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问仙途 > 第十四章 同室操戈

东方灵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整个金沙湾东方家的所有人都被学习?金沙湾临近东流花城,而且,由于金沙湾盛产黄金,几乎占据着东方家四分之一的收入,因此,东方家在金沙湾的势力想到的庞大。

如此重要的经济来源点,岂能不拍重兵把守?可是现在,居然在一夜间,东方家在金沙湾一切居然就这么完了?

“消息无误?”东方灵鼎还是无法接受这样的噩耗。

“金狮与银狼已经在赶往水月坡的路上,估计中午就可以到。”铜虎小心翼翼的说道,他也一样无法接受这样的消息。

“嗯…”东方灵鼎不置可否的答应了一声,转身就向着院子里走去,他得好好的想想,如今得怎么办?谁最后可能对东方家的人动手?

想来想去,那个杨慕羽是最大的嫌疑对象,可是——他昨天一夜都在新月湾。而且,附近的海域并没有大量修武者出没,想要一夜之间把东方家在金沙湾的势力全部铲平,绝对不是靠着一个人两个人就可以办到。

花嬷嬷拉着花若若的手,呆呆的站在院子门口,嘴唇哆嗦,脸色灰白,她虽然已经猜到杨慕羽的目的是为了金沙湾。可是她也绝对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快就动手,而且的干净利落和血腥。嬷嬷,你怎么了?”花若若感觉,花嬷嬷牵着她的手都在颤抖。不禁问道,她虽然也听到了铜虎地话,可是单纯如她。依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走…回去!”花嬷嬷深深的吸了口气,拉着花若若就走。

“大公子,现在你准备怎么办?”花嬷嬷走入堂屋,直接问铁青着脸坐在椅子上的东方灵鼎道。

东方灵鼎盯着花嬷嬷,他知道她是资深地老妪,自然比普通人有见识,如今自己身边也没有个可以商议的人,老二的心思是巴不得见着他倒霉。老三一味的只知道骄奢玩乐,与大事上毫无主见,现在。也就剩下这个花嬷嬷可以商议一二了。

“嬷嬷,灵鼎现在方寸已乱,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东方灵鼎也不转弯抹角,直接说道。

花嬷嬷点头道:“大公子,发生这等事情,想来对方的有备而来,虽然我不知道这些事情和那个杨慕羽有没有关系,但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先得求他给三公子解决禁制,否则,你们就得一直被他拖死在新月湾。”

东方灵鼎这才想起来。那个杨慕羽也绝对不是好相与的人,确实,目前的当务之急必须得把三弟地禁制解除,否则,他们三兄弟行事就是缩手缩脚。施展不开。他昨天已经答应今天给三弟解决禁制。”东方灵鼎皱眉道。

“我感觉——”花嬷嬷叹了口气道,“他只不过是在敷衍。”

“他…他敢!”陡然,东方问鼎从里屋里铁青着脸走了出来,冷冷的道,“他要敢敷衍我。我一定要让他生如不死。”

“哦?你想要让谁生不如死了?”突然。门口传来杨慕羽淡淡的笑声,而老二东方州鼎也站在他身边。

“你!”东方问鼎显然是不知道昨晚金沙湾地事情。恶狠狠的盯了他一眼,大言不惭的道,“小子,我劝你一句,你最好别给我使什么花样,否则——等到我们东方家的人,我保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就为了你这么一句话,我看样子还是不要给你解除禁制的好!”杨慕羽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就走。

“站住!”东方灵鼎陡然大喝一声,心念电转,如今杨慕羽身边并没有高手随从,如果现在把他抓住,何愁不能逼他给老三解决禁制。所以,几乎是在一瞬间,他整个人陡然暴起,对着杨慕羽头上狠狠的抓了下去。

杨慕羽站着没有动,但是,东方灵鼎怎么都没有想到,一把明晃晃的软剑,却与此同时迎上了他的手掌,软剑带着碧绿色的光华,显然持剑者是灵力四品的修武者。

“老二!”东方灵鼎地眼珠子差点没有凸出眼眶,那把原本应该属于老三的软剑,如今正握在东方州鼎的手中,他做梦的都没有想到,老二居然会坏了他的好事,如今一击不中,再想要抓杨慕羽已经是不在可能。

“你居然帮着外人来对付自家兄弟?”东方灵鼎气得发抖,眼看着——就要成功了,却让自己地兄弟给坏了事。

“东方州鼎,你这是干什么?”东方问鼎大声喝问道,“你难道想要造反不成?哼,等回去了,我一定禀明父亲…”

“你没有机会回去了!”东方州鼎突然阴沉沉的笑道,说话的同时,他已经欺近东方问鼎。

“你说什么?”东方问鼎气得铁青着脸,冷笑道,“是了,你就巴不得我早死了,你这个小妇养的下作东西,你凭什么和我称兄道弟的,你也不瞧瞧,你配不配?”他是气急了,再来自幼就和老二不和,两人几乎是从小吵到大,瞒着老爷子,什么恶毒语言都骂过。

“对,我是小妇养地,而高贵?那你就慢慢地去高贵吧!”东方州鼎冷笑,骂吧,今天让你骂个够!

“老二,今天的事情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地交代,否则,父亲和不会护着你的。”东方灵鼎冷冷的道。

“放心,我很快就会给你一个交代。”东方州鼎一扫昨天晚上的放荡不羁,阴沉着脸道,“我早就想要给你一个交代了。大公子,尊贵的东方大公子,我想要告诉你的是——如果没有东方家的支持,你连路边的野狗都不如,嘿嘿…”

“放肆!”东方灵鼎勃然大怒道。

“放肆,我今天就放肆这么一回!”东方州鼎大笑道,“怎么了,难道你还没有收到你的心腹金狮和银狼的消息,金沙湾完蛋了,哈…”

“你说什么?”东方灵鼎气得全身发抖,他刚才就奇怪,东方家的一些势力并不全部在明面,有是甚至隐藏的很好,是什么人能够如此准确无误的把所有东方家的人找出来,全部赶尽杀绝?东方家势必有着内应。

现在,不由查,他已经很明白,原来东方家的内应就是东方州鼎,这位二公子。

“为什么?”东方灵鼎全身发抖,问道。

“为什么?”东方州鼎忍不住大笑道,“刚才你的宝贝弟弟不是已经说了吗?有你们活着,我就永远是卑下的,你们是高贵的,我忍了你们这么多年,等待的就是今天。”

“你居然引狼入室!父亲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东方问鼎依然嚣张的叫嚣。

“不用引,我本身就是狼!”东方州鼎说话的同时,陡然倒转软剑,对着东方问鼎的咽喉刺了过去。

东方问鼎灵力被杨慕羽的银针封住,东方州鼎有是标准的偷袭,等到他回过神来,想要躲避,哪里还来得及?

东方州鼎手中的软剑几乎的毫无悬念的贯穿了东方问鼎的脖子,东方问鼎睁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似乎怎么都想不明白,他——怎么敢杀了他?他可正房夫人所生,他不过是一个小妇养的,一个连父亲都不愿意承认的杂种。

他想要说话,但是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张大了嘴巴,只有红色的液体不断的涌出来…

东方州鼎缓缓的抽出软剑,看着东方问鼎的身子在失去依持后,缓缓的倒地。

“死在自己的剑下,想来感觉不错吧?”东方州鼎笑得冷酷无比,他忍了多少年,为了就是这么一天。

“你…你居然杀了你三弟?”东方灵鼎全身都在颤抖,这…这一切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发生,几乎是在一瞬间,老二就把老三杀了,毫无预兆?

花若若早就吓得花容失色,连哭都不敢哭出来,花嬷嬷不由自主的搂着她,心中明白,一切都迟了。

事实上是有预兆的,东方州鼎的话已经够多了,但是——他还是没有想到,这个从来都放荡不羁的老二,有着如此大的能耐,敢公然杀了老三?我杀了他吗?谁看见了?”东方州鼎冷冷的笑着,手中依然握着那柄软剑,只是,他的笑容却有着说不出的狰狞。

“你?”东方灵鼎大声叫道,“铜虎、铁豹,给我把他拿下。”

可是他叫了两遍,身边却听不到任何一点声音,铜虎和铁豹早就不知道去向。老半天的,杨慕羽才叹了口气,轻轻的道:“我原本是来给三公子解除禁制的,现在看来,好像没必要了。”

“杨慕羽,我要杀了你!”东方灵鼎是红了眼睛,陡然对着杨慕羽恶狠狠的扑了过来,但就在距离杨慕羽不到三步之遥,他突然双膝一软,身不由己的软绵绵的跪趴在地上。

“哦,你要杀我——我倒是理解,可是,你要杀我也犯不着行如此大礼吧?”杨慕羽轻笑道。

“大公子,你自己说,我是应该杀了你,还是废了你的灵力,毁了你的容貌,然后把你卖到奴隶市场去?”东方州鼎把剑贴在东方灵鼎的脖子上,冷冷的笑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