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雪珍拿了鱼圆准备送到徐二娘的哪里, 走到村口的大路上, 就看到了一帮孩子正围着一个小童很揍,那小童虽然然被打的很惨,但是硬是忍着没有吭声, 一副倔强的模样,连雪珍心里腾地就冒火了, 她皱了皱英气的眉毛,心中暗想, 这一帮野孩子太过分了。
“喂喂, 都在干嘛?欺负人是吧?”
那帮孩子中领头的小子不过十三四岁的模样,长的颇为高壮,看了眼细胳膊细腿的连雪珍, 趾高气扬的说道, “小丫头片子,关你什么事啊!”
有个小子嘻嘻一笑, “说不定是这小子的老相好!”
他的话引得几个孩子哄堂大笑, 连雪珍气的脸色绯红,也不是示弱,拎着篮子就朝着那领头小子打去,呼啦一声,鱼圆掉了下来, 那小子也被砸的够呛。
“好啊,你还敢打我?”领头的小子挽了袖子,厚重的拳头就挥舞了过去。
被打的男童, 不忍的闭上了眼睛,只觉得这位小姐姐肯定是要挨揍了,没有想到他忽而听到了那小子痛苦的□□声,睁开眼睛一看,傻眼了。
原来连雪珍把那小子压在地上,胳膊都给绕了过来,她神采飞扬,眼中露出傲然的神色,“ 你们谁还不服?”
几个小子后退,一副想上前又不敢的模样,被打的男童见几个人都慌了手脚,忙站了起来,朝着那些小子喊道,“还不快滚!"
"赵宝生,你别有读了书就了不起,你等着……”几个人小子边骂边跑了个没影,只剩下那领头的小子还被连雪珍压着。
连雪珍有些喜出望外,努力的打量着赵宝生,“你就是赵宝生?我叫连雪珍,是连罕的妹妹。”
“你是连姐姐?”赵宝生也是一副意外的模样。
被压在地上的吃了好几口灰尘的领头小子不干了,两个人认亲,也不能把自己忘了啊,他极力的扭动着身躯,大声的骂道,“ 赵宝生,你有种就放开我,别他娘的在女人背后耍威风。”
赵宝生也不生气,嘻嘻一笑,“虎子,你也有今天啊,叫你欺负我。”说完就狠狠的踹了虎子两脚。
虎子气的脸都绿了,“你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就是喜欢那个王芸娘吗?我爹说了,她就是个下贱/货,破鞋……”
原来这几个人打起来是因为虎子说村里的王芸娘是个破鞋,叫赵宝生给听见了,几个人一番纠缠不清,孩子都年纪小,火气旺,就打了起来。
赵宝生有种被窥探秘密的尴尬,“你胡说什么!”
“我胡说?你小子每次见了王芸娘,眼睛都挪不开,是个傻子都知道了,你还当个秘密一样守着,你二姐不是挺有钱的吗?让她给你娶过来算了,反正那破鞋也没人要,你正好捡了便宜,穿穿破鞋是啥感觉。”虎子一番讥讽的说道。
赵宝生脸色通红,又是气又是羞,他今年刚刚九岁,在古代都是可以定亲的年纪了,因为徐二娘想给他找个好点的,一直拖着没有说亲,没有想到,他倒是喜欢上了比自己大六岁的王芸娘,只是这只是他心里的秘密,一直没敢对别人说……
连雪珍心中一震,那王芸娘不就是被说有克夫之相的吗?赵宝生小小年纪怎么会生出这样的心思?她心中有事,手上的劲就松了些,倒是让虎子找到了空档,抽身出来。
赵宝生有些尴尬的看着跑的越来越远的虎子,像是解释一样的说道,“他们都胡说呢。”
“你小小年纪,不知进取,整天都想些什么?”连雪珍虎着脸,严厉的说道。
赵宝生也有些拉不下脸来,口不择言的说道,“你又不是我的什么人,说起来你也不过是我家的婢女!”
连雪珍也不过是才十二岁的小姑娘,虽然倔强但还是个孩子,眼圈一下子就红了,“才不是,夫人说我就像她妹妹一样。”
赵宝生看着连雪珍的样子,就知道自己话说错了,只是这下他又拉不下脸来说软话,情急之中,心中有了计较,捂着胸口就蹲坐在地上,“哎呀,疼死了。"
连雪珍忙擦了眼泪,紧张的跑了过来,“怎么了?哪里疼?”
赵宝生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那虎子拳头真重,我这都青了,好疼。”说完指了指自己的臂膀。
连雪珍顺着他的视线望去,还真是,藏蓝色的袍子已被撕成了一个大口子,露出里被打的红肿发青的手臂来。“衣服都破了,我说你逞强什么啊?真是不让人省心的。”
这下赵宝生也急了,刚才还没注意,原来连衣服都破了,徐二娘一直都很节俭,对他也是约束的厉害,要是让她知道自己不仅打架,还把衣服弄坏……,赵宝生哭丧着脸,“姐姐,你可得帮帮我,不然我要被娘打死了。”
徐徐的秋风吹来,把院内老槐树上唯一的几片叶子也卷落了下来,连雪珍拿着针线正皱着一双英气的眉毛,她从小就非常能干,不仅读书写字有模有样,烹饪家务也都在行,可是唯独一样,那就是女红,硬是把鸳鸯秀成了小鸡,把牡丹秀成了狗尾巴草,连大娘在世的时候没少为这操心,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天生的还是怎么,她就是学不好。
赵宝生已经换了身衣裳,重新梳洗了一番,又恢复成一派清秀小公子的模样,只是他也一副担忧的模样,“连姐姐,你到底会不会啊!”
这一日也算赵宝生运气好,徐二娘带着顾莲花去串门子没有回来,他赶紧抓着连雪珍帮他把衣服补了,希望能瞒过徐二娘,只是连雪珍的女红……,怎么针眼这么大?太明显了,徐二娘肯定会看出来。
连雪珍有些恼羞横怒,瞪了赵宝生一眼,“要不你来?”
“不是不是……,我就是担心,我觉得应该这里么缝,你看,我见娘平时是……”
两个孩子依偎在一起,一番讨论……,阳光洒在他们身上度了一层金色的光,美好而阳光。
当徐二娘进门的时候看到就是这个场景,只见赵宝生和一个姑娘挨在一起悄悄话不断,颇为亲密的样子,“你们在干什么?”
两个人猛然一阵,一副慌张的样子,还是赵宝生先回过神来,“娘,怎么这么早回来了。”说着嘻嘻的跑上前,拽着徐二娘的手臂。
徐二娘严厉的目光扫过两个人,连雪珍急忙站了起来对着徐二娘行礼道,“老夫人。”
院子里一阵沉默,过了好一会儿才见徐二娘点了点头,说道,“是连丫头来了?巧儿呢?”
“夫人去县里了,没什么事,我先告辞了。”连雪珍乖巧的说道,这几日赵巧儿因为酒楼的事情忙的不可开交,愁眉深锁。
徐二娘点了点头,声音变得温和很多,“快晚上了,吃了饭在走吧。”
连雪珍很想快点走掉,又怕徐二娘不高兴,犹犹豫豫间,见顾莲花拿了一包东西走了进来,她看到连雪珍高兴的喊道,”连丫头,你来了?”
刚开始顾莲花对这个连雪珍总不是太喜欢,后来一接触,两个人都是年龄相当,又都是被卖的身份,两个人都没什么坏心思,很快就成了亲密的小姐妹。
自从古莲花被送到徐二娘这里来,两个人已经快半个月没有见面了,顾莲花亲密的挽着连雪珍的手臂,对着徐二娘说道,“夫人,晚上留连丫头吃饭吧。”
自从赵巧儿出嫁之后家里很少这么热闹,四个人围坐在一起,虽然两个人丫头都是名为丫鬟,但是徐二娘也不是那种高门大户讲究的人,只当家里多了个帮手,几个人说说笑笑,倒是解了徐二娘近年来的寂寞,竟然多吃了半碗饭,赵宝生见自己打架的事情这样糊弄过去了,也是高兴,对着连雪珍挤眉弄眼,发出只有两个人才懂的暗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