不怕人威胁!”郝男冷笑道,“杨公子,你给一句话,你到底要不要和我合作?”

“你…”杨慕羽也一样的生气,但他就是想不明白,这人为什么死缠烂打的缠上了他?“你给我一个和你合作的理由好不好?为什么选上我?“因为你不会赌钱,所以,选择你是最好的。”郝男地回答也够绝。

鬼仆从旁边冷冷地道:“这世上不会赌钱的人多地是。”

“如果你真的有那本事,何必找我合作,天下赌场都是你的银楼钱庄,何苦呢?”杨慕羽点破他的虚言。

哪知道杨慕羽不说还好,一说之下,郝男顿时就如同是泄了气一样,嘟囔了半天才道:“杨公子,你有所不知,我…哎,不知道杨公子可曾听说过郝家易数?”

“那玩意不过是哄人罢了,你少给我来这么一套,你要是真的懂得易数,能够未卜先知,怎么不知道你今天要倒霉啊?”杨铁冷冷的道,“我只想知道东方灵鼎现在在哪里,别的都不重要。”

杨慕羽不解的看着鬼仆,这易数是什么啊?

鬼仆苦笑着解释道:“自古以来就有传说,说是上古时期仙人留下了一样秘技,能够预知过去未来,这就是易数。但这易数博大精深,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掌握的,后来…”说道这里,他陡然打住,不再向下说去。

“后来怎么样?”杨慕羽问道。

“后来,一个姓郝的家伙,居然精研易数,算出了一些不该算出来的东西,得罪了上仙,郝家一夜之间化成平地,据说没留下一个活口,哼,那姓郝的家伙既然能够预知未来,怎么就没有算出来自己要遭受灭门之灾?”杨铁不等鬼仆说话,就抢先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