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问仙途 > 第十五章 想死还是想活?

一直站在一边的花若若想要动,但是却被花嬷嬷拉了一把,这老太婆是老成了精的人了,自然知道,东方州鼎敢明目张胆的杀了老三,止住了老大,却对她们两人熟视无睹,自然是有着控制她们的法子,这个时候,最好的静观其变,等候时机。

杨慕羽缓缓的走入堂屋,拉了把椅子坐了下来,笑道:“你得剑可得小心点,留着他现在还有用。”

“你对我使了什么手脚?”东方灵鼎这个时候才算是回过神来,惊问道。

“没什么,还记得昨天那杯酒吗?”杨慕羽淡淡的笑了笑道,“那杯酒内,我加了一点点的佐料,平时你是不会有事的,但一点遇到另外一种辅助葯剂,你就会全身酥软,提不起半分灵力,不不不…是连手脚都提不起来,当然,这葯的效果不是很好,你现在的这种状态,最多只能够维持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东方灵鼎虽然眼睛里已经快要喷出火来,但他心中明白,别说是半个时辰,就算是半刻钟也足够要他的命了。

“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下这样的毒手?”东方灵鼎愤然道。

“我们确实是无冤无仇,可惜,如果我放过你们,你们会放过我?所以,为着我自己的安全着想,我自然只能杀了你们!”杨慕羽淡淡的笑了笑,他不喜欢杀人。从来都不喜欢,但是——东方问鼎即使是在被他制住的时候,都念念不忘了要挟他。

这样地人。一旦放了他,被他逮到机会,他焉得有命在?

更让他出乎意料的是,杨铁在到了新月湾后,居然就和东方州鼎取得联系,两人在共同的目标之下达成协议。否则,杨铁也不可能在短短地几天内,就把新月湾控制在手中。

东方州鼎为了这么一天。早在暗中活动多年,表面上他一直放荡不羁,行为怪癖。招惹得整个东方家族也没人理会,暗中,他却是在一点点的为了将来做打算。

当然,如果没有杨铁,他想要杀了老大和老三的可能性实在不大。但是——这一切都是如此的巧合,杨铁出现了,机会就摆在他面前,为了积蓄了多年的仇怨,他依然选择了与他合作。

原本杨铁还答应他,少则三个月。多则一年,他一定想法子帮他杀了老大和老三,可是,连杨铁都没有想到,杨慕羽会来水月坡。更没有想到他会用银针制住了老三。有老三在手,随便就可以把老大骗过来。

老大只要在金沙湾吃瘪,就一定会向家里求援,把自己的亲信全部叫过来,杨铁从海上袭击。一具就可以灭绝老大的全部亲信。一切都是如此的完美。天衣无缝。

东方州鼎越想是越得意,这么多年地一口怨气。现在终于可以出了,东方家终于轮到他可以扬眉吐气了。

“你们想怎么样?”东方灵鼎色厉内荏的叫道,但是,眼角的余光偏偏落在了老三地尸体上,老三死得真惨,一双眼睛还睁得大大的,死不瞑目,想来他致死都不明白,东方州鼎哪里来的胆子杀了他?

“人——我们已经杀了一个,这事情自然也是不能善了了,你说对不?”杨慕羽轻笑道,“这么着,我给你两个选择,你想死还是想要活下去?”

“想死怎么样,想活又怎么样?”东方灵鼎倔强的冷然问道。

杨慕羽想了想才道:“这个想死自然是简单得很,我最近研究了一种新的毒葯,我保证你只要服下去,一刻钟的时间内,就死得不能再死了,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断绝你的一切后顾之忧。”

“你…”东方灵鼎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

“想活,事情就麻烦了,首先,你得把金沙湾东方家的所有产业转给我;第二,那是你的家事,让你二弟和你说就得了。”杨慕羽轻轻地笑道,说话之间,他有意无意的看了看站在一边簌簌发抖的花若若和花嬷嬷,心中暗道,“留下这两人,只怕也是祸害,只是杀了,却有太过残忍…”毕竟,杀东方问鼎和东方灵鼎,那了为了利益和自身的安全,可是杀两个弱质女流,他却有点下不来手。

“你做梦!”东方灵鼎冷笑道,“原来说来说去,你是想要我东方家的产业?想来你们是早就有预谋地。”

杨慕羽笑着摇头道:“预谋自然是有的,但原本却不是这样的!如果东方问鼎不招惹我,事情至少还得缓上三个月到半年,而且,如果你不笨,想来也不会任由我们揉捏,自然会早有准备,所以…今天你的失败,你不用怨别人,要怨,就怨你家老三太过狂傲。”

东方灵鼎不语,杨慕羽站起身来道:“二公子,余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不用我教你怎么办吧?”

“杨公子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地答复。”东方州鼎点头弯腰地笑道。

“她们?”杨慕羽抬了抬下巴,看着花若若问道。

“杨公子要是喜欢我表妹,我等下送她过去?”东方州鼎只当杨慕羽对花若若有意思,忙着拍奉承道。

“滚!”杨慕羽陡然沉下脸来,怒道,“我的意思是,你得让她们不要乱说话,她是你表妹,不是你地女奴,别用来拉拢别人。”说着,他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难道世家弟子都是这个特性?女孩子就是用来拉拢奉承有用的人的?

东方州鼎讨了个没趣,也不在意,嘻嘻的笑了笑,送了杨慕羽出去。再次回到房中,处理东方灵鼎和花若若主仆,包括东方问鼎的后事。

而杨慕羽一经回去,鬼仆就迎了过来,沉着脸道:“羽公子,你这么做,等于是与东方家为敌,弄不好…”

杨慕羽苦笑道:“我知道你的担忧,但是,我昨天就和你说过,我放了东方问鼎,他们会放过我们吗?既然要翻脸,那就爽快一点。”

“东流花城在浩洋海根深蒂固,你不该给墨先生惹下这等麻烦的。”鬼仆摇头道。

“我爹和你家那位墨先生到底是什么关系?”杨慕羽毫无预兆的问道。

“你说呢?”鬼仆冷冷的反问道,“你素来聪明,难道这个还不知道?”

“我只是需要证实一下而已。”杨慕羽淡然笑道,“就算我爹是晴瑶城的人,那么,墨先生也没有不要为了我开罪东方家,他大可推得干干净净,他不是和他爹不和吗?我要是他,正好落井下石。”

鬼仆被他的理论气得连脸色都变了,半天也说不出话来,要真是如此,他还真懒得替他担心,但是——他不能说,一个字都不能说啊。

“好了,你也不用生气,事情也没什么大不了!”杨慕羽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样子,就感觉好笑,这人一天到晚死绷着一张脸,他累不累啊?“不就是得罪了东流花城吗?又不是天塌了?”

而且,杨慕羽也没有觉得得罪东流花城有什么了不起,东方灵鼎和东方问鼎都是这个德行,这样的家族,能够有多强悍?

鬼仆不再说什么,正好看到杨铁大步从外面走来,不禁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要不是这人,羽公子也不会在新月湾落脚,更不会招惹上东方家族。

杨铁也同样看他不顺眼,直接走到杨慕羽的身边笑道:“父神,一切都在预计之中。”

杨慕羽点头道:“等着东方灵鼎交出金沙湾的转让文书,你的速度可得快点。”

“父神放心,绝对不会出问题。”杨铁信誓旦旦的保证着。

“哼!”鬼仆冷哼了一声,表示出自己的不屑与不满,“这事情好像一切都进展得太过顺利,别怨我没有提醒你们一句,最好不要掉以轻心,东流花城绝对不是这么好招惹的。”

“既然如此,我这几天会很忙,父神的安全就有劳你多多操心,杨铁这里先谢过了。”杨铁一边说着一边对着鬼仆躬身施礼。

鬼仆避开,冷笑道:“我的职责就是保护羽公子,倒不用你谢什么。”眼看着两人有得僵持上,杨慕羽忙着打圆场,看着杨铁出去后,鬼仆才道:“墨先生很快就会来了,你…”

“我会随墨先生离开!”杨慕羽知道他担心什么,点头道,“我想见我爹。”他有一肚子的疑问需要当面问问他的老爹杨晨,为什么他是晴瑶之城的人,却瞒了他十五年?为什么他拥有秀苑堂却逼着他差点讨饭为生?他和墨先生之间到底有着什么恩怨?

还有,他的母亲呢?他不可能是石头里面蹦出来的,自然也应该有着自己的母亲,可是,从小到大,他父亲杨晨就从来没有对他说起过他的母亲…哪怕是只言片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