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仙界高手混都市 > 第561章 战与终

    “这该死的鲲鹏,等我们回去,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他!”帝俊见鲲鹏逃跑,气得火冒三丈,大声吼叫。

    “砰!”一声闷响,帝俊一拳轰在了河图洛书上,连带着帝俊一同打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烛九阴,共工和祝融三人,合力打出一道祖巫光束,轰在了东皇钟上,亦将太一轰飞了出去。

    十大祖巫即使陷入到了这绝境中,也依旧勇猛异常,不落下风,这让妖族有些闻风丧胆,帝俊和太一都生出了退意。

    就在这个时候,女娲圣人再一次出现,那莲藕一般的玉手,轻轻落下,帝江顿时被拍落到了山体之中,土石崩裂,山洪暴发!

    “大哥!”九大祖巫眼睁睁的看着帝江再次受创,担心不已,祝融和共工当即分开山洪,钻入到了山体,那烛九阴,奢比尸,玄冥,强良,天吴,蓐收更是一飞冲天,直奔女娲而去。

    “哼,区区准圣修为,也敢于圣人争锋,简直不知死活!”女娲厉声喝道,玉手连连拍出,除了烛九阴,奢比尸和玄冥三人,强良,天吴和蓐收倒卷而去,那强悍的祖巫肉身,已然生出裂痕!

    “强良,天吴,蓐收!”烛九阴,奢比尸和玄冥大喊一声,又将凶狠的目光落在了女娲的身上,大声吼道:“女娲,你欺人太甚,我们兄弟和你拼了!”

    可是,这一次,烛九阴,奢比尸和玄冥还没有冲到女娲面前,就被帝俊和太一拦下,双方发生了一场大战。

    这一场战争打的昏天暗地,虚空坍塌,虽然没有打出地火水风,但也是旷古绝今的一场决战,最后,十大祖巫的帝俊被女娲生生的打破了肉身,仙灵没入到了地下,不知所踪,强良,天吴,蓐收三人失踪,烛九阴,奢比尸和玄冥被俘,送入了银河深处镇压,共工和祝融逃走。

    最终,在女娲圣人的加入下,天庭获得了绝对的胜利,帝俊和太一威震洪荒大地,令群雄慑服。

    句芒和后土在得到十大祖巫落败的消息后,曾一度想要回到当时的战场查看情况,但在沿途中,找到了后羿和蚩尤,稍作停歇,而后,便得到了林雷和黄雀的消息。

    句芒和后土让后羿和蚩尤暂时隐藏在人类部落之中,等待时机,重振巫族,而他们两人则去寻找林雷。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接近半年的寻找中,句芒和后土在一处焦土上,找到了正在杀戮的林雷。

    “雷煞天尊!”后土一看到林雷,立即大叫一声。

    林雷一挥手,漫天的雷霆落下,一处近万人的妖族部落从焦土上彻底消失,林雷飞到句芒和后土身旁,叹息道:“句芒,后土,我知道得到巫族落败的消息,对于帝俊,我深表痛惜!”

    “雷煞天尊,请您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帮巫族一把,不要让妖族将巫族赶尽杀绝!”后土痛哭着跪倒在了地上,乞求道。

    “妖族……!巫妖大战,妖族天庭应该陨落才是,是谁妄动天机,扰乱了历史走向?”林雷仰望着苍穹,嘟囔了一声后,目光变得越来越凌厉,沉声说道:“句芒,后土,我们现在就杀上天庭,灭了妖族!”

    句芒和后土听到这句话,登时愣在了原地,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林雷一出口,居然就是灭了妖族天庭,但好在句芒和后土都是准圣修为,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连忙感激道:“雷煞天尊的大恩大德,句芒和后土,必将粉身碎骨报之!”

    “句芒,后土,我们走!”林雷说完这句话,当先向着天外飞去,而黄雀的脸上则闪过一丝惊慌,但看着林雷那飘渺的背影,目光中闪过了这一段时间的杀戮,这让黄雀也有了一丝狠劲,暗暗握拳,狰狞的想着:哼,不就是天庭么?有师傅在,有什么可怕的?杀他娘的!

    一想到这儿,黄雀一咬牙,连忙跟了上去,而此时此刻,黄雀的修为也仅仅才突破到金仙,但一身的战斗力,堪比大罗金仙,若是施展仙术,那战斗力已然超过大罗金仙了!

    毕竟,在这个时代,大罗金仙还是靠着大罗仙力,那天地规则的妙用,恐怕都没有仙术来的强悍。

    句芒和后土看着林雷和黄雀的背影,对视一眼,目光中纷纷闪过一丝狠辣的光芒,连忙跟了上去。

    天庭,妖族上下还在享受胜利的喜悦,帝俊和太一在大殿之上,还在谈论着,与巫族大战的快事,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紫色雷霆落入大殿中央,登时炸开,一时间,妖族这些天庭的高层,只要沾上紫色雷霆,立即化为灰烬。

    “紫色雷霆?这……莫非是雷煞天尊?”帝俊刚要发火,脑子里面便突然闪出一个人影,那个人是他一生都无法企及的强者,就算这诺大的天庭,只要他想,恐怕分分钟就能灭了,本来,那个人在屠杀着妖族的部落,惹得妖族上下怨声载道,希望帝俊发兵除了雷煞天尊,但帝俊一直将此事压下,就是不敢惹恼雷煞天尊,将战火烧到天庭来,但他万万没有想到,雷煞天尊到底还是来了。

    妖族天庭辉煌了上万载的时间,却在这一天中灭亡,林雷自出现到杀了帝俊和太一,破了河图洛书和东皇钟,没有花上一分钟的时间,一代天骄和雄主就此陨落,而林雷的徒弟黄雀,句芒和后土在旁边观看了整个过程,其内心是唏嘘不已,更是通过此事,悟道了一件道理。

    弱肉强食,强者为王,败者为寇,尽管占据这洪荒天庭,到头来,也只不过是强者的一件玩物,弹指间,想灭就灭,也只有使自身强大了,尽管没有这诸神的荣耀和富贵,也能在极短的时间内,获取一切。

    天庭的中央,林雷目光中,似静似动,衣襟无风飘扬,一圈又一圈的雷霆,暴跳在他的身上,如远古雷神般,令人又惊又惧。

    “女娲何在?”林雷一声大吼,整个天庭立即片片瓦解,变成了一堆废墟,女娲自三十三天内飞出,撇着秀眉,立于林雷身旁,除了女娲以外,还有一位魁梧的汉子,若是林雷猜得没错,这便是今后人族的第一位皇者,天皇伏羲了!

    当看到伏羲后,林雷想要暴虐女娲一顿的想法顿时熄灭,只听女娲隐含着愤怒,沉声问道:“雷煞圣人,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今日灭掉妖族天庭,莫非还想杀了本座不成?”

    “女娲圣人,我从一开始就没想杀你,毕竟,你捏土造人,若是没有你,就没有人族!在某种程度上,你是所有人族的生身之母,自然也是我的母亲!只是,你身为人类之母,却太对不起这个伟大的称呼了,你非但没有全心全意的去庇佑人类,反而助纣为虐,呃……!那个,反而任妖族肆意妄为,屠杀人类,吞吃人类,无视人类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凭借这一点,我却要杀了你!”林雷的话说到这儿,一顿,那女娲的心也随着林雷的话一沉,脸色大变。

    “你……你真的要杀我?”女娲知道,林雷要杀她,她根本就抵挡不了,毕竟,能与鸿钧打成平手的人,根本就不是她这个以功德成就的圣人所能抗衡的!

    “上天有好生之德,总是给人一线生机!女娲圣人,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肩负起你身为母亲的义务,全心全意的为人类着想!第二个选择,死!”林雷淡淡的说道,目光中闪烁着阵阵的紫芒,极为骇人。

    女娲身上一颤,僵硬的表情,总算得到了一丝舒缓,她叹息了一声,没有让林雷等待,便说道:“雷煞圣人,为人类所作的一切,折服了本座,从今天开始,本座愿意肩负起身为母亲的义务,用生命为人类谋福利!”

    “如此甚好!”林雷说了这四个字后,便带着黄雀,句芒和后土,一步踏出了天庭废墟,回到了洪荒大地的巫族区域!

    只是,林雷,黄雀,句芒和后土刚刚出现在祖巫殿废墟的上空,一阵令林雷都感觉到沉重的威压感,从四面八方传递而来,一声极为空灵的声音,传入到了这片土地上。

    “妖族天庭已灭,紫霄宫第三次大开……!”

    “鸿钧合道已经有了六七成了吧?我也要快点离开这洪荒大地,否则,以鸿钧的性格,一旦合道成功,一定不会放过我的!”林雷心里暗道,随即,嘱咐了黄雀,后土和句芒一声,让他们在这里守着,他钻入到了祖巫殿的地下,用妖族接近百万的真仙血,将缠绕在盘古祭坛上的混沌气驱走,没有任何的意外,毕竟,林雷是用了驱走混沌气十倍的真仙血,自然事半功倍,成功的将盘古祭坛,带出了地下,放在了祖巫殿的废墟之上。

    “这便是当年我们化形的盘古祭坛么?”句芒一脸激动的望着那与断生涯一模一样的盘古祭坛,说道。

    后土撇了撇嘴说道:“这破了吧唧的盘古祭坛,实在太让人失望了。”

    “咦?句芒祖巫,后土祖巫,你们二人的身上怎么发光了?”黄雀一脸奇怪的盯着句芒和后土,问道。

    “呃?”句芒和后土闻言,连忙看向自己,却发现自己竟不受控制的发光,并且与盘古祭坛产生了一丝联系。

    “没错,一点错都没有,与那断生涯深渊中的祭坛现象一模一样!”林雷大喜,连忙催动时间之力,想要当即便打通与后世的传送桥梁,离开此地。

    “唰!”在林雷的催动下,句芒和后土身上光芒大盛,但由于二人皆是准圣修为,这点修为的消耗,倒也能支撑得了,毕竟,当时那黄天穹和黄清雪,只剩下一副白骨,便能开启盘古祭坛。

    接下来,林雷用雷图打出了卍字规则的最强一击,再一次开启了光门,只是,林雷的时间规则虽然已经大圆满,但却依旧无法调解光门的时间点,不过,透过时间规则,林雷倒是可以感知到,光门的另一面,就是自己离开时的时间点!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只要能回去,管他的!”林雷目光中闪烁着仇恨的光芒,一步踏入到了光门之中,便消失在了时间隧道之中,与此同时,一声如雷般的声音传递到了黄雀,后土和句芒的耳中。

    “我走了,今后,你们好自为之!黄雀,为师走后,你要找一个幽静之所,好好闭关,待消化了这段时间的杀戮后,你的成就不会比为师差多少,那个时候,这洪荒大地,将是你的时代!”在林雷的话音刚落,一道飓风突然狂暴的刮下,一声空灵的声音,传入了时间隧道中:“雷煞天尊,何必这么早就走?”

    “鸿钧?”可惜,林雷已然深入到了时间隧道中,无法返回。

    “你的弟子,我就带走了,这句芒和后土,就随你而去吧!”鸿钧一掌将句芒和后土也打入到了时间隧道中,抓走了黄雀!

    “不!”林雷不甘的大吼一声,却根本无力为之,只能看着句芒和后土在时间隧道中一点点消失。

    此时,林雷运转了全身的圣力与时间规则,想要看看句芒和后土被传送到了何时何地!

    就在这个时候,时间隧道突然被撕裂了一道缺口,句芒和后土便被抛入到了一片如仙境般的世界,而这一片世界,虽然只露出一角,但让林雷的身心暮然一动,随即,便听到句芒和后土,大声的喊道:“雷煞天尊,我们在这个世界等你,为了躲避鸿钧,自此改头换面,句芒更名为黄天穹,后土更名为黄清雪……!”

    当林雷看到两人用全身圣力变化的模样和更改的名字后,整个人怔住了,直到出了时间隧道,再一次出现在断生涯下的盘古祭坛,林雷才反应过来。

    “句芒和后土,竟……竟然就是师傅和师姐,这……!造化弄人,真是造化弄人!再给老子开!”林雷仰天怒吼一声,一身澎湃的圣力,疯狂的催动着盘古祭坛,但没了祖巫之力,盘古祭坛只开了一角,射出了一道影像。

    待林雷看完了这道影像后,深深的叹息了一声:“句芒和后土为了自己,居然将肉身舍弃在了这盘古祭坛之中,灵魂放逐到了天外,已经……已经湮灭……!我欠他们的太多太多,这便是因果么?”

    一时间,即便没有伯邑考‘人’字推演之力,林雷的推演规则也步入圆满,大圆满,最后形成了那神秘莫测的因果……!

    这一刻,林雷的修为迅猛的提升着,可是,林雷的心情却沉入了谷底,根本就没有理会!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至强的威压突然席卷整个断生崖,将林雷惊醒。

    “仙帝……!”林雷淡淡的吐出两个字,而后,他震惊的发现,自己的修为竟也突破到了仙帝的境界!

    断生涯,仙帝带着三大圣人,九大准圣,以及无数大罗金仙,将祭坛左右包围个水泄不通,他怔怔的望着已然踏入帝境的林雷,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林雷,你终究还是回到了洪荒,终究还是登临帝境!只是,句芒和后土永远都无法回来!”

    林雷双瞳一缩,识海中的推演规则极速运转,不到半刻,便已知晓这其中的缘由,有些惊心不已的说道:“你……你是黄雀?”

    仙帝闻听这个名字,全身一震,旋即又仰天大笑,将戴了不知多少岁月的黄金面罩摘下,露出了林雷无比熟悉的一张脸,冷冷的说道:“师尊,你猜得没错,我就是被你抛弃了千千万万载的黄雀!”

    “黄雀,是什么原因把你变成了今天这个模样?”林雷推算黄雀这些年的经历时,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遮蔽了天机,竟令林雷的推演规则无效。

    “师尊,你当日离开时所发生的一切,我至今还历历在目,一丝一毫都无法忘记!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你么?呵呵,我还真是傻啊,就算师尊拥有伏羲的推演规则,在没有天机可以利用的情况下,恐怕也推算不出吧?”黄雀‘哈哈’大笑,口吻中满含了怨气,而黄雀的属下,三大圣人,九大准圣以及无数大罗金仙,一头雾水的听着黄雀与林雷的对话,不过,从话里话外,他们依稀的猜出,这林雷与黄雀的渊源恐怕甚深,否则,黄雀又怎么可能叫这个林雷为师尊呢?

    白玉此时此刻已然登临了圣人之境,他眉头深深的皱着,望着林雷,内心暗道;“这林雷的岁数不过百年,为何活了千千万万,不知多久的仙帝,会尊称其为师尊?刚刚那洪荒之言又是怎么回事?还有那句芒和后土,乃是十二祖巫其二,又怎么会与他们搭上关系?更令人捉摸不透的,这突然失踪了接近百年的林雷,又怎么突然登临了帝境?他到底去了什么地方?为什么这些年都探查不到其一点点踪迹?莫非?”

    “天机!你所谓的遮蔽天机之人,就是鸿钧吧?不知过了这么多年,鸿钧是否还健在?”林雷在进入时间隧道之时,鸿钧突然出现,暗中偷袭了句芒和后土,带走了黄雀,显然,这一切变化,都是那鸿钧搞的鬼。

    “鸿钧道祖?哼,那个老鬼在千百万年就已然合道成功,证得了混元之境,在封神之后,便带着已然证得帝境的当时六圣,踏碎了虚空,离开了仙界,至于去了什么地方,我相信在你回来后,不用多久,便会揭晓!”黄雀声音冰冷,依旧带着极大的怨气,冲林雷说道。

    “黄雀,你被鸿钧抓走之后,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林雷问道。

    仙帝一听到这话儿,立即变得怨气冲天,一张脸都变得狰狞无比,冲着林雷大声的吼道:“林雷,师尊,雷煞天尊!你当初为什么不带我一起走?为什么?为什么要把我一个人孤苦伶仃的留在洪荒大地?鸿钧的突然出现,把句芒和后土打入了时间隧道之中,成为了后来的黄天穹和黄清雪,可是我呢?我被鸿钧抓走,足足被他折磨了三千万年,直到封神结束,他废了我一身的修为,将我放逐那灵气稀薄的下界!在那灵气稀薄的下界,我没有任何的修为,每天都遭受着凡人之苦,要不是我满心怨恨,想要复仇,我又怎能在下界一步步成为仙人,又在这仙界,成就万人之上的帝位?这些痛苦,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抛弃了我,都是你!”

    黄雀的怨恨化作一道洪流,直奔林雷而来,但在林雷身前三尺之地,便被自动护主的紫色仙雷瓦解。

    林雷看着黄雀这怨恨和痛苦的样子,内心也有些愧疚,但愧疚归愧疚,这黄雀当初差不点杀了自己,不管是什么理由,都不能放任!

    “黄雀,你身为洪荒之人,不属于这个时代,所以师尊才将你留在那个大世,却不料,为师被鸿钧所害,你被鸿钧所俘,受尽了苦难!这是为师有愧于你,但即使如此,也不能成为你反叛和欺师灭祖的理由!”林雷说到这儿,一身的帝威立即散发而出,三大圣人,九大准圣和无数大罗金仙根本就无法承受这磅礴如山的帝威,纷纷被压趴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黄雀,现在为师给你两个选择,一是废去一身帝境修为,在这仙界中,从头再来,在修行的过程中,体悟人世间的百态,锻炼心境!二是与为师一战,不论生死!”林雷沉声喝道。

    仙帝闻言一怔,随即,变得更加暴虐无常,大声的吼道:“林雷,你居然还想让我从头再来,我告诉你,我现在不仅拥有仙帝的修为,还拥有仙界独一无二的仙器,就算你威猛无双,能战当时的鸿钧道祖,也根本无法与我抗衡!今日,我便要报这些年来,你施加在我身上的痛苦!来人,布下三圣九补天罗地网大阵!”

    在仙帝的这一声怒吼下,一重重帝威扩散而出,将林雷施加在三圣九准圣无数大罗金仙身上的帝威冲散,使得三圣九补天罗地网大阵得以布下。

    无论怎么说,林雷也才刚刚踏入到帝境,还没有达到控制自如的地步!

    “黄雀,到了这个地步,你还选择欺师灭祖,一意孤行,那就别怪为师心狠手辣,清理门户了!”林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这在洪荒中收下的第一弟子,行将就错,虽然心痛,但更多的却是对鸿钧这卑鄙手段的憎恨与愤怒。

    “三圣九补天罗地网大阵?可惜,没有个核心!”林雷讥讽一句,顿时打出重重拳影,每一拳都灌输了力量规则和时间规则,使三圣九准圣和无数大罗金仙无所适从,根本看不清拳影,当即被纷纷打飞了出去,那无数大罗金仙,受到仙帝境界的攻击,当即便爆出一篷血雨,仙灵烟消云散,九准圣重伤,圣灵也有些破裂,那三圣虽说也是受伤,但却无碍!

    “师尊,你果然还是如当初那么勇猛非凡,本来,我就没有对三圣九补天罗地网大阵抱有信心,但事到如此,依旧不是我该上场的时候!”仙帝冷笑一声,目光落在了白玉的身上,叫道:“白玉,将黄天穹和黄清雪请出!”

    “什么?”林雷闻言一惊,黄天穹和黄清雪明明已经死亡,就连灵魂都放逐到了天外,恐怕已然消逝,又何来的黄天穹和黄清雪?

    “林雷,自朕在仙界大地上发现黄天穹和黄清雪后,便等待着你的回归,在漫长的岁月中!有一天,被鸿钧合道时,舍弃的仙道,居然想要附生在一个刚刚飞升的凡人身上,朕当然不能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只是,当朕出手妨碍仙道附生下,却惊心的发现,那飞升的凡人,相貌居然与洪荒时期的师尊一模一样,从那以后,朕便开始留心于你!之后,黄天穹游历在外,恰巧遇到了你,恐怕,他也是抱着与朕同样的心态,接你入门,又对外宣称成立了一个什老子紫霄派!接下来的三年里,在你的身上,朕没有发现任何特殊事情,之后,大周派那个倒霉孩子,居然上门招惹后土,也是黄清雪!朕灵光一闪,觉得这是一个试探你的好机会,便暗中出手,封了句芒和后土的修为。接下来,大周派大举进攻,紫霄派覆灭,句芒和后土用毕生的功力,利用这断生崖底的盘古祭坛,将你送到了下界之中,并掩去了你的一切气息,将灵魂放逐到了天外!呵呵,真是幼稚,实在太幼稚了!那句芒和后土以为他们这么做,朕就没有办法找到他们么?”仙帝在说到这儿,那照顾了林雷三年,传授林雷功法的黄天穹和黄清雪,被白玉带了出来。

    “林雷?雷煞天尊?”黄天穹和黄清雪试探性的呼唤道。

    “师傅,师姐,这些年让你们受苦了!”林雷说完这句话后,明显的从黄天穹和黄清雪的目光中看到了一丝失望,随即,林雷又说:“你们一日为师,便终身为师,如果没有你们的教导和以命相救,便没有今日的雷煞天尊!”

    黄天穹和黄清雪闻言,目光中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不过,由于二人为救林雷,舍弃了祖巫真身,相貌却永生永世定格在黄天穹和黄清雪的**凡胎上!

    “好,只要亲眼见到雷煞天尊回归,句芒和后土,就算粉身碎骨,也心甘情愿了!”句芒和后土齐声说道。

    “你们别来这煽情的一套,林雷,朕也给你两个选择,一是自废修为,任朕处置。二便是亲眼看着句芒和后土,被朕杀死,而你却无能为力!”仙帝阴冷的说道。

    白玉闻言一怔,他痴情的望着黄清雪,咬了咬牙,突然说道;“仙帝,你不是答应过我,只要以我之血找到清雪,便饶他们一命,让我与清雪双宿双栖么?”

    “白玉,你个笨蛋,从一开始就被后土所利用,至今还看不出来么?”仙帝沉声喝道。

    “不,我不管这些,今天,就算是我白玉身死,也绝不会让你动清雪一根汗毛!”白玉此言一出,便带着黄天穹和黄清雪飞向林雷这里,仙帝一怒,一掌拍出,顿时雷霆滚滚,直捣白玉的后心。

    在这关键时刻,林雷连忙运转时间规则和空间规则,挪移而出,接住了黄天穹和黄清雪,刚要出手,想要化解白玉身后的雷霆,却还是晚了一步,眼睁睁的看着白玉道消身陨,被雷霆溶解了全身和圣灵,一代圣人就此陨落。

    “黄雀……!”林雷双目充血,冷冷的瞪着仙帝,怒吼道。

    “哼,一群办事不利的废物,要你们何用?”仙帝突然发狂,趁属下不注意之下,三拳两掌之下,便将他们全部屠杀殆尽,手段极其的残忍凶暴。

    “黄雀,你竟连为你忠心办事的人都杀,你简直不容于此,天理难容!”林雷痛苦的怒吼一声,怎么就教出了这么个徒弟。

    “林雷,你少在那里假仁假义,当初灭杀妖族的时候,你手上又沾了多少鲜血?”仙帝讥讽道。

    “废话少说,今日,我便清理门户,除掉你这个毒虫!”林雷怒吼一声,先将黄天穹和黄清雪收到了一处刚刚开辟的空间之中,随即,便一冲而去,掀起阵阵的紫色雷霆。

    “雷霆规则,朕在成就帝境后,便好好的钻研了一番,如今也算大成,好,就看看是你的雷霆厉害,还是朕的雷霆厉害!”仙帝大喝一声,抬手便打出了阵阵黑色雷霆,如当时林雷在蛮荒时期所见的黑色雷霆如出一辙。

    只是,黑色雷霆与紫色雷霆相撞,却被紫色雷霆消弭了一大半,只剩下一点,攻到林雷身前,被仙雷规则化为了无形。

    “嗯?这应该是那所谓的奉雷教的雷霆之术!”林雷幽幽的暗道,同时,也突然明白了奉雷教的突然出现与突然灭派的缘由。

    显然,这一切都是仙帝在暗中搞鬼。

    “此雷名为毁灭元雷,怎样?威力如何?”仙帝冷笑道,显然,他在发现自己的雷霆略高林雷的紫色雷霆一筹,暗自得意。

    “哼,不怎么样!”林雷讥讽一声,当先出手,一道道仙雷如猛龙穿插在这断生涯内,狂猛的向仙帝扫荡。

    仙帝一手毁灭元雷,厉害非常,加之这么多年的搏斗技巧,更是打的密不透风,林雷的紫色仙雷根本就穿不透这道毁灭元雷的雷网,伤到仙帝。

    “力量规则!”这一刻,林雷将力量规则加诸在仙雷之中,为仙雷增加了无穷的力量,可即便如此,也仅仅与毁灭元雷的威力齐平。

    “师尊,你不会以为这么多年,我只修炼了这雷霆规则一种吧?哼哼,力量规则!”仙帝一声令下,无形的力量加诸到了毁灭元雷上,一下就盖过了林雷的仙雷,反噬而来。

    “卍字规则!”这一刻,林雷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使出了九大规则最强一击,卍字规则,几乎一个刹那,便盖过了仙帝的毁灭元雷。

    只是,仙雷身上规则光芒闪烁,竟挡下了林雷这最强的一击。

    “哈哈,林雷,朕告诉过你什么来着?仙器,朕拥有这仙界唯一的仙器!”仙帝得意的大笑一声,一尊炉鼎自仙帝的眉心中飞出,稳稳的挡下了林雷的卍字规则一击。

    只是,在这一刻,林雷突然一乐,卍字规则突然化作一张黑洞大口,一下便将这尊炉鼎和仙帝吞了下去!

    “雷图镇压,卍字规则,给我炼化!”林雷打出雷图,将仙帝和炉鼎镇压,开始徐徐炼化!

    “这……这雷图究竟是什么宝贝,什么级别?竟能镇压仙器和我?师傅,饶了我,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我自废修为重修,我不想死!”仙帝见势不妙,大声的求饶道。

    雷图究竟是什么级别的宝贝?这点林雷没有深思,但雷图吞噬了与仙器同等级的黑龙纹,数件洪荒至宝,以及无数先天灵宝,还有两大7级世界,若是还镇压不住一件仙器,这雷图真就可以扔了。

    林雷闻听仙帝的求饶,无视不理,依旧痛心的炼化,而仙帝见林雷不理他,自知不可能逃脱,便破口大骂,但林雷依旧不理,最终,将仙帝生生的炼化在了雷图之中,而他吞噬了仙帝的一身修为,六大规则,其中就有雷霆修为,使得林雷的仙雷又晋升一步,终于达到了雷霆之极致,黑色仙雷,使得仙雷规则大圆满,而除此之外,仙帝的六大规则中,还有空间规则,算是补充了林雷空间规则的不足,也达到了大圆满……!

    如今,林雷九大规则大圆满,形成了卍字规则,将林雷的修为瞬间推到了混元之境,突破了仙人的束缚。

    而达到了混元之境后,林雷突然间明悟了许多困惑,也将目光落在了天外,淡淡的说道;“鸿钧,或者说,百战天君,你还要在上面看多久?是时候该下来一战了吧?”

    “哈哈,林雷,你果然厉害,你单单吞噬了你的徒弟黄雀,便达到了混元之境,当初老夫在合道中,出了点岔子,可足足吞噬了六大圣人,才堪堪达到混元之境,而后又通过了万万年的修炼,才使混元之境稍稍圆满!”一股如山如岳,不似仙界的气息,仿佛仙人临尘般落下,整个仙界为之一震,上至圣人,下至凡人,全都被这股气息震晕了过去,就连花花草草,万物生灵都在一时间,失去了色彩。

    “黑龙纹已成为我性命相交之仙器,你是无法夺走了!”林雷淡淡的说道。

    “哼,黑龙是老夫从蛮荒抓来的凶兽,为的就是在下界监视你!可是,那个该死的黑龙,竟然不听从老夫的命令,擅作主张,其心当诛!”不提黑龙纹还好,一提黑龙纹,鸿钧直接陷入到了狂暴之中,一掌拍下,便是山河破裂,直接影响到了仙界的版图。

    面对如此强横的一掌,同为混元之境的林雷,以卍字规则催动崩天拳,一拳打出,直接将仙界的虚空崩碎,演化出了地水火风,与鸿钧的一掌相撞,整个仙界刹那间陷入到了黑暗之中。

    “鸿钧,原来,这一切的阴谋都是你搞出来的,包括黄雀!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如此安排?为什么要设计深远的对付我?若是你真的那么想杀了我,为什么在我还是个凡人的时候不动手?”林雷冲着鸿钧大声的吼道。

    “这一切的答案,其实十分的简单,在洪荒时期,你与老夫一战,虽然打成平手,但那时你足足比老夫低了一个大境界,正是因为这一点,才使老夫在后期的合道过程中,总是出现瑕疵,从而导致失败!否则,以老夫的心胸,又岂会与你一般见识?你知道么?那合道失败到底有多么的痛苦么?这痛苦不该老夫来承受,而是你,所以,老夫抓走你的徒弟,将后土和句芒打入时间隧道,又重重设计害你!只是,你却顽强的活了下来,既然如此,老夫便公公正正的与你一战,了却老夫心中的一个心结,只有如此,才能晋升到更高的境界去!”鸿钧在向林雷发动攻击的同时,愤怒的吼道。

    “鸿钧,当初盘古用爱创造了这个世界,你却要用恨来结束一切,这便是一轮回!”林雷突然以卍字规则全力催动因果轮回,一时间,天地业力动荡不稳,全都缠绕到了鸿钧的身上,无论他怎样施法都无法摆脱。

    “这是什么?”鸿钧有些惊恐的吼道,因为,他发现这些因果丝竟然在吸取他的生命,使他越来越衰弱。

    “其实,这才是混元之境的攻击方式,以规则为基础,施展混元之术!这因果,自混沌而生而生,自混沌而死而死,加诸于人的一生!”这因果之术虽然衍生于推演规则,但在使用了数次卍字规则,真正踏入这混元之境,林雷才突然顿悟,而那之前修炼的小因果术,实际上,则是林雷自此烙印在自身因果的灵魂中,无论弱小还是强大,至于那仙界典籍上记载的小因果术,其实只是一种催动方法,若是没有这般印证,就算是仙帝也使用不出,这一点,当时的林雷却是半点不知!

    “林雷,你别以为你顿悟了混元之术,就能打败老夫!老夫不会让你得逞的!”鸿钧一时陷入到了极其危险的境地,心中烦躁不堪,大吼一声,便扔出了融合了造化规则的造化玉蝶,想要抹杀林雷!

    可惜,林雷太了解鸿钧了,这有心算无心,再加上鸿钧中招,林雷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用黑色仙雷瓦解了摸索到了混元之术边缘的造化之力,同时,用黑色仙雷化作一张张密不透风的大网,以四方**之势,围困鸿钧。

    在因果的不断吸食下,鸿钧感觉越来越虚弱了,如果不马上杀了林雷,解除因果,那他就会湮灭于因果之中,一生的努力也就化为泡影。

    “不!老夫决不接受因果的杀戮,决不!”鸿钧不甘的大吼一声,造化之力疯狂的打出,瓦解四方**仙雷之网。

    “鸿钧,你不要再挣扎了,一切都已成定数,你是逃脱不了因果,挣脱不了命运!”林雷淡淡的说了一句,对因果又加了一重力,完全放弃了防守,全力进攻。

    “啊!”一声绝望的惨叫声,从鸿钧的口中发出,这一刻,鸿钧显得是那么的无助,他无论怎么挣扎,无论怎么反抗,都阻止不了修为的锐减,在因果之下,鸿钧的修为从混元之境跌到了仙帝境界,在这个境界中,鸿钧终于摸索到了林雷的身旁,开始疯狂的攻击,可惜,以仙帝之力根本就破不了林雷那混元道体的防御,更别说破了混元道体了。

    而后,鸿钧的修为跌落到了圣人、准圣、大罗金仙、金仙、玄仙、真仙、直至凡人!

    痛苦,不甘,绝望,自鸿钧的内心一一闪过,直到彻底湮灭于因果之下!

    随着鸿钧的消失,仙界,乃至下界,也完全崩溃,众生亿亿万生灵,也湮灭于这场斗法之中。

    “盘古以仙帝之修为,开天辟地,以此证得混元之境,却惨遭失败!如今,本座以混元之境开天辟地,滋养万物生灵!为的不是晋升,而是生命流传之永恒!”林雷望着这虚无一片的世界,掷出雷图,刹那间,雷图变得支离破碎,飞出了灵世界和鬼世界,接着,林雷以混元之力,将灵世界和鬼世界合二为一,效仿古之盘古,以此世界为基础,开天辟地,再现洪荒大世界。

    待功德圆满下,林雷突发奇想,再一次将盘古开天辟地的传说流传在这个新世界中,将支离破碎的雷图,藏于洪荒大世界的各个角落。

    千年后的一座孤岛上,林雷怀抱着众女,望着满天星辰,大笑道:“揽得九天玄女,坐拥无方世界,谈何修为境界?快哉,快哉!”

    —————本书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